绒·却吉桑波 热度:
所属分类:人物 > 学者

绒·却吉桑波 (约11世纪人)藏传佛教宁玛派高僧、学者。出生于后藏空绒。

  11岁开始听讲“法相”教法,13岁已通达经典和梵文,精通因明和非宗教经典。却吉桑波学识渊博,除译有密宗多种典籍外,还著有有关密宗典籍的若干注疏和论著。通晓颂词、修辞学等,著有藏文文法及世间生活、农业、养畜等方面的著作,有西藏班智达称号。严守戒律和修持,精通教理,为人讲述集、幻、心三部讲解和实修。他还能解读印度语等多种语言,故为后藏地区许多有学之士所敬仰。重要著作有《入大乘法理》、《语言门论》。

详细介绍

  
  绒松巴·却吉桑波,意为“法贤”、系绒苯·仁清次程之子,在西藏四翼(注1)中的雅翼后藏下部的孔绒地方诞生。生卒年代不详,大约与“三宿尔”是同时代或稍后的人,生活在十一世纪下半叶至十二世纪上半叶期间。

  这位大德年满十一岁时,就开始学习“法相”(注2)教法,大约在十三岁就圆满完成了闻法事业,而成为大通者。据传他的学识渊博,人们誉称他为“大班智达”(注3)。因他具有天赋的深广而无垢的智慧,对于所有印度的显密经论和典籍,即是过去从未阅读过的,只须读一两遍,也就全能通晓;而且对与其中所有句义皆能牢记心中,人们称赞他已获得一切不忘“陀罗尼”(注4)。

  此外他还精通量论、内明论、成义颂词、修辞学等。他为了以善法解脱众生轮回之苦,使之常处于安乐之中,编撰了诸论,经常将善男信女聚集起来,亲口讲说以利大众的许多佛教道理而毫不厌倦。他对于戒律和修持,如爱护珠宝和命根一样的守护,并引导他人也守护戒律和修持。他对于先辈的教法撰著,不管是不是已被公认而收入论典中,凡是能见到的,均无门户之见,皆爱不释手,虚心学习阅读。

  他自己所著述的教法诸论,在教理及教义上和上师的现教不相违背,而且无语义不善之病,使任何一位著名学者,皆难有非议。他开始学梵文时,对印度语的多种分别及声明论的文义没甚费大力而即能通达。他从童年时代就喜欢所有印度游方僧,并喜欢其语言,后来他研习“毗达”(有说是四十五种语)卷帙时无大难而知晓。当时所有西藏四翼的许多智者对这位译师大德都极为敬仰。然而有一位被称为精通各教派的大师——比丘却吉喜绕,却讥笑绒松巴说:“在西藏出初茅庐的人,也妄自著述论说起来。”但是后来却吉喜绕亲眼看到绒松巴所著的《入大乘法理》论典后,顿升起敬佩之心,主动以许多财物对绒松巴作承事供养,以忏悔罪过而求摄受。后拜绒松巴为师,亲近师座听受了《妙吉祥密续》等教法。

  绒松巴·却吉桑波大师曾拜印度的堪布曼殊西瓦玛、曼殊西连那、邬巴雅西弥扎、布达阿噶惹拜札、德瓦噶惹真札、巴惹麦萨惹、阿摩噶班智等许多智达为师,并且作他们的译师,翻译出《能怖金刚》、《阎曼得迦威猛续》、《女吉祥咒义》、《胜乐根本续》等许多经典,其译文可跟原文媲美。

  绒松巴的论著很多,对后世影响较大的有:他特依“三学”(注5)著出三种教授,即为使心中生起“增上戒学”,著有《三昧耶经教广论》;为使心中生起“增上定学”,著有《四种释论及十五支》;为使心中生起“增上慧学”,著有《大圆满见修教授》。还著有《净冶恶趣》、《能怖》、《语言门论》之注释。甚至关于世间的生活、农业、养畜、如何做乳酪等方面的论著也不少,对继承和发展藏族文化作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

  绒松巴·却吉桑波所传承的宁玛派教法,又分为三个系统,即心部、自在部和教授部。这三个系统各有师承,但又彼此影响,宁玛派把最后的教授部称为“大圆满法”,以后便成了宁玛派的主要教义,又是这一派所特有的教法。

  释:

  1·西藏四翼:是古代卫藏的地理概念。古代藏文典籍中把康青藏划分为上中下三区,上区阿里,中区卫藏,下区青康。中区的藏(即后藏)依东西分也如和如拉克,卫(即前藏)依河流分为夭如和乌如。十七世纪中,依次改名为也如、运如、布如和共如。

  2·法相:佛教名词。泛指客观事物的相状、性质、概念等等。各教派因对法相的理解不同,逐表现出其特有的教义。

  3·大智班达:梵文译音,是对精通五明的佛学大师、著名学者的尊称。

  4·陀罗尼:是梵语音译。意为“总持”、“执持”。泛指智慧之总持力,具体表现不同,如闻持陀罗尼,是说一切所闻之法,能忆持而不忘;分别陀罗尼是说分别诸法而不误;音声陀罗尼,是说不管任何人发生毁誉语言而不动心等。总之,是以持久不忘诸法词义的念力和神验不测智力为其体性,以受持善法,遮止不善法为其功用。

  5·三学:指戒学、定学和慧学,格鲁派的宗风注重实践三学。

标签:绒·却吉桑波

上一词条:仁钦桑布 下一词条:桑结坚赞

| 收藏
更多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