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路探古

青藏铁路建设中的考古故事

2013-07-09 09:36:04   来源:《中国西藏》2006年第四期   点击:   作者:文/霍巍

人们将青藏铁路称为“天路”,意思是它犹如一条高原彩虹,可以通向幸福天堂。2003年4月底,国家文物局和西藏自治区文物局紧急征调国内专业考古人员参加青藏铁路沿线考古调查。

  人们将青藏铁路称为“天路”,意思是它犹如一条高原彩虹,可以通向幸福天堂。作为一名考古学者,我有幸参加了青藏铁路西藏段沿线的考古调查,亲历了一段难忘的历程。

  2003年4月底,国家文物局和西藏自治区文物局紧急征调国内专业考古人员参加青藏铁路沿线考古调查。承担这次考古任务的两支队伍,一支由四川大学4名师生组成,两个研究生张长虹、尹俊霞都来自河南,虽是女孩子,却素以吃苦耐劳著称,我和李永宪长期从事西藏考古,具有丰富的高原野外考古经验;另一支由陕西省考古所张建林带队,全是小伙子。张建林1984年起参加西藏文物普查队,是西藏考古的领军人物之一。

  30日,我们先后到达拉萨。5月10日,风雪交加,路面积满冰雪,考古队分乘5辆越野车驶向藏北重镇那曲。

\
正在工作的考古学家 霍巍/摄

  在唐古拉山发现细石器

  5月13日,考古队经安多、雁石坪一线抵达青藏铁路西藏段与青海段交界处的唐古拉山脉开心岭地段,这里是黄河、长江、澜沧江三江交汇处的“三江之源”,海拔高度上升到4700米。

  全队从青海境内的格尔木唐古拉山乡开始,分成4个小组沿着预定的铁路线两侧路基分散行动,采取步行调查的方式开始向西藏境内段推进。14日下午,进入安多县多玛区玛曲乡,这里是青藏铁路西藏段的起始点,设计的铁路线与青藏公路基本平行。

  高原上一到下午便狂风大作,飞沙走石,刮得人站立不稳,步履艰难,常常还会遇到突如其来的冰雹、暴雨的袭击。队员们身上背着十多斤重的照相机、摄像机、各种调查工具和干粮、水壶,一面要顶着风沙一步一步向前顽强迈进,一面还要随时观察地表、河流两岸阶地自然环境的变化,用肉眼观察寻找古人们可能遗留下来的一切痕迹。这种方式的调查,从某种意义上讲如同大海捞针。

  下午4点多钟,一天的辛劳看来又要泡汤,队员们开始变得有些急躁和气馁。我和李永宪招呼大家集合,认真分析地形和河流的变化。李永宪是国内非常杰出的史前考古专家,他抹了一把脸上的尘土和汗水,蹲在地上对大家说:“我们现在开始进入布曲河河谷的转折地带,这里的水流比较平缓,形成了不少二级台地,既便于取水,又能够避风,这些台地上往往可能会留下远古人类活动的遗迹,大家不要灰心。”他还开了一句玩笑:“要相信面包总会有的!”我也乘机鼓动:“谁今天先找到石器,我请他今晚喝啤酒!”大家哈哈一笑,心情轻松了许多,稍事休息之后,继续搜寻。

\
在田野考古中召开紧急会议,探讨下一步工作方案。 霍巍/摄

  不知不觉中,接近了布曲河大桥东岸,这里正是李永宪说的那种河流二级台地,台地高出布曲河河面约5~6米,距离正在建设中的布曲河铁路大桥100多米,地表上生长着低矮的高原耐寒草灌类植物,覆盖着一层被风沙卷来的细细的泥沙。我耐着性子,摒住呼吸,几乎贴在地表以每一个平方厘米为单位,用眼睛一遍遍观察搜寻着。忽然间,在一个高起的土丘边上发现了一件颜色特别的石块,虽然它只在地表露出个尾巴,直觉告诉我:“有戏!”——根据过去多年在西藏高原考古调查的经验,凡是这种颜色特殊的石料,往往都有可能成为古人加工石器的最好材料。我细心地蹲下,一层层分开泥土将它轻轻用手铲剔出,一件非常典型的人工加工成的半圆锥形细石核出露在眼前,我手举这枚石器激动地向四周的队员们大声呼喊:“轮到你们请我喝啤酒了,快来看我找到了什么!”

  队员们围拢来,从我手中接过这件紫红色髓石剥制成的细石核,兴奋得高喊:“哇!这里肯定还有石器!”并分散搜寻,不到两小时,从这块面积约100米×300米的台地上发现了几十件有明显人工剥制痕迹的细石器,包括人工剥片后形成的细石核、剥下来的细石叶以及刮削器、钻锥器等。这些石器用五颜六色、质地坚硬的水晶、髓石类石料人工剥制而成,有的小到不足一厘米,若非趴在地上细心观察很难发现。

  按照考古学操作规程,队员们将这个地点命名为“布曲河大桥东岸石器地点”,采用全球卫星定位系统(GPS)作了永久性定位和考古记录与测绘,这是自踏上青藏高原之后全队首战告捷。这个发现给了大家以极大的鼓舞,其后的一段日子里,各个小队分别在铁路沿线不同地点发现了一大批史前石器遗存,有的还有明确的出土地层。

\
加日塘石器遗址陶片纹饰

  根据这些工具的制作工艺和功能,可以推测出当年这里曾经是游牧人群迁徙活动的地点,他们用这些从坚硬的石料上剥制下来的石片装在用动物骨头做成的“骨刀梗”上,切割兽肉,钻骨取髓,适应着高原艰苦的自然环境,以追逐水草流动的生活方式,维系着族群的生存与繁衍。过去在我国华北地区的史前游牧民族区域内也曾经发现过与之类似的细石器遗存,而这次在海拔4700多米的唐古拉山脉发现细石器文化遗存,证明早在史前时期这里不是传说中人类生存的禁区,这一带的史前人类和中原地区的古老先民们一样,早已不畏艰难地在高海拔地区开始适应自然环境,艰苦地开拓着这片土地。

相关热词搜索:青藏铁路 建设 考古 故事

上一篇:西藏博物馆巡礼
下一篇:西藏岩画中的体育活动

| 收藏
更多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