耄耋老人话今昔巨变 - 西藏要闻 - 西藏在线
2018年12月17日 星期一


耄耋老人话今昔巨变

2013-04-08 08:33:52   来源:西藏日报   作者:何秋平

今年已经86岁的次旺拉姆老阿妈亲口讲述她在西藏解放前后的生活变迁。她的亲口讲述,成为旧西藏农奴这一特殊群体见证西藏社会历史变迁的珍贵记录。

  前记:本文刊发之前,记者接到贡嘎县吉雄镇扎庆社区驻村工作队队长何祥龙的电话,他告诉记者,由于年事已高,次旺拉姆老阿妈已离世。她的亲口讲述,是旧西藏农奴这一特殊群体见证西藏社会历史变迁的珍贵记录。离人虽已远去,往事却不如烟,让我们牢记党的恩情,在党的坚强领导下,和衷共济,风雨同舟,为建设富裕和谐幸福法治文明美丽新西藏作出更大的贡献。

  冬日的雅鲁藏布河谷,安谧而宁静。午后的阳光照在蓝色的河面上,泛出粼粼波光。成群的黄鸭和棕头鸥在沙洲上梳理着羽毛,间或拍拍翅膀,到水里嬉戏一番。伴着美丽景色带来的舒畅心情,我们来到了贡嘎县吉雄镇扎庆社区,见到了曾经的农奴次旺拉姆老阿妈。

  次旺拉姆老阿妈住在扎庆社区1组,今年已经86岁。当我们踏进她的小院子,她正坐在院墙边晒着太阳。我们说明来意后,尽管腿脚不利索,她还是热情地招呼我们坐下,执意要给我们倒上浓浓的酥油茶。

  晒着暖暖的阳光,我们听她讲起了自己的故事。“我的父母都是农奴,任由农奴主和管家像牛羊一样使唤,叫干什么就得干什么。一天到晚都有干不完的活儿,可总是吃不饱、穿不暖。

  因为太饿,我们经常出去要饭,一旦被农奴主发现,就会招来一顿棍棒和皮鞭。农奴主和他们的管家经常对我们拳打脚踢,如果犯了错,还可能被割掉耳朵、挖掉双眼。我的叔叔和哥哥就是被农奴主的管家给活活打死的。”说到这里,次旺拉姆老阿妈眼里泛起泪光。

  “我做梦都没有想到会住上现在这样的房子。”老阿妈继续说道,在旧社会,她们只能住在破烂不堪、阴暗潮湿的窝棚或者牛马圈里。所谓的“家”,除了几个破碗和一个旧木板当床以外,就只有一床破旧的藏被盖在身上。“那时候,尝尝盐巴的味道,都是一个奢望啊!”

  老阿妈的思绪似乎沉浸在过去悲惨生活的痛苦中,忆起往事,老阿妈的泪水夺眶而出。记者实在不忍心让老阿妈伤心,只好转移话题。当我们问起后来的生活时,老阿妈用手背一抹眼泪,笑了。她说:“我还清楚地记得,那是1951年,金珠玛米啦(解放军)来了。到了1959年,民主改革开始了,每家每户都分到了房子、田地、牲口和农具,再也没有被农奴主和管家欺负了。”

  她说,每当看到今天的生活景象时,她心里就充满了激动和感激。如今,公路修到了家门口,家里电视、电话、冰箱和洗衣机等家用电器一应俱全。打酥油茶不用木桶改用机器了,打出来的茶又醇又香,省事多了。县城的商店和超市,吃的、喝的、用的,想买什么都有。社区选干部、选代表、评先进,我们都能参加投票,参加选举,我们这些昔日“会说话的工具”如今真正成了自己和国家的主人。

 

上一篇:一季度山南旅游收入近四千万
下一篇:吴英杰:让救援搜寻工作更环保更节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