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09月02日 星期五


藏文《格萨尔》精选本编撰出版工作圆满完成

2013-11-22 11:05:40   来源:中国西藏网   点击:   作者:吴清兰

《格萨尔》是藏族人民集体创作的一部伟大的英雄史诗。它历史悠久、卷帙浩繁、代表着古代藏族民间文化的最高成就。2013年8月底,在几代学者和研究人员的共同努力下,藏文《格萨尔》精选本(40卷)编撰出版工作完成。

  《格萨尔》是藏族人民集体创作的一部伟大的英雄史诗。它历史悠久、卷帙浩繁、代表着古代藏族民间文化的最高成就。1983年,国家将收集整理《格萨尔》英雄史诗作为国家重点科研项目。2013年8月底,在几代学者和研究人员的共同努力下,藏文《格萨尔》精选本(40卷)编撰出版工作圆满完成,耗时整整30年!
 
  北京初冬的一个下午,当记者前往中国社会与科学研究院研究员降边嘉措的住处拜访时,他显得特别的高兴。身穿一件红色的毛衣,满头银发却精神矍铄。作为《格萨尔》精选本课题组负责人兼主编,他激动地说:“这是我国《格萨尔》事业具有里程碑意义的巨大成就,同时也是中华民族共同的文化财产和精神财富。”
 
  择优选粹 精心编撰
 
  该精选本共计40卷、51册(有的一卷分上、下册、或上、中、下册),306幅唐卡插图,近60万诗行;假若翻译成汉文,约2000万字。册数和字数都超过了原来的计划。
 
  《格萨尔》史诗是世界上最长的一部英雄史诗,有120多部,100多万诗行、3000多字,仅就篇幅来讲就比古代巴比伦史诗《吉尔伽美什》、古希腊的《伊里亚特》和《奥德赛》、古代印度的《罗摩衍那》和《摩诃婆罗多》的总和还要长。
 
  如今民间正式出版的《格萨尔》史诗将近300部。无论是过去流传下来的手抄本、木刻本,还是民间艺人的说唱本,同一部故事,有一些不同的说法。它们都有自己的特点,具有不同的地区特色和演讲风格。按照民间艺人自己的说法,英雄格萨尔大王的故事,就像“杂色马的毛一样多”。
 
  降边嘉措说,这些不同的版本,不能够系统地反映这部伟大史诗的全貌,读者也无法完整地了解它丰富的内容。同时,众多研究《格萨尔》的专家学者,如同盲人摸象,也只能从一个侧面进行探索,不能从整体去认识它,研究它。
 
  “它们就像是散落的珍珠,你说你的,我说我的,构不成一个非常完成的故事。我们的整理编撰工作就好比一条线,把这些珍珠串起来,” 降边嘉措说。
 
  本套精选本以当代最杰出的民间艺人扎巴和桑珠两位老人的说唱本为基本框架,同时参考其他优秀艺人的说唱本,尽可能吸收各种唱本、刻本和抄本的优点,进行整理精编。这样就保证了整套精选本思想内容的完整性,演唱风格的统一性和语言艺术的和谐性。
 
  但是,编撰这样一部伟大诗史的精选本,绝非易事。降边嘉措给记者举了一个生动的例子。仅以扎巴老人为例,他生前说唱《格萨尔》25部,总计近60万诗行,600多万字。
 
  这25部是一个什么样的概念呢?它相当于25部希腊的荷马史诗;15部印度史诗《罗摩衍那》;3部《摩诃婆罗多》。如果按字数计算,相当于5部《红楼梦》。
 
  这是一个惊人的数字!
 
  同时,本精选本每卷附有6幅精美的插图。这些插图采用的是藏族传统绘画艺术“唐卡”的绘制方法。降边嘉措说:“在编撰时,我们需要一定的革新和创造,现代意识和时代精神,以便更好地体现《格萨尔》丰富多彩的内容。”
 
  为了保证精选本的学术水平,课题组还聘请了原全国人大副委员长、中国西藏文化与保护发展协会会长阿沛·阿旺晋美,原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主席、著名民间文艺学家钟敬文,原中国佛教协会副会长、全国政协常委、著名藏学家贡唐仓·丹贝旺修活佛,原西藏大学教授、西藏社会科学院名誉院长东噶·洛桑赤烈为学术顾问。
 
  由此可见,这项收集整理工作的规模之大、时间之长,参加人数之多,影响面之宽和成绩之显著。它在藏族文化史上是空前的,甚至在我国民族文化和民间文学发展的历史上,也不多见。这一切,充分体现了我国政府对保护和弘扬藏族优秀文化传统的高度重视。
 
  从1983年开始,在“六·五”、“七·五”和“八·五”期间,连续三次将《格萨尔》的搜集整理和学术研究列为国家重点科研项目。“九·五”期间,则把编纂出版40卷的精选本作为重点科研项目,并以此为龙头,带动整个《格萨尔》工作。
 
  1988年和1990年,先后有几十位全国人大代表和全国政协委员提出提案,建议国家加大对《格萨尔》工作的支持力度,并拨出专款编纂出版《格萨尔》精选本,作为体现国家水平的正式版本。根据全国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的提案,并从《格萨尔》工作的实际进程和学科发展的客观需要出发,经有关部门批准,于1995年正式立项,并得到国家财政的专款资助。
 
  在这三十年里,编撰工作曾因多种外来干扰被迫停止。但是,作为本次项目的主编,降边嘉措带领编撰小组排除各种干扰,克服各种困难,终于善始善终地完成了40卷藏文《格萨尔》精选本的编撰和出版工作。
 
  我国民间文学界的前辈、一代文宗钟敬文先生在前4卷出版时亲笔撰文,给予高度评价,称赞这是“一件文化界值得瞩目的盛事”。阿沛·阿旺晋美在前4卷出版座谈会上说:“我小时候就很喜欢听《格萨尔》故事,还和小朋友们一起做游戏,每个小朋友扮演其中的一个角色,互相打仗。这说明《格萨尔》这部史诗在群众中流传很广,影响很大,深受群众喜爱”,“感谢课题组为保存和弘扬藏族优秀文化传统做了一件很有意义的事情。”
 
  对于终生从事《格萨尔》文学研究的降边嘉措而言,40卷藏文《格萨尔》精选本的编撰出版并不是一个终点,为了能让更多的读者了解到格萨尔王的故事,他希望在未来的时间里,能将本精选本翻译成汉语和英语,这将又是另一个大工程。
 
  北京11月的一个下午,当降边嘉措给记者翻开精选本时,他激动地说:“整整三十年,终于完成了!”他的语气略有几分轻松,又有几分沉重。
 
  这三十年,降边嘉措从一头黑发熬成了满头银发。在这三十年里,很多当时参与编撰工作的专家学者辞世,两位对精选本具有显著贡献的民间艺人扎巴和桑珠两位老人也分别于1986年和2011年离世。
 
  “很遗憾,他们都未能看到精选本的最后出版。现在,我们终于可以告慰他们的在天之灵。”
 

上一篇:全面深化改革 提升政法工作整体水平
下一篇:中外游客进藏感受冬日拉萨

|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