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进藏运输总队及青藏筑路工程

2013-06-08 13:13:13   来源:《中国西藏》2005年第一期   点击:   作者:文/乔仓玉

50多年前的这条横跨“世界屋脊”的高原简易公路,出自一群瘦骨嶙峋、衣衫褴褛的筑路者之手。青藏公路骨筑血染! 这惊天地泣鬼神的悲壮一幕,就是今天青藏公路和青藏铁路的前奏和序幕。
  1952年4月28日,第十世班禅大师在警卫部队和全体护送人员的陪同下,随第二驼队从青海返回拉萨。不久,奉命留在拉萨的西北军区护送部队和西南军区18军就陷入了极度困难之中。由于西藏物产不丰,交通困难,经济贫困,进藏部队根据中央“进军西藏,不吃地方”的方针,不向西藏地方征粮。这样,到1953年春,粮食供应已经万分紧张。所有存粮不足4个月,驻藏部队及工作人员生活无法保障。

  十万火急之中,中共西藏工委、西藏军区的告急呼叫,频频飞向首都北京,北京震撼了。

  中央命令西北局(军)“不惜一切,火速抢运”。刚刚完成护送班禅返藏任务的西北军政委员会,再度奉中央紧急命令,火速组建长途畜力运输总队。首先必须为总队配备最强有力的指挥领导。军区经过严格筛选,想起了原西北军区民运部长慕生忠将军。在1952年护送班禅返藏的先遣军中,他是政委,充当“开路先锋”的角色。青海进藏的路线,他最熟悉。

  那时慕生忠已担任西藏工委组织部长,中央同意西北局请求,将慕生忠调任西藏运输总队政委,任启明任副政委。西北军政委员会通令陕、甘、青三省,党政军要全力支持,抽调强有力的干部,宁夏、甘肃河西凡有养骆驼的县,要购买骆驼,招收驼工,相关地方建立转运站(各县分有任务)。

  我们是经酒泉祁明区的工作组宣传动员后报名参加的。西藏和平解放后,需要各地大力支持,希望青年人勇跃报名参加。1953年农历六月底,祁文乡报名的有7名,明海乡报名5名,经过政审、体检合格后,7月中旬在酒泉报到,每人发安家费400元,7月20日,我和李德新等10人到永昌水泉子转运站,来车卸粮,平时参加军训。

  9月初,敦煌转运站驼队起程,经党金山、马海前往格尔木;酒泉驼队由马万德任翻译,还有带队干部,经青头山、高崖泉、陶来,天俊、都兰到香日德(总队部设在香日德);宁夏驼队经兰州、西宁到香日德。永昌水泉子经过的驼队最多,李德新是第一批驼队的翻译,走的最早。每走一个驼队就有一名翻译,我担任翻译的驼队9月中旬从永昌水泉子出发,途经边道口、祁连、木里、刚察、关机尔、都兰等地,经20天到达香日德。

\
 
  10月中旬,第三中队组建成,我是队里的翻译。中队部由10人组成,有中队长、指导员、队员3名、翻译、医生、护士、兽医、通讯员。驼队每10人一顶帐房为一小队,小队长配发步枪1支、子弹200发。三中队共28顶帐房,280人,骆驼1890峰。中队组建好后, 开了动员大会,总队首长讲话,他说目前驻藏部队生活处于困境,情况紧急,我们要以最快的速度把粮运到西藏,我们所担负的任务光荣而艰巨,前面的道路是艰苦的,希望全体同志艰苦奋斗,同心同德,团结一致,共同努力,胜利完成任务归来。特别强调的是严格执行民族政策,对少数民族兄弟要平易近人,不准随便进寺庙,一人不准进藏胞的房子,不准持枪打鹰,不准讲不利于团结的话,在牧民中购买牛羊要公平交易。违者回来后以军法处置。

  1953年10月中旬,从香日德出发,途经纠木红、格尔木,向南进昆仑山的雪水河、三岔口、群群垭乎、黄河、可可西里、不冻泉、通天河、五道梁、唐古拉山、那曲,到达目的地,在这里把物资转交给西藏牦牛队接运。

  从青海香日德到西藏那曲, 即使取直线捷径也有1000多公里,驼队以每天不足40华里的速度行进,已经是竭力而行了。时值秋季,朔风狂荡,高原地带积雪没膝,驼工们手执铁耙,扒雪开路,每前进一步都要付出超常的体力。寒冷缺氧,负重超过400斤的骆驼疲惫不堪,耐力骤降,途中死亡的骆驼的负重还得加到行进骆驼的身上。经过长途跋涉,骆驼骨瘦如柴,身上绒毛脱落,一片一片悬挂着,在寒风中飒飒飘动。每到宿营地,卸掉驼架的骆驼,立刻卧倒地面,浑身颤抖,不食草料,仰天哀鸣。驼工们形似野人,冻僵的双手已经解不开绳索,只好用刀来砍。当驮队终于抵达那曲时,那曲分区工委书记候杰和驼工们握手问安,驼工却没有人敢笑:嘴唇干裂的向外翻着,嘴角烂得吓人……

  尤其是从三岔口到唐古拉山的30多天里,冰天雪地,骆驼吃不到草,二中队的骆驼在五道梁一夜间死了70峰,驼工痛哭流涕,无法忍受。

  1954年3月,驼队陆续返回格尔木。5月,在香日德召开总结表彰大会,经一年多的艰苦努力,运进西藏粮食30多万斤,缓解了驻藏部队和工作人员的粮食困境。但是,18000峰骆驼死了9000多峰,人死了103人,由于这种艰苦的自然环境,付出了惨重的代价。

  慕生忠将军站的高,看的远,他说:要解决西藏的运输问题,非通公路不可。1953年11月18日,由副政委任启明率领的20多人的探路队,配给骡马物资队和两辆皮车,沿青藏人畜道进行修建公路的可行性探索。从格尔木进入昆仑山的雪水河时遇到深沟、悬崖、峡谷、湍急的河水无法通过,就把皮车卸开,人抬、肩扛,有时几天走不出1公里路。就这样历经千辛万苦,经70多天长途跋涉到达西藏那曲。立即电告慕将军:这条路地质坚硬,极少沼泽,河底平浅,流水缓慢,一般不用架桥,通过便利。但是这条路横跨青藏高原脊背,地势高寒缺氧,人烟稀少,只能修一条简易公路。

\

  1954年5月11日,经过动员,由1200多名驼工组成6个筑路工程队,从格尔木向昆仑山的雪水河进发。6个工程队撒在100至200公里的地段开始施工,没有图纸,也没有严格的施工路线,只有一名工程师邓郁清认定大方向,施工很简易,地势平坦就向前修,只要车能通过就行。炸药极其短缺,只能靠钢钎、大锤、铁锹征服坚硬的泥石沉积层。仅在昆仑山脚下的雪水河两岸陡壁上开挖8米宽200米长的慢坡公路上,就有600多工人拼命苦战了7天。工具损坏一大半,沾满血迹的断镐把,震裂崩断的铁锹,扔得满地。而筑路队的伙食更可怜,没有半点油星,顿顿水煮面片。当时实行的供给制,每人月工资35元,没有任何补贴,更不会有奖金。鞋破了只能用死驼皮补,衣服破了用面袋子补。在那种条件下不是干部不关心工人的生活,而是什么物资也运不上来。

  1954年6月,西北军区第五工兵团500人调来青藏线投入筑路战斗,他们也只有两台小型推土机,基本上是人工开挖。越过群群垭乎,就是黄河,虽然河宽水浅,流水缓慢,但河底泥沙多,车子无法通过,就采用骆驼牦牛从远方驮来石头, 装进麻袋在水中铺了一条道路让汽车通过。到通天河,水又深又大,只能等到11月结冰后汽车从冰桥上通过。越过五道梁要征服唐古拉山,这里三分之二山区处在被外国探险家断言为“人类根本无法生存”地带,当时藏北高原是无人区,高寒、缺氧,正是“三九”寒天地冻如石硬,但地势平缓,而且有人、畜行进的便道,慕将军亲临工地和工人们迎着寒冷苦干,终于越过“万山之祖”的唐古拉山,通过了号称“青藏咽喉”的天涯涧。

  1954年11月13日,公路从那曲向前延伸,在羌塘草原上,挖高、填坑扩充路面,仅10天又前进260公里,23日到达拉萨附近的羊八井石峡。从这里到拉萨还有50公里。又从兰州、拉萨调来2个工兵团1000多人赶到现场,利用空压机、钻孔机和黄色炸药,从石峡两端同时昼夜奋战,于12月14日打通锁闭拉萨的万年石门——羊八井峡谷。

  1954年12月25日,历时7月零4天, 横越“世界屋脊”、1283公里的简易公路通车!神话变成了现实。下午1点,庆祝康藏、青藏两条公路胜利通车的空前盛会,在布达拉宫前雄壮的军乐和礼炮声中开始。3万多名与会者全体肃立,向在修路中光荣牺牲的烈士及死难者表示沉痛的哀悼。

  1954年7月青海省委、省政府慰问团带着食品深入青藏工地进行慰问。后来班禅慰问团带着藏烟、藏糖每人一份深入现场慰问。8月份,西北军区20多人慰问团到青藏工地慰问演出,可惜的是,到唐古拉山一位女演员因缺氧和高山反应结束了年轻的生命。1955年2 月,国家交通部慰问物资运来,给每人一枚“青藏筑路纪念章”,并有绒衣一件、毛巾一条、茶缸一个,上面都印有“青藏筑路纪念”、“中华人民共和国交通部赠”字样。青藏公路的总结表彰大会在格尔木举行,从会议中我们获悉:由于抗美援朝战事紧张等因素,青藏公路的修建中,国防部只批过1500公斤炸药。所以说,这1283公里的道路是筑路大军用血肉之躯垫辅筑成的。50多年前的这条横跨“世界屋脊”的高原简易公路,出自一群瘦骨嶙峋、衣衫褴褛的筑路者之手。青藏公路骨筑血染! 这惊天地、泣鬼神的悲壮一幕,就是今天青藏公路和正在修建的青藏铁路的前奏和序幕。

相关热词搜索:运输总队 青藏 筑路工程

上一篇:毛泽东:外国有人只同情奴隶主
下一篇:步行进藏纪事

| 收藏
更多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