僜人:从大山里走来

2013-06-04 11:09:10   来源:《中国西藏》2008年第一期   点击:   作者:文·图/格桑公布

僜人,生活在西藏边境地区的一个少数民族,在上世纪50年代初国家进行民族识别工作时,因种种原因没有列入中国56个民族之中,他们在自身发展的历史长河中创造了独具特色的僜人文化。

  僜人,生活在西藏边境地区的一个少数民族,在上世纪50年代初国家进行民族识别工作时,因种种原因没有列入中国56个民族之中,但其生产、生活方式和风土人情与藏族、门巴族、珞巴族确有不同,因而长期称之为僜人。

  僜人,与其他中华民族一样有着自己传承的美丽动人故事,他们在自身发展的历史长河中创造了独具特色的僜人文化。

  僜人的种群和姓氏

  僜人从种群方面可分为达让、格曼两大部落,即两大姓氏,主要聚居在我国察隅县下察隅地区杜来河和察隅河一带。达让人主要活动在杜来河的两岸,格曼人主要分布在察隅河的两岸。

  现在僜人共有5万多人,多数聚居在中印两国争议的地带,察隅县上下察隅境内约有1500多人。1952年以前,西藏的噶厦政府在下察隅地区专设有“久本”这样一种官职,主要负责管理松古、沙玛以下地方藏族和僜人的事务。下察隅竹尼村有个叫做次旦的人,1950年以前曾任过久本这一职务,他于1952年6月病逝。据上下察隅的一些老人讲,过去每年的冬季,僜人都要带着药材、兽皮、绸布及刀斧等东西向久本纳贡,表示服从西藏地方政府的管理。

  僜人在两大部落内部根据各自所居住的地域不同,又分出许多大的姓氏。有些大的姓氏里又分若干个小的姓氏。达让内又分达崩纽、阿宗纽、德嘎(里面还分德嘎·林高、德嘎·嘎绕哈衮、德嘎·格拉)、阿鹏、玛牛、阿歪冷、玛尹、帕衮(里面又分帕衮·哈贡、帕衮·达冉巴、帕衮·格冷崩、帕衮·空贡)等。格曼内分都西(内部又分都西·阿贡、都西·布林、都西·郭冬)、布雷、阿东、德美、克洞等。据调查,僜人的各种姓氏有50多种,他们根据姓氏结为亲戚或者叫小部落,不同的姓氏形成不同的亲缘关系,他们的亲缘关系是依据父系关系而定。僜人以自己的姓氏结为亲戚,他们同姓内部不允许通婚。僜人在各自的姓氏内部有一两位德高望重的老者,他们尊称为“爸魅”,“爸魅”实际上就是他们同姓中的族长,可以处理姓氏内部的大小事务,同一姓的人对自己的“爸魅”一般都百依百顺。僜人虽然分为两大部落,各部落内部又分数十个不同的姓氏或者小部落,但其生产方式、生活习惯、宗教信仰等大的方面基本上是一致的。

  印度称僜人为“巴哈若米西米”,意思是说住在山上的野人。据学者考证,格曼人是从缅甸族中分化而来,在漫长的演化中与达让逐渐融为一体,主要是生活区域相邻,生产生活方式逐渐接近,成为僜人的组成部分。达让和格曼语言不相同,这两大部落各自有自己完全不同的语言,但是达让话是两个部族通用的语言。僜人没有文字,有些重大的事情主要靠结绳记事或者刻木记事等,很多具体事情还要靠个人的记性。

  关于僜人的好记性,还有一个传说。僜人说,在很久以前,藏族、珞巴族和僜人都是一个妈妈的孩子。那时候僜人的子孙跟藏人子孙一起学习,但是僜人的子孙怎么也学不会,久而久之僜人的子孙们灰心了,他们一气之下把书吃进肚子里头,所以他们的记性特别好,不管什么事情,时间多么长,他们都能记得清清楚楚,绝不会有差错。

  僜人的生产生活方式

  关于僜人的生产生活方式,民间传说也很多,其中比较多的说法是,在很早很早以前僜人和藏族、汉族、珞巴族是一个祖先,他们都是一个妈妈生的兄弟,在妈妈的养育下他们一起劳动、一起学习、一起玩耍,生活过得津津有味。有一天妈妈把他们叫到一起,让每一个人讲述自己所学到的本事。汉族大哥先说,我在妈妈的养育下学会了种田、纺纱织布和铸造等本领。藏族哥哥说,我不仅掌握了汉族哥哥所掌握的技能,还学会了养牛、养羊的本领。最后珞巴和僜人俩小弟弟说,“妈妈,我们小兄弟俩除了尽心学习弯弓射飞禽走兽等狩猎的技能外,其他什么也没有学会”。妈妈听完孩子们各自讲述的情况后说,“你们都已经长大成人了,应该到外面去依靠自己掌握的本事。”因此,妈妈叫汉族哥哥到平原地区去施展自己本事过生活,叫藏族哥哥到高原上去,叫珞巴和僜人留在树林里靠狩猎过日子!
\
上个世纪50 年代以后,僜人从大山里出来,也学会了用牛耕地。

  其实,祖祖辈辈生活在深山里的僜人,也会耕作,但方式十分原始,基本上都是刀耕火种。僜人的生产工具很简单,除了刀子和一些木制的农具外没有其他的农具。刀子不仅是僜人的主要生产工具,而且是重要的自卫武器,同时也是男人们的一种装饰品。一方面他们把刀磨得非常锐利,刀刃快到吹毛即断的程度,另一方面刀把、刀鞘和刀带都做得十分精致好看。僜人没有自己固定的耕地,他们开垦出来的地一般耕种两三年后就不再继续耕种了,而是到另一座山上找一片空地又开始新的砍树垦荒耕种的生活。僜人对新垦荒的地一般不主张翻,说新火烧出来的地翻掉的话会破坏土壤的表层结构,水分和土肥容易流失掉,庄稼长得不好。他们下种主要用点播的方式,用刀尖或者削尖的木棍在土上插个小洞把种子丢进去盖上土就算播种了,有些要撒播的作物种子撒了后,用刀子或者木棍随便在上面搅拌了一下就算完了。僜人没有积肥和耕地上施肥的习惯,他们认为肥料很脏,庄稼施肥不干净。

  僜人除极少数人家外基本上自己不养牛不喂猪,需要耕地时就租用邻近的藏家的耕牛或者用换工办法来耕地,他们在相互买卖或者送鬼祭祀时所需要的牲畜,都是用粮食或兽皮药材等东西到邻近的藏人家里交换来的。

  僜人主要种植玉米、鸡爪谷、小米、栗粟、苦荞、土豆、山药、芋头及四季豆、虹豆等作物,个别户和个别地方也种植一些青稞、旱稻等农作物。除个别户外,多数的僜人粮食不能自给,需要到藏人家里打短工换粮食来接济,或者挖野菜、野果来充饥。狩猎是他们的拿手好戏,飞禽走兽都是他们狩猎的对象。狩猎除个别人使用猎枪、弓箭外,更多的是用铁丝、绳索或者用木头竹子石头等制作的各种简易狩猎工具,这些狩猎工具既简易又适用。

相关热词搜索:僜人 少数民族 察隅县

上一篇:杜永彬:中国藏学现代化之路
下一篇:积石山下的砌石人

| 收藏
更多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