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03月20日 星期二


古代岩画

西藏日喀则吉隆县境内首次发现古代岩画

2013-10-29 08:55:15   来源:《中国西藏》2013年第二期   作者:文/夏格旺堆 图/索朗罗布 旦增诺布

此次吉隆县境内发现的岩画为古代岩画,而非现代人作品。这一新的发现,对于重新理解和认识古代吉隆或“芒域”(吉隆县的别称,多用于古籍)地方的文化传统提供了非常重要的实物资料。


\
一匹马、两个雍仲符号。

\
它日普岩画位于吉隆县吉隆镇玛嘎村西约1公里、西北距离嘎也寺200米山腰一处崖面。
  
  2011年12月7日,西藏日喀则地区吉隆县委办公室索朗罗布副主任根据当地村民提供的线索,在该县境内发现了一处岩画地点。他拍摄的岩画照片经吉隆县文物局旦增诺布局长,转发到了笔者手中。从这些照片可以判定此次吉隆县境内发现的岩画为古代岩画,而非现代人作品。这一新的发现,对于重新理解和认识古代吉隆或“芒域”(吉隆县的别称,多用于古籍)地方的文化传统提供了非常重要的实物资料。

  “它日普岩画”的发现
  
  吉隆县位于西藏自治区日喀则地区的西南部。南面和西南面与尼泊尔相邻,边境线长162公里,北面以雅鲁藏布江为界与萨噶县相邻,东面与聂拉木县接壤。从历史上看,吉隆县是祖国西部的重要门户,为西藏地区与尼泊尔、印度等南亚诸国交通往来的重要通道。

  据索朗罗布与丹增诺布的照片和实地调查提供的信息,这处岩画位于吉隆县吉隆镇玛嘎村西约1公里、西北距离嘎也寺200米山腰的一处崖面。岩画用朱砂涂绘于一前倾的崖面,画面高出地面3米,画幅面积约12平方米,海拔3391米。根据岩画所在小地名,将其命名为“它日普岩画”。“它日普”藏语意为“织机沟”。
  
  这处岩画可能涉及到的题材种类有“生殖祈求”、“狩猎”、“动物”、“植物”、“几何图形”、“符号”。尽管目前尚不能说出西藏境内涂绘岩画出现的时间,也不能判定出它日普岩画的创作年代,但从题材反映的总体特征看,具有较为明显的古老性。由此,可将岩画的创作时间暂且推定在该区域未受到佛教文化影响之前的时代里,这样时代的下限约在7世纪之前。

\
岩画用朱砂涂绘于一前倾的崖面,画面高出地面3米,画幅面积约12平方米,海拔3391米。

  “它日普岩画”的内容
  
  以几个主要画幅表现的内容为例。画幅一:一个立姿男人,绘于小的岩棚内。两腿分叉、左手似折收于胸前、右手平伸。两腿中间的裆内似是有勃起伸展落地的“男根”。这个图像可以跟“女阴”形象作为一组岩画题材内容,可解释为“祈求生子”的“生育仪式性岩画”或者“生殖信仰”观念的体现。画幅二:这幅画面有6个对象,但据内容的关联,实际上可分为5个内容的画面或者2个内容的画面。
  
  5个内容画面的划分为:第一个内容是画面左上方“格状几何图形”;第二个内容是在“格状几何图形”左下方为一条狗追猎某个动物,追猎对象的特征不好确定属于什么动物,但看似有点像“野猪”,这个内容可定为“追猎”画面;第三个内容是“追猎”题材下方的左侧有个小动物;第四个内容是这个小动物的右侧为一匹马,虽然马的右侧或者其后有个人的形象看似射猎这匹马,但因不好确定这一带地方的古代人是否有射猎马的习俗,所以将马和“射猎”作为两个题材内容来划分的;第五个内容即一个斜立人,两腿稍蹲姿势正在射猎。
  
  2个内容画面的划分为:第一个内容是画面左上方“格状几何图形”,这个几何图形的用途不好确定,也许可以推测为狩猎者的房子的象征符号。与这种“格状几何图形”相似的岩画,同样出现在藏北地区。曾经有学者将这种图案推断为帐房,以此推论,这里的“格状几何图形”不排除作为“房舍”图形的可能性。第二个内容,除了几何图形以外的所有内容可看做是一幅完整的“狩猎”图景。这个“狩猎”图景中既有猎人在射杀猎物,又有猎狗在追猎物。有意思的是如果我们能确定岩画所处的古代居民确实有猎人射杀马的习俗,那么这幅岩画反映的不仅仅是个“狩猎”场面,而且从中可以获得更有价值的民族志资料。但因不好确定岩画所处地点的古代是否曾有猎马的习俗,所以这里的内容划分还是需要做更多的对证工作。
  
  画幅三:一匹马和两个雍仲符号。马在古代岩画中是经常出现的一个动物。而雍仲符号或汉文中所说的“万字符”作为岩画题材,也并不鲜见。雍仲符号一般认为与“太阳”、“光明”、“永恒”等含义相联,也有人将其作为“祈求生子”的某种仪式性象征符号,如现代西藏农村社区人们新婚同房时,用青稞在新人的床垫下画上雍仲就是这样一种含义的反映。

  除了上述画幅表现的内容外,尚有画面表现了单独的植物图案题材。

\
植物题材岩画。

\
立姿男人。

\
格状几何图形、狗、马、拉弓射箭。

  “它日普岩画”的重要意义

  吉隆县它日普岩画的发现具有以下几点意义:
  
  (1)目前,吉隆县境内未有发现岩画地点,这处涂绘岩画的发现,填补了中尼边境吉隆县境内没有岩画的空白。对扩大西藏自治区乃至中国岩画分布空间、尤其是涂绘岩画的分布空间具有重大学术意义和科研价值。
  
  (2)过去,西藏境内发现的绝大多数岩画分布于高海拔地区的牧业经济生活区,在低海拔农业或农牧业兼营地区发现的岩画可谓屈指可数。这处岩画的发现,对于理解西藏境内不同纬度、高度地区岩画分布,以及这些岩画是随着怎样的生存环境、人地关系而变化提供参考。
  
  (3)岩画所处地理位置为“唐蕃古道”之“拉萨至加德满都谷地段”上,此道自古至今为重要的交通要道。在这条古道上不仅存留有这处重要的古代岩画遗存,而且存留有与639年吐蕃迎娶尼婆罗公主有关的众多历史古迹;大唐使臣王玄策于显庆三年(658年)在今吉隆县城宗嘎镇北一处摩崖镌刻题写的“大唐天竺使之铭”的题记,为唐代著名的中印国际通道的重要历史见证;与莲花生和阿底峡入藏弘法息息相关的众多胜迹与历史遗迹;与下部阿里芒域贡唐王朝(11-17世纪)地方政权兴衰历史相关的众多遗址等等。此处岩画的发现丰富了这一区域古代实物资料的种类,对探明和研究吉隆县境内,也即古代芒域贡唐的历史与文化,提供了极为重要的第一手资料。

上一篇:西藏博物馆珍藏的藏式丝织钱袋
下一篇:西藏贝叶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