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0月19日 星期四


噶玛巴·让迥多吉 所属分类:人物 > 学者

噶玛巴·让迥多吉(1284~1339) 藏传佛教噶玛噶举派黑帽系三世活佛,元朝中期著名的宗教活动家。

  出生于后藏芒域贡塘(今吉隆县)。5岁时从楚布寺黑帽系二世活佛噶玛拔希的弟子邬坚巴学法,受居士戒,并认定其为噶玛拔希的转世,这是藏传佛教中寻找和认定活佛转世灵童的第一人。

  1292年让迥多吉出家,受沙弥戒,被迎为楚布寺住持。1302年受比丘戒。让迥多吉在楚布寺拜师学习各种显、密宗法,系统地学习了当时盛行的《中观论》、《慈氏五论》、《集量论》、《俱舍论》等佛学经典,还到后藏各地和拉萨、工布、塔布、类乌齐等地学法讲经,修复寺院、桥梁,还在拉萨调解了蔡巴万户与康区的纠纷,建立和扩大自己在各地的影响。

  至元二十二至二十八年(1285~1291),止贡派与萨迦派发生战乱,止贡噶举派势力渐衰,使噶玛噶举派在噶举派中更具实力,让迥多吉在噶玛噶举派中的教主地位得到提高。

  至顺二年(1331),元文宗遣使到西藏萨迦寺和楚布寺分别迎请贡噶坚赞贝桑波和让迥多吉进京。翌年,当让迥多吉抵达大都时,元文宗已去世。元帝逝世后,让迥多吉为顺帝、皇后及大臣等进行密宗灌顶、说法,调停朝中大臣和太师燕铁木儿的矛盾。至顺四年,元顺帝赐其“圆通诸法性空噶玛巴”封号,并赐国师玉印、金字圆符,其两名弟子被封为司徒。元廷还重赏楚布寺,在寺内兴建元文宗影堂,颁发“饶益全藏”三道敕书。

  1335年让迥多吉返回拉萨后,以元顺帝所赐金银写造160函的《甘珠尔》。

  至元三年(1337)他再度抵达大都,被元顺帝封为灌顶国师,赐玉印。让迥多吉多次向元顺帝传授灌顶和佛法,并与贡噶坚赞贝桑波联合抵制了朝廷内大臣提出的限制佛教寺院和僧人的措施,维护藏传佛教僧人的地位和权势。至元五年于大都圆寂。元朝为他隆重发丧,火化遗体,并将其舍利运回楚布寺,修建灵堂供养,并塑等身像等。

  其生前有入门弟子多人,著名的弟子有噶玛噶举派红帽系一世活佛扎巴僧格等。他还著有《佛百行传》、《甚深内义本释》等2函及抄本1卷以及《历算论典集要》等有关历算集论书籍。

影响


  纵观让迥多吉的一生,有几件事需要提出:第一,让迥多吉在密切中央与西藏地方的关系方面作出了新的贡献。让迥多吉致力于同中央政权的友好联系,在他一世中噶玛噶举派在政教文化各方面均有新的发展,其势力同萨迦派协力并驾齐驱,而他本人的影响力超过了萨迦帝师贡噶坚参。据载,让迥多吉第二次上京时,由于汉地和康区的一些僧人言行不净,元朝的一些不喜欢佛教的大臣商议,要下令除西藏外其它所有不守戒行的僧尼全部还俗,并宣称要毁掉佛寺。当时在朝庭的元帝师贡噶坚参和其他国师都不能阻止事态的发展,只有经过让迥多吉的努力,形势才有所扭转。

  虽然让迥多吉最终因不喜爱佛法的大臣仍以各种借口不断迫害僧人,而感到灰心丧气,没有享尽天年就圆寂,但他在元朝皇室的活动还是有声有色,得到了各方而的肯定。《红史》说:“元帝妥灌帖睦尔从水鸡年至土猪年执政共计二十七年后,身体还很健康,而且国政安乐。之所以这样,是因为让迥多吉之恩德。”让迥多吉第一次进京后很快返藏的主要目的之一是为元帝取“持明莲花长寿水”。

  第二,让迥多吉在元大都和甘肃洮等地修建了寺庙,他还曾到过萨迦派势力范围的后藏地区,并修建寺庙。更重要的是他在工布地区创建了许多寺院,使该地区成为噶玛派的一个势力中心。当元帝问他:“其他上师都有施主和土地属民,你没有吗?”时他回答说:“我也在东方工布地区有十万多户人家。”从此可见,虽然噶玛噶举派仍不似帕珠、蔡巴、直贡等噶举派其它教派与地方势力相结合,但是其宗教势力却遍及全藏。正是因为如此,尽管它在西藏没有一个固定的大施主可以作为靠山,但是元朝却清楚其宗教影响,因此始终主动地与噶玛噶举派取得联系,并给噶玛噶举派高僧以各种封号和荣誉,来肯定其在边境安宁和民族团结等方面所作的贡献。

  第三,让迥多吉的一生业迹,在《贤者喜宴》中说:“从修行派传规的弟子数觉看,这位法主似乎一生只致力于传授密法导引;从学人贤者情况看。这位法主又好象一生只作了讲经说法、传授诸学问的事业;从他在各地修行处所的活动看,这位法主好似一生只是在专心静修;从其著作看,这位法主又好象一生只从事著书立说工作。”的确,让迥多吉被确认为噶玛·拔希的转世灵童后,从小受到严格的训练,得到了很好的教育,又因为是噶玛·拔希的转世,承袭了其先世的流风余绪,因此其各方面的影响较之先世有增无减。他有许多在各方面都有成就的弟子,象红帽系一世扎巴僧格、大阿(门内者)梨国公仁钦贝、元国师贡噶杰布、国师贡觉仁钦、司徒格迥钦布等都是让迥多吉的弟子。

  让迥多吉还著有《大圆满宁提文稿》、《威仪释》、《喜金刚第二品续释》、《历算集论》、《药名大海》、《法界颂释》、《甚深内义本释》、《佛百行传》等。值得一提的是,让迥多吉的父亲是一位宁玛派的持咒者(即(藏文))他自小从父亲学过宁玛派教法,后又专门拜师学习过宁玛派教法,并“精通《大圆满》诸义理。遂著《宁提文稿》。”另外,让迥多吉除了佛学方面有很深的造诣外,亦精通天文历算及医药学等专科知识,并有著作传世。据载,让迥多吉研究了宝石、植物和动物等的性能,并研制了八百三十多种药物,其著作《药名大海》中记述的药物比《四部医典》增加厂两倍,为后来的藏医研究发展留下了宝贵的财富。

  第四,虽然佛教一传入西藏就带有化身(藏文)概念,在《汉藏史集》、《西藏王统记》等史籍中都认为松赞干布是观世音菩萨的化身,赤松德赞是文殊菩萨的化身,赤热巴坚是金刚手菩萨的化身。到西藏佛教后弘期时,化身说的应用普及到高僧大德身上,但始终没有形成转世系统。让迥多吉被确认为噶玛·拔希的转世,开了藏传佛教活佛转世之先河,使噶玛噶举派成为采用活佛转世制最旱的教派。让迥多吉的被认定,不仅是活佛转世制的滥觞,因为它行之有效,各教派先后亦采用这种制度,而且对让迥多吉的确认和培养等作法,对后世影响很大,可以说,后世各教派只不过在此基础上增添或变通了一些手续。

上一词条:熏奴贝 下一词条:噶畦贝则

| 收藏
更多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