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树来了个北京博士

2013-06-14 09:02:23   来源:光明网   点击:   作者:徐剑

徐剑 以报告文学创作见长,著有《大国长剑》《水患中国》《东方哈达》等。先后获鲁迅文学奖、中宣部“五个一”工程奖等奖项。现供职于第二炮兵政治部文艺创作室。

  三载三江源,读一个“康巴博士后”

  玉树地震刚过去两个多月。

  魏文强伫立于结古镇半山坡上,俯瞰灾后的玉树。黄昏将至,夜幔渐次落下,他的心情怎么也灿烂不起来。

  万顶帐篷,千盏灯,星星点点,一片尘土飞扬。放眼看到猎猎雪风中的一面面党旗、国旗,魏文强突然有一种“我们来了”的冲动与激情,想早一点到杂多县,到唐古拉下,将自己的一腔热血和知识奉献给康巴群众。

  被确定为中组部首批援青团团员后,他一直在参加学习和培训,学的多是党的治藏区的大略、民族政策和玉树的社情风俗。今天上午刚飞到玉树,杂多县委常委、组织部长刘伟亲自驾车而来,接他和从北京市房山区来的金树森副区长。大灾过后,这里更需要各族兄弟敞开悲悯情怀,用知识和爱心,去温暖每一位历经劫难的康巴兄弟姐妹。

  当初确定魏文强为首批援青团成员时,许多人不解,有的专家甚至问,为什么是魏文强,而不派别人?

  要选就选最好的去!中国医学科学院肿瘤医院党委书记董碧莎在几位报名者中,最中意魏文强。他从小在陕西农村长大,熟悉底层,吃得了苦。西安医科大学毕业后,到肿瘤医院工作,在河南林州做食管癌的防治研究长达十年之久,踏遍太行山麓,与林州的父老乡亲打成一片。派魏文强去,在杂多这样的艰苦之地能够顶下来。

  可老专家也不无担心:他的学术研究,会不会因为这三年而与世界前沿拉开距离呢?毕竟,魏文强在美国癌症中心当过访问学者,又连续十多年追踪林州食管癌研究项目课题,已经在这一领域颇有建树。但转念一想:这次援青,对魏文强的学术成长未必是坏事。青藏高原上的疾病防治,特别是癌症的调查、统计和预防仍是一个巨大的空白,拿到这些数据,那就是世界上唯我独有,会给他将来的发展提供更大的平台。再说了,为了青藏高原上的康巴兄弟,我们医院要派就派最优秀的干部去挂职。

  名单就这样确定了,非魏文强莫属。

  那天傍晚,魏文强回到家里,对同是医学博士的夫人说:文丽,我的申请,被肿瘤医院党委批准了。

  什么申请,又要去美国做课题吗?

  这回不是去美国,而是上青藏高原。中组部组织的首批援青干部团,我是卫生部医疗口的两个团员之一。

  哦!去几年?夫人惊诧地问。

  三年。医院里好几位处级干部报名,只批了我一个。幸运啊!

  张文丽说不清是该高兴,还是怅然:你考虑过吗?儿子六岁了,明年秋天就要入学。

  我也担心这一点,只是一直想在40岁之前,给自己一次机会。魏文强略有些迟疑道。

  文强,你决定了的事情,我支持你。

  7月30日出发的日子越来越近了。那天,工会常务副主席吕春梅打来电话,声音清脆,夹着爽朗的笑声,询问他穿衣服的号码。

  魏文强一惊,做啥?

  董碧莎书记交代给你采购上青藏高原的冲锋衣和保暖服啊。还有,今晚工会提前给你过生日,魏处,你可要准时到啊!

  晚上,在《祝你生日快乐》的乐曲声中,魏文强度过了离京前最温馨的一个晚上。

  车子驶上一座高高的山冈,魏文强朝窗外俯瞰时,杂多县已经奔入眼底,背靠雪山巍巍,中间是一片藏居,一条杂曲河绕城流过。等进了县委大院,放下行囊,站在人车马狗混迹的街道时,恍然觉得,仿佛穿越回上世纪70年代的中国。一座县城,犹如一个中国北方的大集镇,十分钟可从东走到西,尘土飞扬,不时见到流浪狗悠然走过。

  要在这里待三年,还不将人待疯了?这个念头一闪而过,但又旋即平静下来。从那天开始,魏文强就决定在这片苍茫雪野之中蛰伏下来,像在中国协和医科大学读硕士和博士一样,气沉丹田地在康巴大地上读书三载,做一个通晓治藏方略和政策的康巴“博士后”。

相关热词搜索:玉树 北京 博士

上一篇:游牧与农耕文化类型学差异略论
下一篇:阳光下拐杖也能发芽

| 收藏
更多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