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萨尔王传》 热度:
所属分类:科教文卫体 > 文学

《格萨尔王传》 藏族人民集体创作的一部著名长篇英雄史诗。大约产生于公元前后至公元五六世纪古代藏族氏族社会开始瓦解、奴隶制国家政权逐渐形成的历史时期。

\

  7~9世纪吐蕃王朝建立后,得到进一步发展。10~12世纪初,藏族社会由奴隶制向封建农奴制过渡的历史时期,得到广泛流传,并日臻成熟和完善。11世纪前后,佛教在藏族地区的复兴,藏族僧侣开始介入《格萨尔王传》的编纂、收藏和传播。全书120余部,100多万诗行,2000多万字。

  《格萨尔王传》结构宏伟、卷帙浩繁、内容丰富、气势磅礴、流传广泛,是中华民族优秀的文化遗产,也是中华民族对人类文明的重要贡献。《格萨尔王传》代表着古代藏族文化的最高成就,是研究古代藏族社会历史的一部百科全书,国际学术界称其为“东方的荷马史诗”。

  内容 史诗运用诗歌和散文、吟唱和道白相结合的方式将现实生活中的故事、神话、诗歌、寓言、谚语、格言等融为一体,成为藏族民间文化的大集成。《格萨尔王传》按照时间顺序可分为三个部分:第一,降生,格萨尔降生部分;第二,征战,格萨尔降伏妖魔的过程;第三,结束,格萨尔返回天界。在三部分中,以第二部分征战内容最为丰富,篇幅最为宏大,除著名的四大降魔史——《降服妖魔》、《霍岭大战》、《保卫盐海》、《门岭大战》外,还有18大宗、18中宗和18小宗,每个重要故事和每场战争均构成一部相对独立的史诗。

  今仍流传于世,比较重要的大约有30余部,即《天岭卜筮》、《英雄诞生》、《十三轶事》、《赛马称王》、《世界公桑》、《降服妖魔》、《霍岭大战》、《姜岭大战》、《丹马青稞国》、《门岭大战》、《大食财国》、《蒙古马国》、《阿乍玛瑙国》、《珊瑚聚国》、《卡切玉国》、《香雄珍珠国》、《朱孤兵器国》、《阿里金窟》、《雪山水晶国》、《白利山羊国》、《阿塞铠甲国》、《松岭大战》、《米努绸缎国》、《中华与岭国》、《提乌让玉国》、《保卫盐海》、《开启药城》、《地狱与岭国》、《西宁马国》、《射大鹏鸟》、《地狱救母》、《地狱救妻》和《安定三界》等。

  特点 《格萨尔王传》是在藏族古代神话、传说、诗歌、谚语等民间文学的基础上产生和发展起来的。在民间流传近1000年的时间内,不断受到不同时代、不同观点的人们的修改和增补。因此,《格萨尔王传》在长期流传过程中,依靠集体创作的力量不断发展与丰富,是几个世纪广大地区、广大人民集体力量的产物。因此,《格萨尔王传》在长期的传承过程中,经过广大民众,尤其是才华出众的民间说唱艺人的再创造,史诗的内涵和外延不断扩展,故事情节和人物性格不断丰富和生动,出现了很多异文本。各个民间艺人说唱的《格萨尔王传》主要内容和基本情节虽然大体相同,但在具体内容、具体情节和细节上又各有特点,自成体系。

  除此之外,《格萨尔王传》具有三个明显的特点:①产生时间早。《格萨尔王传》大约产生于西藏氏族社会解体到奴隶制国家形成时期。②流传广。在藏族各地区,《格萨尔王传》主要以民间说唱的形式流传,有很多专门说唱《格萨尔王传》的民间艺人,如扎巴、桑珠、才让旺堆、玉梅、昂仁和古如坚赞等。另外,《格萨尔王传》还广泛流传于国外。1839年出版了德文版的《格萨尔王传》,1905年出版了藏、英对照本《格萨尔王本事》,1956年巴黎出版了《林土司本西藏格萨尔王传》。③世界上最长的一部史诗。《格萨尔王传》结构宏伟,篇幅浩大,有120多卷、100多万诗行、2000多万字,远远超过世界几大著名史诗的总和。

  荷马史诗《伊利亚特》共24卷、25693行,《奥德修记》共24卷、12110行。印度史诗《罗摩衍那》分为7篇,旧本约有2.4万颂,按照印度计算法,一颂为两行,共有4.8万行;最新的精校本已压缩到18550颂、3.7万多行。《摩河婆罗多》是一部内容十分丰富的史诗,全书分成18篇,一般说有10万颂、20多万诗行,在《格萨尔王传》被外界发现和认识之前,曾被视为世界上最长的史诗。

  艺术特色 《格萨尔王传》博大精深,是一部上千万字的艺术巨著,具有高度的艺术成就。史诗虽然大部分描写的是战争,但又具有抒情,全诗洋溢着浓厚的感情色彩,逼真地、朴实地对古代藏族部落联盟的全部社会生活,包括人民的思想、愿望、道德、风尚等等,都作了广泛的诗意描绘。

  《格萨尔王传》采用大量的浪漫主义手法和现实主义手法描写,用夸张的笔触赋予人物超自然的力量和各种神通变化,从而使史诗情节的戏剧性得以增强。在语言修辞上,《格萨尔王传》引用大量藏族谚语。史诗还充分采用说唱形式,唱词大量吸收鲁体民歌和自由体民歌的格律,使用许多民间谚语和民间诵词,因而生动活泼,富有生活气息。《格萨尔王传》采用散文与诗歌相结合的文体,其中诗歌部分在藏族文学诗歌发展史上,起着沟通古今的作用。

  《格萨尔王传》源于社会生活,有着丰厚的藏族古代文学,特别是古代民间文学的坚实基础。在史诗《格萨尔王传》产生之前,藏族的民间文学,诸如神话、传说、故事、诗歌等已经齐全,且内容丰富,数量繁多。因此,《格萨尔王传》无论是在作品主体、创作、作品素材、表现手法等方面,还是在思想内容、意识形态、宗教信仰、风俗习惯等方面,都从以前的民间文学作品中汲取了充分的营养,继承了优秀的文学传统。

  发掘、整理和研究 《格萨尔王传》的发掘整理,在中国文化史上具有重要意义,为中国多民族的文学史填补了一项重要的空白。

  早在吐蕃王朝时代,《格萨尔王传》就传播到喜马拉雅山周边的国家和地区。大约在13世纪之后,随着佛教传入蒙古族地区,大量藏文经典和文学作品被翻译成蒙古文,《格萨尔王传》逐渐流传到蒙古族地区,成为自成体系的蒙古《格斯尔王传》。14世纪下半叶,开始在更大范围得到传播,流传到土族、纳西族、裕固族等与藏区接壤的兄弟民族中。国外介绍和研究格萨尔已经有200多年的历史。

  清康熙五十五年(1716),北京刻印了蒙古文本《格萨尔》后,外国学者有机会接触到这一史诗。乾隆三十一年(1766)俄国旅行家帕拉斯首先在《蒙古历史文献的收集》(圣彼德堡版)一书中介绍了《格萨尔王传》,论述史诗的演唱形式和与史诗有关的经文,并对格萨尔作了评述。道光十六年(1836)俄国学者雅科夫·施密德曾用活字版刊印了《格萨尔王传》蒙古文本,后又译成德文,并于1939年在圣彼德堡出版,这是最早的关于《格萨尔王传》的外文出版物。

  此后,国外学者开始关注《格萨尔王传》,并陆续有介绍研究的文字问世。藏文资料的发掘为国外的研究者拓宽了视野,并由此产生了东、西方两个学派。东方学派,包括前苏联、蒙古及东欧各国,主要代表为蒙古人民共和国的策·达木丁苏伦,主要作品为《论格萨尔的历史源流》;西方对格萨尔的研究始于20世纪30年代,60年代进入全盛时期,主要代表人物是两位法国学者,即亚历山大·达维·尼尔女士和石泰安教授。尼尔女士曾两次到中国搜集手抄本和木刻本,回国后,将其搜集的资料整理成格萨尔故事《岭·格萨尔超人的一生》,1931年在巴黎出版法文本,1933年被译成英文在伦敦出版。石泰安为当代著名的藏学家,主要文献包括《格萨尔平生的藏族画卷》(1958)、《藏族史诗格萨尔王传与说唱艺人的研究》(1959)。

  1981年西藏自治区成立了“格萨尔”办公室。自1983年起,史诗的搜集、整理和研究连续三次被列为国家重点科研项目。1984年国家民委、文化部、中国社会科学院、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和西藏、青海、四川、甘肃、云南、内蒙古、新疆等省、自治区的文化部门共同建立史诗的搜集、整理和研究机构,发表了许多具有一定学术水准的论著和调查报告,建立了“格萨尔学”学科体系,为研究《格萨尔王传》奠定了坚实的基础,并成为中国藏学和蒙古学,乃至民间文学界最为活跃的学科之一。1989年11月在四川成都召开第一届格萨尔国际学术讨论会。1995年6月在奥地利举行的第七届国际藏学会议上,《格萨尔王传》首次作为专题项目在会上讨论。至20世纪末,《格萨尔王传》共搜集到藏文手抄本、木刻本近300部,除去异文本,约120部。西藏共搜集《格萨尔王传》藏文手抄本、木刻本近300部,除去异文本约有100部,已正式出版的藏文本70余部,总印数300多万册,并出版了20多部汉译本。2000年12月,编辑出版《格萨尔》精选本前四卷共5册。

  2001年10月,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将“史诗《格萨尔王传》千年纪念活动”列入了2002~2003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参与项目,这是中国惟一入选项目。同时,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通过讨论,决定2002年为“国际《格萨尔》年”。

内容梗概

\

  在很久很久以前,天灾人祸遍及藏区,妖魔鬼怪横行,黎民百姓遭受荼毒。大慈大悲的观世音菩萨为了普渡众生出苦海,向阿弥陀佛请求派天神之子下凡降魔。神子推巴噶瓦发愿到藏区,做黑头发藏人的君王——即格萨尔王。为了让格萨尔能够完成降妖伏魔、抑强扶弱、造福百姓的神圣使命,史诗的作者们赋予他特殊的品格和非凡的才能,把他塑造成神、龙、念(藏族原始宗教里的一种厉神)三者合一的半人半神的英雄。格萨尔降临人间后,多次遭到陷害,但由于他本身的力量和诸天神的保护,不仅未遭毒手,反而将害人的妖魔和鬼怪杀死。格萨尔从诞生之日起,就开始为民除害,造福百姓。5岁时,格萨尔与母亲移居黄河之畔。8岁时,岭部落也迁移至此。12岁上,格萨尔在部落的赛马大会上取得胜利,并获得王位,同时娶森姜珠牡为妃。从此,格萨尔开始施展天威,东讨西伐,南征北战,降伏了入侵岭国的北方妖魔,战胜了霍尔国的白帐王、姜国的萨丹王、门域的辛赤王、大食的诺尔王、卡切松耳石的赤丹王、祝古的托桂王等,先后降伏了几十个“宗”(藏族古代的部落和小帮国家)在降伏了人间妖魔之后,格萨尔功德圆满,与母亲郭姆、王妃森姜珠牡等一同返回天界,规模宏伟的史诗《格萨尔王传》到此结束。

  主要分成三个部分:

  第一,降生,即格萨尔降生部分;

  第二,征战,即格萨尔降伏妖魔的过程;

  第三,结束,即格萨尔返回天界。

  三部分中,以第二部分“征战”内容最为丰富,篇幅也最为宏大。除著名的四大降魔史——《北方降魔》、《霍岭大战》、《保卫盐海》、《门岭大战》外,还有18大宗、18中宗和18小宗,每个重要故事和每场战争均构成一部相对独立的史诗。

其人


  格萨尔王,相传是莲花生大师的化身,一生戍马,扬善抑恶,宏扬佛法,传播文化,成为藏族人民引以为自豪的旷世英雄。

  史诗英雄格萨尔王生于公元1038年,殁于公元1119年,享年81岁。格萨尔自幼家贫,于现阿须、打滚乡放牧,由于叔父间离,母子泊外,相依为命。16岁赛马选王并登位,遂进住岭国都城森周达泽宗并娶珠姆为妻。格萨尔一生降妖伏魔,除暴安良,南征北战,统一了大小150多个部落,岭国领土始归一统。格萨尔去世后,岭葱家族将都城森周达泽宗改为家庙;其显威迭事和赫赫功绩昭示后人不断。岭葱土司翁青曲加于公元1790年在今阿须的熊坝协苏雅给康多修建了“格萨尔王庙”。十一届三中全会后,在原址处重建为“格萨尔王纪念堂”。格萨尔纪念堂64根梁柱、16根通天柱构成主体构架,四周以墙相围,堂正中塑格萨尔王骏马驰骋的巨像,背塑十三畏马战神,正墙左右方塑岭国十二大佛,其左右两边分立将士如云及烈女翩翩。整个纪念堂庄重典雅,雄奇壮观,实乃凭吊览古的盛殿。

  格萨尔王是古代藏族人民的英雄,他降魔驱害造福藏族人民的光辉业绩,早在十至十一世纪,就在我国有雪域之称的西藏草原、风光绮丽的青海湖边、巍峨的日月山下、丝绸古道的陇原大地、天府之国的四川盆地、美丽的孔雀之乡云南等省区民间广泛流传,至今人民依然怀念歌颂着这位民族英雄。

  在很早以前,岭国出了一个穷孩子,起名叫觉如,这个孩子在奇异境界里诞生和长大成人。在岭国英雄云集,赛马争夺王位时,力战群雄,得胜称王,尊号为格萨尔。藏语称甲吾格萨尔纳特或格萨尔阿种。格萨尔王一生,充满着与邪恶势力斗争的惊涛骇浪,为了铲除人间的祸患和弱肉强食的不合理现象,他受命降临凡界,镇伏了食人的妖魔,驱逐了掳掠百姓的侵略者,并和他的叔父晁同——叛国投敌的奸贼展开毫不妥协的斗争,赢得了部落的自由和平与幸福。

内容来源


  《格萨尔王传》源于社会生活,又有着极为丰厚的藏族古代文学,特别是古代民间文学的坚实基础,在史诗《格萨尔王传》产生之前,藏族的文学品类,特别是民间文学品类,诸如神话、传说、故事、诗歌等已经齐全,且内容丰富,数量繁多。因此,《格萨尔王传》无论是在作品主体、创作方面,作品素材,表现手法等方面;还是在思想内容、意识形态、宗教信仰、风俗习惯等方面,都从以前的民间文学作品中汲取了充分的营养,继承了优秀的传统,各类民间文学作品及其素材均在史诗中有所表现。在语言修辞上,《格萨尔》引用了数不胜数的藏族谚语,全书所容纳谚语的数量之多,令人惊叹。有的原文引用,有的还经过加工。

  《格萨尔王传》中,还保留着各种各样,为数众多的赞词,如:“酒赞”、“山赞”、茶赞”、“马赞”、“刀剑赞”、“衣赞”、“盔甲赞”等等。

  除此之外,《格萨尔王传》还是民间文学素材的花篮,它的许多内容取自民歌、神话及故事,反过来,也成为后世文学,艺术创作采集素材、借取题材的丰盛园地。如后来发展变化的民间歌舞许多曲调均取自《格萨尔王传》,有些歌调就是直接歌颂格萨尔夫妇的。再如题材丰富的神话传说和民间故事,也取材于《格萨尔王传》,著名的《七兄弟的故事》就是将七兄弟为人们盖楼房的故事与格萨尔王的故事交织在一处,浑然一体,相映成趣。再如为数众多、独具特色的绘画与雕塑也以《格萨尔王传》的故事情节为依据,绘成壁画,或将格萨尔当做护法神,雕塑其身加以供奉。《格萨尔王传》采用散文与诗歌相结合的文体,其中的诗歌部分,在藏族文学发展史中的诗歌史上,起着承前启后,沟通古今的作用,它表现在意识形态、修辞手法,特别突出地表现在诗歌格律上面。

  此类的诗歌在《格萨尔王传》中随处可见,比比皆是,它不仅继承了吐蕃时代诗歌的多段回环的格局,而且突破了吐蕃时期的六字音偈句,成为八字音偈句。这种多段回环体的诗歌格律,在十一世纪前后基本形成并固定下来,直到现在也没有大的变化。在藏族民歌、叙事诗、长歌、抒情故事中的诗歌、藏戏中的诗歌以及文人学者的诗作中被广泛采用,成为藏族诗歌中最流行、最为重要的格律。

作品特色


  最长的一部史诗

  从目前搜集整理的情况看,《格萨尔王传》共有120多部,100多万诗行,2000多万字,是世界上最长的一部英雄史诗。就数量来讲,比世界上最著名的五大史诗,即:古代巴比伦史诗《吉尔伽美什》,希腊史诗《伊利亚特》、《奥德修记》,印度史诗《罗摩衍那》、《摩诃婆罗多》的总和还要多。迄今发现的藏文版本,已达50多部。《格萨尔王传》在口头说唱中,艺人随时有所增减,内容原不十分固定。有人记录整理成书,并辗转传抄,甚至被刻成木版印刷,这就使许多名篇逐渐形成固定或半固定的书面文学。但这些刊本出自多人之手,形成不同的异文,再由艺人在传唱时不时加工,内容愈加丰富,情节也更加生动。

  代表作品

  现在流传于世经常演唱﹑比较重要的大约有30部左右,即《天岭卜筮》、《英雄诞生》、《十三轶事》、《赛马称王》、《世界公桑》、《降服妖魔》、《霍岭大战》、《姜岭大战》、《丹马青稞国》、《门岭大战》、《大食财国》、《蒙古马国》、《阿乍玛瑙国》、《珊瑚聚国》、《卡切玉国》、《香雄珍珠国》、《朱孤兵器国》、《雪山水晶国》、《白利山羊国》、《阿塞铠甲国》、《米努绸缎国》、《中华与岭国》、《松岭大战》、《提鸟让玉国》、《打开阿里金窟》﹑《开启药城》、《地狱与岭国》、《西宁马国》、《射大鹏鸟》、《安置三界》等,分别叙述了天神降生人世、扫除一切暴虐势力、拯救黎民百姓;格萨尔在赛马会上夺魁,成为岭国国王;格萨尔率领大军降服霍尔、救回王妃珠牡;格萨尔降服姜国、保卫盐海;格萨尔打开阿里金窟,救济人民;格萨尔与周围各国交战,取得青稞、马匹、牛羊、珊瑚、玉石、兵器、绸缎、玛瑙、珍珠,壮大了岭国;格萨尔老年将王位传给侄子、自己重返天界的故事。史诗中的格萨尔有超人的智慧和本领,一生征战,打败了一切敌人,取得了一系列胜利。它以幻想式的夸张手法把格萨尔神化,表达了人民的某些愿望,也曲折地反映了历史上复杂的部落、民族关系。这是《格萨尔王传》分部本的大致轮廓。

  部分章本

  在分部本流传的同时,另有分章本也在流传,即把格萨尔一生的主要事迹写在一个本子里,其中分为若干章。这种分章本,可能早于分部本,是较早的歌唱记录。现有青海贵德分章本,共分五章:天神章、降生章、结婚章、降服妖魔章和降服霍尔章。它显然是很不完整的,只能算是一个雏形。在拉达克地区,也有一个分七章的分章本在流传。

  产生年代

  《格萨尔王传》的产生年代,研究者尚无定论,一说产生于11世纪,一说产生于13世纪,也有人认为产生于15世纪。可以断言,规模如此宏伟的史诗,决非一个世纪所能完成,也不是几个人的创作。从藏文本的某些部存在汉族古典小说影响的痕迹看,创作时间应不会太早。几个世纪以来,在演唱中,不断有所发展,卷帙也在不断增加。《格萨尔王传》产生的社会历史背景,是藏族社会在一个相当长的历史阶段,处于分裂割据、动荡不安的局面。

  一方面,统治者之间为了争权夺利,彼此征战不息;另一方面,统治者对广大人民群众进行著残酷的压迫和剥削,迫使人民遭受极大的灾难,因而人民盼望有一个爱护百姓,英勇聪明,能够外御强敌、内修政务的贤明国王出世。在这样的条件下,《格萨尔王传》也就应运而生了。

  主题思想

  《格萨尔王传》的主题思想:一是为民除害,保护百姓;二是反对侵略,保卫家乡;三是扩大财富,改善生活。

  史诗中格萨尔经过一系列惊心动魄的斗争并取得胜利体现了这一主题,并使得格萨尔成为人民心目中最高大、最理想的英雄典型。为了使格萨尔这个英雄人物更丰满、更典型,每一卷都调动了各种艺术手段,安排了生动的情节,进行了精心的塑造。

  人物形象

  史诗在第一部《天岭卜筮》中,明确授予格萨尔“降伏妖魔、抑强扶弱、救护生灵、使善良百姓能过上太平生活”的使命。格萨尔也宣称“世上妖魔害人民,抑强扶弱我才来”;“我要铲除不善之国王,我要镇压残暴和强梁”。在格萨尔一生的活动中,也的确实践了自己的诺言。例如,在《降服妖魔》中,格萨尔力排臣属的劝阻,不顾爱妻的挽留,毅然奔赴北方去消灭那个以“一百个大人作早点,一百个男孩作午餐,一百个少女作晚饭”的魔王。另外,还可看到,格萨尔每当打败入侵的敌人之後,所惩办的也只是挑起战祸的个别罪魁,对敌国的一般臣民并不杀戮和骚扰,而且还要救济贫苦人民,任用忠臣良将。

  格萨尔去北方降魔时,曾嘱咐岭国臣民:“不要挥兵去犯人,但若敌人来侵犯,奋勇抗击莫后退。”这些话,始终是格萨尔和岭国英雄的行动准则。如霍尔入侵岭国时,受格萨尔委托代理国政的贾擦协尕尔召集臣民宣告:“国家有难﹐大家要团结起来,同心同德,努力杀敌,为民除害,为国立功。”他本人身先士卒,勇敢杀敌,最后战死沙场。又如《保卫盐海》之部﹐当姜国出兵夺取岭国盐海的消息传来时,格萨尔说道:“姜地兵马犯边疆,寸土不让不投降,花岭大战紫姜国,维护公益图自强,保卫岭国救百姓,保护饭食万民享。”这次战争,尽管敌人十分强大,但是格萨尔率领众英雄和人民,经过八年苦战,终于取得最后胜利。

  不健康的思想

  《格萨尔王传》在长期流传中,也掺杂了某些不健康的思想,也有它历史的局限性,如在某些篇章中,也有岭国率先去侵略别国从而引起战争的事例,不少地方还宣扬了宿命论等唯心主义观点,这是宗教思想在文学上的反映。

  史诗的艺术特色

  《格萨尔王传》之所以家喻户晓,经久不衰,除了具有积极的思想内容,代表了人民的愿望之外,还由于它具有高度的艺术成就。

  史诗以其雄浑磅礴的气势,通过对几十个邦国部落之间战争的有声有色的叙述,表现手法起伏曲折,跌宕有致,反映了6至9世纪以及11世纪前后藏族地区的一些重大历史事件,表达了藏族人民厌恶分裂动荡、渴望和平统一的美好理想,这是史诗现实主义的积极方面。同时,史诗又以绮丽的幻想赋予格萨尔以超凡的本领,把他塑造成天神的化身,能够役使鬼神、支配自然的英雄人物,没有不能战胜的敌人,没有办不到的难事。其他如魔国的设想、地狱的描绘、鸟兽的特殊贡献,也都充满神奇色彩,象马能忠谏、乌鸦能侦察等等、给史诗增加了浓郁的浪漫主义色彩。

  史诗刻画人物极其生动形象,具有叩人心扉的艺术魅力。除了把格萨尔塑造得英武神奇、天下无双之外,还塑造了一个美丽、坚贞、能干、智慧的藏族妇女形像——珠牡。珠牡虽然生在富有之家,但富有正义感,不肯嫁给大食财国的王子,宁肯爱恋备受迫害、穷苦潦倒的格萨尔,即使受到父母的斥骂,也毫不动摇,集中显示了藏族女性的美好的心灵。当格萨尔前往魔国征战、霍尔寻隙进犯的紧急时刻,她能团结岭国英雄和人民奋起抵抗,在被围困的三年中,她巧施妙计,稳住敌人,等待格萨尔回师,在被俘之后、她忍辱负重,毫不丧失信心,这一切,都较深刻地表现了藏族妇女的聪明勇敢和顽强坚贞的性格。

  史诗对总管王叉根老英雄的描绘,也十分感人。他深谋远虑、洞察真伪、胸怀广阔、顾全大局、忠心为国的崇高形像,通过一件一件的具体情节,令读者由衷敬佩。其他英雄还有冲锋陷阵、所向披靡、赤胆忠心、公正无私的贾擦;智勇双全、百战百胜、使敌人闻风丧胆的丹玛;敢于冲杀、视死如归的昂琼等,在史诗中都描绘得栩栩如生,给读者留下了难忘的印象。

  史诗对反面人物,也刻画得入木三分,使其凶相毕露,令人觉得可恨可恶。如超同对内傲慢狂妄、对敌卑躬屈膝的叛徒嘴脸;霍尔黄帐王的贪婪、残暴、愚蠢、胆怯的丑恶本性,都写得淋漓尽致,鞭挞了他们肮脏的灵魂。

  史诗充分采用群众喜闻乐见的说唱形式,深深植根于藏族人民心中。唱词大量吸收鲁体民歌和自由体民歌的格律,使用了许多民间谚语和民间诵词,因而生动活泼,富有生活气息。

  藏族说唱

  流传于西藏、青海、四川、甘肃等藏民族聚居地的曲艺品种“《格萨尔王传》说唱”,以主要“说唱”表演藏族民族英雄格萨尔的英雄故事而得名。

  《格萨尔王传》本为藏民族篇幅宏大的民族英雄史诗,在这部英雄史诗的长期创作和流传过程中,其口耳相传的传承方式,由实用而逐渐艺术化,形成了一种内容专一的口头性曲艺“说唱”的表演形式。换言之,“说唱”《格萨尔王传》的英雄史诗,不仅成为传统意义上的历史文化传承,更是艺术意义上的审美活动。艺术化了的传承方式,不仅使英雄史诗得以更加深入人心,而且在历史传承中生发出一枝曲艺表演的独特的艺术之花。

  这种情形不独藏民族的曲艺“说唱”有,蒙古族的史诗《江格尔》“说唱”和柯尔克孜族的史诗《玛纳斯》“说唱”,同是这种情形。从而构成了史诗“说唱”类曲艺的一个形成规律。 《格萨尔王传》说唱,作为一个曲艺品种,即作为一种艺术表演形式,其表演方式为:采用“一曲多变”式的专用曲调演唱,唱中穿插说白,有时还配以图画讲解。用藏语表演,常采用牛角琴伴奏。由于史诗内容十分丰富,结构体制非常庞大,故一般的艺人通常只是截取某一部分或片断表演。《格萨尔王传》说唱的艺人,藏语称作“仲肯”。他们的职能,早期主要是传承民族历史,活动方式很像欧洲古代的“行吟诗人”。

  《格萨尔王传》的故事,早在公元七世纪前就已经开始流传,约在公元九世纪时,内容趋于完整。迄今已丰富为近百部、约170多万行的篇幅。主人公格萨尔相传是天神白梵王之子,因人间多有不平之事,便投生在一个有钱有势的头人家里,长大后骑术超人,武艺高强,因在赛马会上得胜而被拥为岭国君王。自此他率领国人降妖驱怪、东征西讨,扶弱济贫,维护本民族利益,深得人们的爱戴。

  《格萨尔王传》说唱的艺术传授充满了神秘色彩,除向前辈艺人学得即藏语称此类艺人为“退仲”的情形外;一类艺人的表演故事多为自己心中想出来的,藏语称作“酿夏”;最令人惊奇的是一种藏语称作“包仲”的艺人,他们的艺术技能的获得方式,为梦传神授,亦即艺人在从艺之前根本未学过艺,突然有一天在睡梦中梦见有神人传授,并且一做梦就昏迷多日,神志迷乱,苏醒后即能滔滔不绝地说唱表演《格萨尔王传》的史诗故事。实在是不可思议。

  历史上的“仲肯”代有才人。20世纪以来,著名的《格萨尔王传》说唱艺人,已故的有藏族的扎巴和蒙古族的琶杰;另有藏族的才让旺堆、桑珠、玉梅和蒙古族的罗布桑等享名民间。由于其艺术主要存留在他们的口头,因而他们与他们所表演的故事一样,都被视为本民族的瑰宝。

全书特点


  与世界上一些著名的史诗,如古希腊的荷马史诗、印度的《罗摩衍那》和《摩河婆罗多》相比,《格萨尔王传》有几个明显特点:

  活形态史诗

  史诗至今活在人民群众之中,在青藏高原广泛流传。被称之为“奇人”的优秀民间说唱艺人,以不同的风格从遥远的古代吟唱至今。

  世界最长史诗

  从已经搜集到的资料看,《格萨尔王传》有120多卷、100多万诗行、2000多万字。仅从字数来看,远远超过了世界几大著名史诗的总和。荷马史诗《伊利亚特》共24卷,15693行;《奥德修记》也是24卷 12110行。印度史诗《罗摩衍那》全书分为七篇。旧的本子约有24000颂,按照印度的计算法,一颂为两行,共有48000行。最新的精校本已压缩到18550颂,37000多行。《摩诃婆罗多》是一部内容十分丰富的史诗。全书分成18篇,一般说有10万颂,20多万诗行,在《格萨尔王传》被外界发现和认识之前,曾被看作是世界上最长的英雄史诗。

  塑造众多人物

  其中无论是正面的英雄还是反面的暴君,无论是男子还是妇女,无论是老人还是青年,都刻画得个性鲜明,形象突出,给人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象,尤其是对以格萨尔为首的众英雄形象描写得最为出色,从而成为藏族文学史上不朽的典型。通过人物本身的语言、行动和故事情节来实现塑造人物形象,是《格萨尔》史诗的特色之一。因此人物虽然众多,却没有给人雷同和概念化的感觉。同是写英雄人物,但却各不相同,写格萨尔是高瞻远瞩,领袖气派;写总管王则是机智、仁厚,长者风度。嘉察被写得勇猛刚烈,丹玛则是智勇兼备。人人个性突出,个个形象鲜明:对妇女形象的塑造更是语言优美之至,人物形象栩栩如生。
作品相关

  整理研究出版

  《格萨尔王传》卷帙浩繁,内容丰富,是研究藏族历史、地理、社会、文化、宗教、风俗习惯、道德、语言等诸方面的重要文献,在某种意义上说,是藏族文化的一部百科全书。因此引起了国内外文学界、学术界的广泛注意和研究兴趣。

  《格萨尔王传》的发掘整理,在中国文化史上亦具有重要意义,为我国多民族的文学史填补了一项重要的空白。她用活生生的事实说明:不但西方有史诗,东方也有史诗;不但古代印度有史诗,我们中国也有史诗,从而推翻了长期以来在学术界似乎已成定论的“中国无史诗”这一错误论断。中国不但有史诗,而且有伟大的史诗,同希腊史诗和印度史诗一佯,《格萨尔王传》是世界文化宝库中一颗璀璨的明珠,是中华民族对人类文明的一个重要贡献。

  《格萨尔王传》的抢救工作,是包括多方面内容、涉及多种学科、关系到各个部门的系统工程。中国成立以后,党和人民政府对《格萨尔王传》的抢救工作十分重视。50年代,曾开展大规模的搜集整理工作。1959年3月23日,中共中央宣传部为此专门批发文件,把《格萨尔王传》的抢救工作作为国庆十周年献礼的内容之一,经过各民族民间文艺工作者的共同努力,取得了重大成绩,向伟大祖国献了一份厚礼。

  十一届三中全会之后,《格萨尔王传》的抢救工作重新开始。从1983年开始,史诗的搜集、整理和研究连续三次被列为国家重点科研项目。1984年,经中共中央宣传部批准,由国家民委、文化部、中国社会科学院、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等中央有关部门和西藏、青海、四川、甘肃、云南、内蒙古、新疆等省、自治区的有关部门共同建立了相应的组织机构,统一规划,分工协作,共同完成这个艰苦而又意义深远的文化事业。

  国家曾先后组织数百人的学术考察和科学研究队伍,持续数十年,调查人员的足迹遍及半个中国,这在藏族的文化史上是空前未有的壮举。在我们多民族的祖国大家庭文学艺术发展的历史上,也实属罕见。这生动地体现了党和国家对民族文化事业的高度重视。对各兄弟民族的亲切关怀。

  经过几十年,特别是近十年的艰苦奋斗和不懈努力,形成了一支有几个民族成份,包括说唱、搜集、整理、翻译、出版、学术研究在内的老、中、青三结合的科研队伍。人员素质有较大提高,撰写发表了许多具有一定学术水准的论著和调查报告。搜集到极为珍贵的资料,为深入研究《格萨尔王传》奠定了的坚实的基础。在此基础上,学术活动不断增多,不仅组织了各种形式的艺人演唱会和学术研讨会,还举办了四次国际学术讨论会。不少国外学者认为,《格萨尔》的事业发展很快,已成为中国藏学和蒙古学,乃至民间文学界最为活跃的学科之一。一个具有中国特色的“《格萨尔》学”的学科体系已初步形成,并不断发展。她潜在的巨大学科优势,丰富的文化内涵,也日益为人们所认识。1995年6月在奥地利举行的第七届国际藏学会议上,《格萨尔》首次作为专题项目在会上讨论。《格萨尔王传》这部古老的英雄史诗,以她独具特色的民族风韵和丰富内容,充分显示了绚丽的光彩和强大的艺术生命力。同时也在国际学术界为我们祖国赢得了荣誉。

  在各级党组织和人民政府的关怀指导下,经过各民族《格萨尔》工作者的艰苦努力,《格萨尔》工作已取得巨大成绩。到目前为止,共搜集到藏文手抄本、木刻本近300部,除去异文本,约有100部。己正式出版的藏文本70余部,总印数达300多万册,按藏族总人口计算,成年人平均每人一本,同时还出版了20多部汉译本。这是藏族出版史上前所未有的重大成绩。

  在国内,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以前,任乃强于40年代写有《藏三国的初步介绍》、《关于藏三国》等文章,介绍了《格萨尔王传》。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以后,一方面蒐集各种版本、记录口头演唱材料,一方面印制藏文原本和汉文译本。据不完全统计,已经印出藏文原稿48部,其中《霍岭大战》、《赛马称王》等有几种不同版本。实际出版31部。60年代,青海组织专人译出30多部,《霍岭大战》上部已出版。80年代初,甘肃人民出版社翻译出版了《格萨尔王传》的《贵德分章本》、《降魔伏妖之部》、《卡切玉宗之部》、《世界公桑之部》、《花岭诞生之部》等。

  此外,为了加强蒐集出版和研究工作,成立了全国《格萨尔》工作领导小组,在中国社会科学院少数民族文学研究所设立了《格萨尔》工作办公室,这一史诗的收集工作还被列为国家社会科学研究重点项目。西藏自治区《格萨尔》工作小组,组织专门人员记录民间艺人口头说唱材料,注意手抄本和木刻本的收集、整理,作出了显著的成绩。老艺人扎巴能说唱30多部,已录音23部。此外,尚有藏北青年女艺人玉梅也能演唱数十部,一部分已录音。青海、甘肃、四川、云南有关部门,也都积极组织人力,在《格萨尔王传》的收集、翻译和出版、研究工作中开展多方面的活动。

  在国外,有些卷已有法文、英文、德文、俄文等译本。1776年﹐俄国旅行家帕拉莱斯出版过《格萨尔的故事》。1902年,法国弗兰克从西藏蒐集到关于《格萨尔王传》的一些手抄本,并于1905年在印度出版了《格萨尔王本事》的藏英对照本。20年代,法国达维德尼尔曾在青海藏区,记录了藏族艺人说唱的一部分《格萨尔王传》,回法国后译成法文,1931年在巴黎出版。以后,她又来中国,蒐集到《霍岭大战》手抄本,她的法文译本,还转译成英文。法国的石泰安也曾在四川等地蒐集《格萨尔王传》。1956年,他在巴黎出版《林土司与西藏的格萨尔王传》,并写成《格萨尔王传研究》一书,于1969年在巴黎出版。匈牙利东方研究所研究员乌尔莲,1981年在国际藏学研究会上,介绍了她所藏《格萨尔王传》的木刻本及藏文本的内容、章节、语言特点﹐以及匈牙利对《格萨尔王传》的研究情况。

  传承价值

  《格萨尔王传》之所以能够流传百世,至今仍活在民间,应该归功于史诗的最直接的创作者,继承者和传播者,那些才华出众的民间说唱艺人们起着巨大的作用,他们是真正的人民艺术家,是最优秀、最受人民群众欢迎的人民诗人。这些民间艺人,在漫长的岁月里,用他们的才华,进行着辛勤的创作活动,用他们的心血浇灌着《格萨尔》这支文学奇葩,他们代代相传,人才辈出。在他们身上,体现着人民群众的聪明才智和伟大创造精神。那些具有非凡的聪明才智和艺术天赋的民间艺人对继承和发展藏族文化事业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永远值得我们和子孙后代怀念和崇敬。试想若没有他们的非凡才智和辛勤劳动,这部伟大的史诗将淹没在历史的长河中,藏族人民乃至整个中华民族,将失去一份宝贵的文化珍品。

  在大规模的抢救工作中,通过考察,发现了近百位活跃在农村、牧区的说唱艺人,藏语称“仲堪”。其中有十多位是在群众中享有盛誉的优秀艺人。他们在说唱前要举行各种仪式,或焚香请神,或对镜而歌,说唱时还要头戴作为道具的帽子,帽子上插有各种羽毛,手拉牛角琴或手摇小铃鼓。1984年8月雪顿节期间,曾在拉萨举办过七省区格萨尔艺人演唱会,与会艺人40多名,其中包括著名艺人扎巴、女艺人玉梅等。

  西藏著名说唱艺人扎巴将自己的毕生精力献给了《格萨尔》事业,于1986年11月去世,在他临终前的几个小时,依然在孜孜不倦他说唱《格萨尔》,他虽然去世了,却给后世留下了一份极其珍贵的文化遗产。他生前共说唱《格萨尔王传》25部,近60万诗行。600多万字。它相当于25部荷马史诗。相当于15部印度史诗《罗摩衍那》和3部《摩河婆罗多》,如果按字数计算,它相当于5部《红楼梦》,这是个惊人的数字,一笔巨大的精神财富。是迄今为止。最完整,最系统的一套艺人说唱本。它凝聚着扎巴的智慧和艺术天才,是他生命的结晶,它体现了老艺人对祖国对人民,对艺术的无限忠诚和热爱,是他对祖国、对民族文化事业的巨大贡献。是新时期《格萨尔》抢救工作中最重要的成果之一。这样重要的成果,不但在我国民族史诗搜集整理的历史上未曾有过,在世界各民族史诗搜集整理的历史上也未曾有过。

  从艺人的类型来讲,有“神授”说、“托梦”说、“圆光”说、“伏藏”说等多种形式。同别的民间艺人不同,《格萨尔王传》的说唱艺人。不承认师徒相承,父子相传。他们认为说唱史诗的本领是无法传授的,也是学不了的。全凭“缘份”,靠“神灵”的启迪。是“诗神”附体。他们认为,一代又一代的说唱艺人的出现,是与格萨尔大王有关系的某个人物的转世。这种观念与藏族传统文化中“灵魂转世”的观念,“活佛转世”的观念是相一致的。

  20世纪50年代以来,受现代化进程的影响,藏、蒙等民族的生计方式发生了变化,职业化的艺人群开始萎缩。近年来一批老艺人相继辞世,“人亡歌息”的局面已经出现。格萨尔受众群正在缩小,史诗传统面临着消亡的危险。

  但近年来,国内外的《格萨尔》研究还是取得了长足的进展,我国学者的研究成果已在国际学术界产生了积极的影响,得到一些专家的高度评价。

  总之,《格萨尔》工作这一藏民族乃至全中国的伟大事业正在沿着一条逐渐拓宽、又充满光明的坦途上迈进。

漫画版


  该漫画是首部格萨尔王漫画。于2012年在中国首发,并陆续向世界多个国家发行,作者是擅长创作重大史诗题材的著名艺术家权迎升。《格萨尔王》漫画版,共5册,每册200多页,共计1000多幅漫画。

  漫画未经出版,就以获得2011第五届亚洲青年动漫大赛最佳连环漫画奖,当中水墨作品更获得大师杯国际插画双年展最高奖----至尊大师奖,而备受各界关注。权迎升以中国水墨诠释该漫画,深得评委赏识,并且其擅长把握战争大场面的艺术功力,更是令人赞叹。当中的格萨尔王水墨作品在与世界各地艺术家竞技的国际舞台上,更是拔得头筹,赢得喝彩,为漫画《格萨尔王》的成功奠定了基础。

  作为跨界艺术家,权迎升在创作该漫画的同时,也同时创作了50余幅西藏格萨尔王水墨作品。多为3--6平方米的大尺幅当代水墨艺术作品,并于2012年陆续在多个国家和地区举办水墨艺术画展。该漫画是权迎升带领其团队重磅漫画,历史3年创作完成。

  权迎升是国内同时在漫画、禅画、动画、水墨四大艺术领域均取得空前成绩的跨界艺术节,此次以世界最长史诗《格萨尔王》为依托,以立体化的形式,陆续创作格萨尔王的漫画版及艺术画展,以至要将其改编成动画版,将格萨尔王开创性的推向世界,为弘扬西藏文化不遗余力的创作下去。

标签:《格萨尔王传》

上一词条:《仓央嘉措情歌》 下一词条:《尸语故事》

| 收藏
更多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