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08月21日 星期一


藏南虫草

2013-06-19 10:49:55   来源:《中国西藏》2005年第四期   作者:文·图/金勇

羽芊广泛意义上的虫草,并不只是一种。据有关资料记载,目前发现经专家确认的已有四百多种。我们平时所说的虫草,一般是指野生的“冬虫夏草”,藏语叫“雅扎滚布”。


  羽芊广泛意义上的虫草,并不只是一种。据有关资料记载,目前发现经专家确认的已有四百多种。如亚香棒虫草、凉山虫草、蚕蛹虫草、新疆虫草、分枝虫草、藿克虫草、人工虫草菌丝、金针虫草等等,我们平时所说的虫草,一般是指野生的“冬虫夏草”,藏语叫“雅扎滚布”(即冬天是虫,夏天是草)。

  冬虫夏草多生于高寒地带的山区、草原、河谷、草丛里,每年4月到7月采挖。挖出后洗净凉干即可入药。性味温,滋肺补肾,既可生吃也可烹煮。

  世间万物的相铺相成就是如此奇妙,谁曾想一只得了“癌症”的小虫子却成了人类治病延年的“神药”!

\

  虫草的传说

  在我国,完全野生的冬虫夏草并不多,大致有青海草、藏草、川草、滇草、甘肃草等。其中以藏草最为名贵,它个大、体重、好看,颇受市场欢迎,知名度在同类虫草中最高,近些年在市场上的价格年年飚升。也许就是因为藏虫草的高知名度和高价格,致使市面上出现了不少的假藏虫草。据业内人士说,一般假冒品有四种,一种是用野生于湖南、广西、江西、安徽等地的亚香棒虫草和新疆虫草掺假,冒充藏虫草销售;二是用玉米粉、面粉、石膏等材料加水后,用特制模具压模成型,然后上色晾干,冒充藏虫草;三是用人工发酵培养得来的冬虫夏草菌丝体,做成各种所谓“虫草补品”,冒充冬虫夏草营养品销售;四是在真正的藏虫草中加入明矾,也有的在虫草中穿细铁丝,或把盐撒在虫草上,或是在熟透的虫草体内灌泥等,以增加虫草的重量。

  其实在西藏的历史上,虫草也不值什么钱。西藏和平解放前,噶厦政府根本就不准老百姓采挖虫草,说虫草乃山神的肠子,如果挖掉虫草,山神就没法活了,没了山神的保护,地方就会遭到水灾、雪灾等等。而在60年代,虫草也只是大家裹腹的食物而已。一些人在肚子饿得前胸贴后背时,便上山挖来虫草炒着吃,听一些从那个年代走过来的老人说,炒熟的虫草有肉的味道,且吃了特别有精神。卖虫草的巴珠老人就曾这样告诉笔者:“在60年代,实在饿得慌了,拿个袋子,带上锄头,上山不到两个小时,可挖一口袋虫草回来,倒在江里,像洗马草一样,洗一洗捞起来,放点油炒一炒,挺好吃的。”

  70年代末80年代初,西藏自治区医药公司开始收购虫草,也不过五六块钱一斤,一些家庭贫困的学生常常利用课余时间挖来卖后补贴伙食。那时在乡下,用一个大蒜就可换一根虫草。到90年代初期,虫草也不过一二百块钱一斤,那时候如果买老百姓的虫草往往除了所购的量外,还会额外多给你一些。

  虫草真正“牛”起来,不过是近5年的事情。随着物质生活水平的提高,健康的体魄成了人们追求的目标。而据中华医典上说:虫草能补肺益肾,止血化痰,止咳定喘,止血抗癌,对肺癌、血癌、淋巴癌、鼻咽癌、虚喘、咯血、自汗盗汗、阳痿遗精、腰酸膝痛、病后久虚不复等病症有良好的疗效。且由于虫草性平和,即使一年四季长期服用,也没有上火等症状出现,无论是和其它食物一起制成食品还是单独食用,均不减其疗效。

  于是乎,虫草成了富裕起来的人们通向健康之门的一把钥匙。

\

  加查,藏语意为“汉盐”。相传当年文成公主进藏时,走到该地,发现当地老百姓没有盐吃而把一把盐扔在一个山洞里,从此该洞就流出了盐水,因而得名。该县地处雅鲁藏布江中下游河谷地带,西藏的南边。境内山重水障,群峰林立;地势西高东低,平均海拔3260米,相对高差约1700米,属高原温带半干旱季风气候区。这个美丽如画的地方,就是藏虫草的主产地之一。

  在加查,出产虫草的地方有两个乡,一是崔久,另一个是坝乡。而崔久索朗沟的虫草更是远近闻名,不仅个头大,色泽金黄,营养价值也高。

  在加查县采访时,县上安排去神湖拉姆拉措参观。神湖的位置就在崔久乡境内,神湖周围的高山、草甸、深沟里,就是虫草的主产地。不知这是一种巧合?还是上天有意的安排?

  新修的神湖公路还没完工,车子只能到崔久,再往上就得骑马。

  上山的路是极不好走的,全在石头蛋子里穿行。所幸的是,一路上风光倒极为秀丽。马的主人是个不到15岁的姑娘,长得如杜鹃花一般美丽,时不时地采上一把杜鹃递给我,或者夹在我的马鞍子上。一路上,她跟我说起她的阿爸阿妈,她以前的同学,她周围的邻居,她最近所挖的虫草以及有关虫草在民间的一些传说故事。

  她说的故事很多,最让我感兴趣的却是关于虫草的由来。

  她说,在很久很久以前(民间故事似乎都是这样开头),附近村子里有个美丽的姑娘叫次央。次央的阿爸早死了,跟瞎眼的阿妈相依为命。次央每天必须起早睡晚地干活,她爱唱歌,整天曲不离口。她的歌声就像天上的百灵鸟儿一样清脆甜美。长大后的次央成了崔久远近闻名的美女,求亲的人挤破了牛毛帐篷。有一天,次央唱着歌,赶着自己的牦牛往山上走,清脆的歌声在山谷间回荡。正好当地王爷巴良的儿子姬加带着一帮家人进山打猎,看到美丽的次央后,顿时神魂颠倒,叫人围住姑娘,说只要姑娘跟他回去,保她一生荣华富贵。次央冷冷一笑,令身边的牧羊狗冲开一条路,唱着歌儿走了。第二天,巴良老爷派人带了上等的酥油和红茶,还有内地的丝绸等物上门求亲。说只要次央答应嫁给他儿子,马上就可以把她母女接进王府去。次央说自己不过是山野里的一只麻雀,怎能进凤凰的金窝。村里人都不理解,说次央是被浓雾蒙住了眼睛,看不到前面的光芒。其实次央的心里早有了心上人,就是在巴良家的雪山牧场上放马的朗吉。朗吉父母早逝,孤身一人。朗吉小时候没人照顾,次央的阿妈曾把他领进家里,像自己的孩子一样对待。幼年时的次央和朗吉在一个碗里抓糌粑吃,在一床羊皮褥子里睡觉。两人情窦初开时,就已相许终身。

  姬加见阿爸出面也没能让次央点头,心里像钻进了猫一般地难受。他不相信,凭他巴良家的势力,弄不回一个穷姑娘。于是,他带着一大帮仆人,天天在次央出入的山路上等。只要次央一出现,他就上前纠缠,日子久了,他发现了次央姑娘的秘密,顿时恼羞成怒,无论如何,他也无法容忍自家的奴隶娶他心爱的姑娘。于是,他派人在朗吉放马必经的山坡上挖了一个深深的陷阱,上面铺上干树枝,朗吉不觉,连人带马栽了进去。次央上牧场去找心上人,找遍了整个牧场,也不见朗吉的身影。就在她快要失望的时候,听到一声长长的马嘶,那是朗吉的马在嘶鸣。她寻着声音找去,在雪山丫口,见巴良家的几个仆人正挥着铲往一洞里填土,洞里不断传出马的嘶叫和朗吉的咒骂声。次央打马飞扑过去,巴良家的狗腿子看到美丽的次央姑娘,萎萎缩缩地从雪山的另一边溜走了。朗吉见到心上人,惊喜交加,他告诉次央,他的腿摔断了,站不起来。次央找来树藤,把朗吉拉了上来。巴良家见朗吉已残废,便把他赶了出来。次央赶着家里唯一的一头牦牛,把朗吉背回了家。每天找来治跌打损伤的药给朗吉服用,但是不管用,朗吉的腿始终站不起来。一天,次央翻过雪山,到了拉姆拉措湖边。她想起自己和朗吉也许再不能并肩在草场雪山上驰骋,不禁悲从心来,晶莹的泪珠滴入拉姆拉措湖清澈透明的湖水里。本来平静的湖水慢慢漾起波纹,慢慢升上来一朵洁白的莲花,缓缓飘到她面前。花蕊中,躺着一根似虫似草的东西。湖底深处传来女声:“孩子,别再伤心了。每年冰雪消融之时,你可到山中采挖此药给朗吉和你阿妈服用,一切会如你所愿的。”次央知道这湖是班典拉姆女神的生命湖,她给女神磕了两个长头,双手捧起莲花上的神药,回家去了,朗吉吃了后果然渐渐好了起来。次央记住女神的话,第二年冰雪消融之时,上山挖来此物给阿妈服用。有天清早阿妈醒来,突然发现自己又能看到女儿了,欣喜得无法言说,当即就在女儿女婿的陪同下,到拉姆拉措湖边去磕头感谢。

  时间久了,人们发现那种药冬天是虫子,夏天像草一样,便叫它“雅扎滚布”,即冬虫夏草。

上一篇:石渠格萨尔文化探索之旅
下一篇:探访藏戏(拉姆部落)

|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