目睹金瓶掣签

2013-07-02 10:06:25   来源:《中国西藏》2006年第一期   点击:   作者:

金瓶掣签制,源自清乾隆皇帝。1995年月11月29日,藏历木猪年十月初八日凌晨,通过金瓶掣签法断十世班禅转世灵童的神圣仪轨在拉萨大昭寺举行。

\
波米·强巴洛珠活佛在掣签。 成卫东/摄

  1995年月11月29日,藏历木猪年十月初八日凌晨,通过金瓶掣签法断十世班禅转世灵童的神圣仪轨在拉萨大昭寺举行。此时日,是著名藏医兼星象大师措如次朗通过古老的藏历演算法择定的吉祥时辰。

  金瓶掣签制,源自清乾隆皇帝。藏传佛教的活佛转世,最早出自藏传佛教历史悠久的噶玛噶举派。公元13世纪,噶玛噶举派认定一幼童为其著名上师噶玛拔希的转世灵童,西藏就此出现第一位转世活佛,之后,噶玛噶举派将这种转世方式确立并形成制度。而将这一转世制度进一步完善并发扬光大的则是藏传佛教的另一大教派格鲁派。格鲁派创建于公元15世纪,教派形成后,大小寺院活佛皆以转世传承,并形成了一整套宗教仪轨。到了清乾隆时期,西藏一些权贵在活佛转世问题上弄虚作假,尤其是大活佛转世,每每通过贿赂神巫,将自家孩童扶上宝座,以至争权夺利,引发内忧外患。乾隆皇帝看到这种情况,遂颁赐一金瓶,要求活佛圆寂后,须选出候选灵童,然后将候选灵童的名字写在象牙签牌上,放在金瓶内,经过高僧大德念经加持,然后由皇帝加封的“呼图克图”(大活佛)和驻藏大臣在大昭寺佛祖释迦牟尼像前共同通过抽签认定。

\
僧人乐队

  十世班禅1989年1月在其驻锡地西藏日喀则圆寂后,中央政府决定按照藏传佛教仪轨,寻访灵童。6年里,经过一系列寻访过程,最终确定了三位儿童为十世班禅转世的候选灵童。但究竟哪位灵童为十世班禅的转世真身,还需在释迦牟尼佛像前通过金瓶掣签才能确认。

  我们西藏自治区中心报道组一行4人(两位摄像、一位摄影、一位文字),凌晨两点钟,就来到了供奉乾隆御赐金瓶的拉萨班禅行宫雪林多吉颇章,这里在7天前就聚集了25位高僧日夜诵经祈祷,我们到达时,正在进行最后一次诵经。诵经完毕,金瓶被放进一个被黄缎面围帐遮盖的佛龛内,两个提着香炉的僧人在前面引路,四个头戴鸡冠帽的僧人抬着佛龛,后面是诵经的僧众。僧人们燃香吹号护送金瓶到早已等候的车上,向大昭寺进发。

  大昭寺内,整座殿堂里到处都燃着酥油灯,来自各大寺院的僧人把大殿坐得满满当当的,他们一刻不停地念诵祈祷经文,雄浑的声音时高时低,在大殿内回响。拉萨的冬季,尤其是凌晨,本来十分寒冷,但大昭寺内由于灯火和人气,竟没有丝毫寒意。在释迦牟尼12岁等身像前,临时搭起了一个高约两尺的金瓶掣签台,台子宽约2米,长约5米,上方临时安装了一个大瓦数的电灯,把整个台面照得通亮。台上放置一方形供桌,上面铺彩色方格毡,扎什伦布寺僧人喇嘛次仁在上面用五彩青稞铺洒出吉祥图案。正对释迦牟尼佛像的台子另一端,设一座垫,这是中央政府代表和主持人的席位,席位的后方,正好是坛城大院里佛像的后背,空间很小,挤挤挨挨地架着几台摄像机。台子的南北两侧,在平时人们朝拜释迦牟尼佛的甬道设置了两处贵宾席位,贵宾席位上的人早已是满满当当。南面是西藏自治区政府领导和各界群众代表;北侧则是来自国内各著名佛教寺院的高僧大德,其中以藏区活佛高僧为众。

  我们4人被安排在台子北侧靠里的甬道边上,活动空间是一个宽不足一米的窄长过道。台子南边的甬道可能面积更小一些,一排只能坐三四人,隔台看过去,只见第一排坐着区党委书记陈奎元、副书记热地、巴桑等;我们这一侧甬道稍宽一点,一排有四五个人,帕巴拉·格列朗杰、嘉木样、策墨林·丹增赤列、桑顶·多吉帕姆等二三十位藏区活佛及内地寺院高僧依次而坐。最后一排,坐着三位候选灵童的父亲。

  在等待金瓶掣签开始的这个时段,觉得时间过得特别慢,虽然大殿里人挤人,但却没有丝毫噪杂,除了僧人们一轮又一轮的诵经声,没有其它声响。人们即使交谈,也是压着嗓子耳语。站得久了想动一动也很不容易,身旁就是活佛高僧,他们也在不停地诵经。怕打扰他们,实在站累了,就在地上坐一会儿,地面是冰凉的阿嘎土,虽然早已被朝圣者的脚磨得光滑发亮,但却凉得彻骨,一会儿就得又站起来。

  数个时辰过去,诵经声也告一段落。中央代表、国务院秘书长罗干;中央特派专员、国家宗教事务局局长叶小文和中央特派专员、西藏自治区政府主席江村罗布入座。江村罗布穿一身传统藏装,庄重地起立,面对着释迦牟尼佛像,用藏汉两种语言宣布金瓶掣签开始。两位僧人小心翼翼地将金光闪闪的金瓶端放在台子中央的供桌上。工作人员随即上台,将供奉在金瓶内经过数日诵经祷告、书写着三个候选灵童的象牙签取出放在一托盘内,先请台上的三位一一验看,然后走下台,请台下的高僧大德验看完毕,又到台子的另一侧,请政府官员验看,得到认可后,将托盘放回桌子。中央特派专员、国家宗教事务局局长叶小文最后一次验看完,将三支名签装进黄缎子签袋并加以密封。扎什伦布寺民管会主任、僧人喇嘛次仁上台,他先向佛祖行了跪拜礼,然后将僧袍一角撩起咬在口中,以免呼出的浊气污染了金瓶和名签,他仔细将名签装进金瓶并盖好盖子然后回到自己的座位。这时,诵经声一浪高过一浪,十多分钟后,诵经声停下来,江村罗布宣布由中国佛教协会西藏分会会长波米·强巴洛珠活佛开瓶掣签。

\
僧人正在安放金瓶 金志国/摄

  波米·强巴洛珠活佛已是70多岁的高龄,曾在1959年的传召大法会上考取了藏传佛教的最高学位拉让巴格西,在藏传佛教界一直有着很高的声望。他走上台来,首先向释迦牟尼佛像深深顶礼,再念诵经文进行祈祷。念经祈祷后,捧起金瓶按顺时针方向晃动数圈,停住后再次念经祈祷,此时整个大殿里诵经声大作,我们身旁的高僧活佛也和着众僧的念诵大声地诵着经文。他们的声音从喉咙的深处发出,僧人的诵经是每日的功课,经过周而复始的习练,发出的声音饱满雄浑,极具穿透力。空气中弥漫着神圣和庄严的气氛,让人多少有些惶恐。诵经声渐渐平息下来,波米·强巴洛珠活佛揭开瓶盖,从中抽取一支,交给工作人员。工作人员将此签交给江村罗布,江村罗布依照签上的名字宣布中签的灵童,在他宣布的同时,众僧人高呼“拉杰罗”(神胜利了),在活佛们的坐位后面,三位父亲之一的便装男子呼喊的声音最大,并站了起来,引得大家都往他那儿看。后来知道他就是中签灵童的父亲。江村罗布宣布之后,把这支签又放入托盘,由工作人员再次拿给高僧大德和官员们验看无误后,江村罗布宣布将中签灵童迎上台来,一会儿功夫,十世班禅转世灵童身著一身明黄色僧装被僧人搀扶上台,当即由波密活佛为其剃度。事后,问中签灵童衣着为何如此合身,有关人员说,不知道三个灵童哪一个会中签,所以事先为每一个灵童都准备了一套剪裁合身的灵童衣着鞋帽,他们等候在大昭寺楼上不同的房间里,每人都由指定的僧人陪伴,谁一旦中签,就立即穿戴齐整送上前台。

  金瓶掣签结束,我们随着人流走出大昭寺时,已是彩霞满天、祥云四合的清晨。

相关热词搜索:金瓶掣签 藏传佛教 活佛转世

上一篇:贵族官员顶云·次仁多吉的命运
下一篇:藏传佛教首届拓然巴学衔授予

| 收藏
更多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