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08月21日 星期一


西藏从政记

2013-05-13 09:33:29   来源:《中国西藏》2000年03期   作者:陈锡璋(遗作)

20世纪40年代第二次世界大战即将结束之际,国民党政府见印度局势动荡不安,英国人态度稍有转变,所以加紧修筑康藏公路,便利调遣军队,加强与西藏的联系。


  编者按:20世纪40年代第二次世界大战即将结束之际,国民党政府见印度局势动荡不安,英国人态度稍有转变,所以加紧修筑康藏公路,便利调遣军队,加强与西藏的联系。蒋介石亲自任命驻藏办事处处长沈宗濂入藏,直至1948年“驱汉事件”之后办事处人员全部撤回。原国民党驻藏办事处主任秘书陈锡璋就当时入出藏的情况回忆成文,再现了当时的情景。

  蒋介石破例任命沈宗濂

  1944年春,国民党政府委任沈宗濂为驻藏办事处处长。驻藏办事处系蒙藏委员会附属机关,其处长人选应由该会提出。此次蒋介石破例从侍从室中任命沈宗濂,是有其政治原因的。1943年以来,日本侵略军窜入缅甸,矛头指向印度,印度人心惶惶,岌岌不可终日。英国对于印度,向来不许他人染指,此次情势紧急,不得不求助于美国。美国在援助盟邦的前提下,指使蒋介石派兵支援印度,并由美机空运至缅甸、印度边境地带,参加作战。据当时的情况,中国军队作战能力远胜于英、印和美国的军队。同时也有消息说:印度于必要时,将以我国西藏作为其后退地步。蒋介石见印度局势动荡,英人态度稍有转变,所以拟就援印之便,乘机修筑康藏公路,便利调遣军队,运输物资,对外可以援助盟邦,对内可以拉回西藏,同时也可安定抗战后方。驻藏办事处孔庆宗,在西藏 4 年,与原西藏地方政府感情不太融洽,活动能力不强,久居边疆,对于国内外情势,不免有所隔膜,且与蒋素无关系,因此局势紧张,有更换的必要。沈宗濂曾与戴传贤等访问过缅甸和印度,对印度情况亦较熟悉。

  沈宗濂奉调西藏,派我为主任秘书

  沈宗濂的任命已经是打破成例,处中人员他可以推荐蒙藏委员会加以委派。而且沈宗濂可不通过蒙藏委员会直接言事,俨然一特派大员。所以名义上仍为处长,是恐怕引起英国人和西藏的怀疑,故以新旧处长替换的形式出现。

  蒋介石以沈宗濂此行关系重大,曾对沈宗濂切嘱:在不与英人抵触的条件下,慎重从事。我与沈宗濂素无渊源。郭泰祺任外交部部长时,沈宗濂为总务司司长,我们开始相识。约在1942年,郭泰祺突被免职,蒋介石自兼外交部部长,派李维果为总务司长。那时原总务司长沈宗濂因赴菲律宾查案,陷在香港。李维果到部就职,问谁替郭部长办理移交。当时为首的帮办不敢担任,其余人也默不作声,最后,我以会计主任自告奋勇,为郭泰祺办了移交。沈宗濂从香港返回重庆后,认为我忠实可靠,颇表好感。他奉调西藏,就来约我帮忙,派我为驻藏办事处主任秘书,我表示同意。

  由英国使馆签证,经印度进入西藏

  沈宗濂等一行,决定由重庆乘飞机至印度采购物品,兼作短时间访问,而后进入西藏。护照至英国驻华使馆签证,英国人对于签证, 亦施展阴谋,与西藏地方政府串通一气,有意为难。首先,英国驻重庆使馆坚持要先取得西藏地方政府的同意,而后签证,这是为西藏搞“独立”制造借口;其次,由西藏地方政府向中央表示,沈处长带进藏人员以少为宜,一唱一和,极尽刁难。结果英国使馆只签证了护照12份。1944年4月中旬,沈宗濂、陈长生、柳升祺、李有义夫妇、葛成之夫妇、李茂郁和李唐晏共9人,由重庆乘飞机抵达印度加尔各答。沈宗濂请当时在加尔各答经商的丁武始采购礼物和各种应急物品,并在噶伦堡租了一所房间,又派李有义、葛成之等前往居住,接运货物。在加尔各答购物期间,沈宗濂前往新德里访问,会见印度外交部长卡罗爵士(Sir Olaf Caroe)谈到西藏,卡罗承认中国对西藏有宗主权。再谈到宗主权的定义及宗主权与主权有何不同之处,他与沈宗濂一同查阅大百科全书,检出宗主权的定义,及富伸缩性,看不出与主权有何明显的区别。

  最后卡罗说:“总而言之,当国家实力强大时,宗主权可说是与主权相等,并无分别,否则就另当别论了。”我将外交部会计事务交代后,于1944年5月底由重庆飞加尔各答,与沈宗濂、柳升祺会合。6月中旬,我们乘火车到西里古利,换乘汽车到噶伦堡。此时,由拉萨出来迎接新处长的李国霖也到了噶伦堡。大家于七月中旬赴岗多,锡金王设宴招待。从岗多启程入藏,乘骑驮运均用骡马,按站而行,每日只上半天走路,下半天住歇,1944年8月6日抵达拉萨。

上一篇:第五世达赖喇嘛觐见清帝趣闻
下一篇:阐化王给德吉康萨娃的执照

|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