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的西藏政策

达赖喇嘛和中国的反应

2013-11-22 09:50:51   来源:中国民族报   点击:   作者:励轩

1908年6月,时任美国驻华大使的柔克义经过5天的跋涉,从北京来到山西五台山面见正在此地的第十三世达赖喇嘛,这次会晤开启了美国介入中国西藏事务的序幕。

  1908年6月,时任美国驻华大使的柔克义经过5天的跋涉,从北京来到山西五台山面见正在此地的第十三世达赖喇嘛,这次会晤开启了美国介入中国西藏事务的序幕。有趣的是,在这次历史性会面后,奉行外交孤立政策的美国并没有继续保持同西藏的联系。这一局面维持到1941年美国参加太平洋战争,被迫卷入世界舞台才告终。那么美国是如何介入西藏事务的?美国凯斯西储大学人类学系教授、藏学家梅尔文·戈尔斯坦在其论文《美国、西藏和冷战》 中,重新建构了这一段历史,同时也探讨了第十四世达赖喇嘛及其支持者如何利用美国的西藏政策来制衡中国以及中国的应对。

  戈尔斯坦在文中提出,美国的西藏政策分为两个层面:在战略层面,美国始终支持西藏是中国的一部分;然而在战术层面,美国却抱着机会主义的摇摆态度。为了证明他的观点,戈尔斯坦检视了1941年以来的美国西藏政策。

  1942年,美国派遣两名战略服务办公室(中央情报局前身)特工前往西藏评估修建公路和机场的可能性。这是美国官方自柔克义以来第一次与西藏发生直接接触。本来,美国政府打算请蒋介石安排这次旅行,但蒋无法做到,因为西藏此时并不处于国民政府实际控制下。于是美国请英国帮忙,协助这两名特工经印度进入西藏到达拉萨。这两个美国人为年幼的第十四世达赖喇嘛带来了罗斯福总统的亲笔问候信和一些礼物。这次访问后,美国送了几台无线电设备给西藏,但同样没有通过国民政府。

  尽管美国官员直接跟第十四世达赖喇嘛和西藏地方政府打上了交道,但罗斯福当局并不把这当做西藏独立于中国的默认。时任战略服务办公室的主管威廉姆·多诺万解释说,总统的信仅把第十四世达赖喇嘛看做西藏的宗教领袖而非西藏的世俗领袖,这样就避免了对中国政府的冒犯,因中国政府视西藏为固有领土。

  到了1948年,西藏地方政府派遣一个官方贸易代表团到美国。美国国务院通知美驻印大使馆,鉴于美国并不承认西藏是一个国家,因此西藏贸易代表团将只能受到非正式接待。不过在战术层面,美国却乐意再次与西藏打交道,并努力让贸易代表团满意。由于中国的压力,贸易代表团没见到当时的美国总统杜鲁门,但美国政府安排他们同国务卿乔治·马歇尔会面。紧接着,到了1949年,中国局势发生了巨变,国民党政权岌岌可危。此时,美国驻印度大使向美国国务院起草了一份建议:在不冒犯蒋介石及其国民政府的情况下,美国应准备将西藏视为独立国家,以防它倒向共产党阵营。但美国国务院并没有因此改变自己的立场,当西藏地方政府在同年12月请求派遣特别代表团前往美国寻求援助时,美国国务院拒绝了。随后,中国人民解放军在1950年进入藏东,第十四世达赖喇嘛逃到中印边境,同时他向美国、西欧和联合国呼吁帮助,却没有得到回应。第十四世达赖喇嘛不得不派遣代表团到北京进行和谈,双方在1951年5月签订了和平解放西藏的“十七条协议”。

  此时,美国政府改变了策略。1951年9月,美国给第十四世达赖喇嘛发送了一系列信息,声称如果他离开西藏宣布协议无效并同意合作反共,美国将正式承认第十四世达赖喇嘛是自治西藏的元首,并将尽早支持他回到西藏做自治和非共产主义国家的元首。但美国还是不赞同第十四世达赖喇嘛为西藏独立寻求国际支持。于是,第十四世达赖喇嘛拒绝了美国人,西藏在接下来的5年里失去了跟美国的联系。

  1956年,四川藏族聚居区发生动乱,美国政府再次积极卷入西藏事务。中央情报局在1957年与动乱首领取得联系,开始为参与动乱的藏族武装人员提供训练和武器。接下来的3年,西藏局势持续恶化,最终于1959年3月爆发武装叛乱,第十四世达赖喇嘛流亡印度。此后,中央情报局继续为支持动乱的藏族武装人员提供秘密援助,并协助在尼泊尔北部建立军事基地用以渗透进西藏。同时,中央情报局还为第十四世达赖喇嘛提供资金和各种非军事援助。

  即便如此,美国也不打算在战略层面上改变对西藏事务的态度。1959年流亡后,第十四世达赖喇嘛要求美国政府承认西藏流亡政府,并影响其他国家承认它。他表示,他要致力于西藏的完全独立,并称自治是完全不够的。针对第十四世达赖喇嘛的要求,当时的美国政府决定,虽然美国可以帮助第十四世达赖喇嘛和西藏人民,但还是不鼓励西藏独立。当第十四世达赖喇嘛的哥哥嘉乐顿珠打算到联合国大会上争取国际社会对西藏独立的支持时,美国国务院高官建议他将独立议题改为人权议题。

  最终,尽管美国政府在战术层面持续支持和资助藏族叛乱武装以及第十四达赖喇嘛,但它却始终认为坚持西藏是中国一部分的立场最符合美国利益。这一政策持续到上世纪70年代初中美和解,美国政府将西藏事务边缘化,停止了对亲第十四世达赖喇嘛的藏人武装的支持以及一切诸如“自治国家”等术语的使用。

  进入上世纪70年代后期,中国开始实行改革开放政策,并改变了在西藏的“左”的政策。为此中央政府和第十四世达赖喇嘛在上世纪80年代进行了数次秘密会谈。同时,西藏进行了文化和宗教的西藏化,寺院重新得到开放,藏文得到提倡,大批藏族干部走上领导岗位。中国也努力通过发展经济,提高西藏人民的生活水平。然而中央和第十四世达赖喇嘛之间的接触并不算成功,第十四世达赖喇嘛提出的高度自治以及在所谓的大藏区推行有别于中国其他地方的西式民主,显然超过了中国所能承受的。

  会谈失败使第十四世达赖喇嘛转而寻求国际支持,美国依然是主要对象。与以往找美国政府不同,这次第十四世达赖喇嘛将工作对象换成了美国外交政策的后门——国会。在这里,他大获成功。随后,在国会部分议员及西方支持者的帮助下,流亡藏人在美国发动了一场声援第十四世达赖喇嘛所谓西藏事业的运动。他们不是根据地缘政治术语而是根据美国对自由和人权的承诺来重新包装所谓西藏问题,目标是编造中国在西藏的人权侵犯,并把第十四世达赖喇嘛呈现为西方价值观的拥簇。1987年,运动实现了重大突破。6月,美众议院通过决议谴责发生在西藏所谓的人权侵犯,授意总统对西藏表达同情,并敦促中国与第十四世达赖喇嘛开展建设性对话。9月,第十四世达赖喇嘛受邀到华盛顿国会人权委员会发表演讲。他在演讲中声称,西藏一直是完全独立的国家,直到1950年中国入侵,虽然藏人失去了自由,但是在国际法框架下西藏今天依旧是一个被非法占领的独立国家。10月,美国参议院通过1989财年外交关系授权法案,确认美国应对遭受苦难和死亡的藏人表达同情,美国应在处理与中国关系中把藏人待遇问题纳入重要考量,美国应敦促中国政府积极回应第十四世达赖喇嘛开展建设性对话的努力。1990年,美国国会授权美国之音设立藏语频道。1991年,老布什总统签署了国会一项包含非强制性条款的法律,条款里把西藏包括中国四川、云南、甘肃和青海的藏族聚居地区称做是被占领国家,宣布第十四世达赖喇嘛和西藏流亡政府是西藏真正的代表,尽管这并不意味着美国政府推翻了自己承认西藏是中国一部分的政策。

  在论文的最后一部分,戈尔斯坦介绍了上世纪80年代以来亲西藏国际“运动”的影响。这场“运动”固然使第十四世达赖喇嘛成为国际舞台的风云人物,却也促成了中国对西藏政策的再次调整。

  美国面对这一变化,虽然也批评中国的部分政策,但总体上,还是维持以前的策略。1994年,美国国务院提交国会的报告再次阐明美国立场:“美国在历史上已经承认中国对西藏的主权。自1966年以来,美国已明确承认西藏自治区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一部分……我们不会承认西藏是一个独立国家,美国不会与自封的‘西藏流亡政府’发生外交关系。但美国会继续敦促北京和第十四世达赖喇嘛尽早举行无条件会谈。美国也敦促中国在制定西藏政策时尊重其独特的宗教、语言和文化传统。”

  戈尔斯坦最后认为,第十四世达赖喇嘛在国际舞台上所取得的成功,其代价也比较大。尽管得到了西方世界的支持,但却并没有迫使中国让步。相反,这种成功使中国更加重了对他的不信任,使中国感到第十四世达赖喇嘛并不是真的想放弃分裂活动,也不是真的想和中央政府达成妥协。进一步的,也使很多人认为中国应加快西藏的发展和现代化以巩固中国的地位,而不用管第十四世达赖喇嘛或民族分裂主义分子想什么、做什么。

相关热词搜索:美国 西藏政策 达赖喇嘛

上一篇:在康巴重塑记忆
下一篇:在西藏开启新的人生

| 收藏
更多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