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03月20日 星期二


西藏佛教造像的鉴定与分类

2013-05-13 09:09:32   来源:《中国西藏》2000年03期   作者:赵象洪 先巴东知

由于地理、宗教、文化上的关系,西藏佛像的造像风格与毗邻的印度、尼泊尔、巴基斯坦以及内地汉传佛像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从犍陀罗与印度的造像风格说起

  由于地理、宗教、文化上的关系,西藏佛像的造像风格与毗邻的印度、尼泊尔、巴基斯坦以及内地汉传佛像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特别是小型铜佛造像方便携带 ,流动性极大,在文物鉴定中经常会发现各种风格的造像,因此,对这些小型佛像的认识是一门很深的学问。

  在认识和理解西藏佛造像系统前,应该先从佛教造像的源头犍陀罗与印度两大系统的造像风格说起。

  犍陀罗是古代的地名,位于今巴基斯坦和印度的西北部一带,中心即现在的巴基斯坦白沙瓦。学术上将这一地区考古发掘而发现的带有希腊艺术成因的佛造像称 为犍陀罗体系的佛教造像。

  公元前322年希腊的马其顿王亚历山大率军侵略过这一地区,在其所到之处的中亚和西北印度建立了大大小小的希腊化诸侯国。公元一世纪中叶建立的贵霜王国至迦腻色迦王时(120-162年左右)迁都白沙瓦。迦腻色迦王极力推广佛教,举行了第四次佛典集结,大乘佛教首先在这里兴起,犍陀罗成为西北印度佛教中心。在希腊文化基础上产生了著名的犍陀罗佛教艺术。贵霜时代佛教雕刻有两大中心:犍陀罗和印度中北部的马土腊。

  犍陀罗佛造像

  犍陀罗造像以石雕为主流,亦有铜铸和粘土造像,犍陀罗佛教艺术可以说是印度佛教的内容与希腊、罗马的雕刻结合而产生的。

  相对于犍陀罗的艺术家来说,佛教是从印度传播而来的宗教,在没有范本借鉴的情况下,虽然他们尽量遵循着佛经的记载刻画,但艺术家耳喧目染的仍是希腊式 的风土建筑、衣着以及传统的希腊人物造像,作品仍是希腊风格。

  出现佛陀的雕刻形象应是公元二世纪前后,是犍陀罗地区的贵霜族人最先按照他们的理念创造出了佛陀的现象。佛陀多着通肩式大衣(少数亦作袒右肩式大衣) ,大衣的褶纹起伏很大,立体感很强,衣纹走向从右上往左下倾斜,佛陀的左手总是习惯性地抓握着大衣的一角,可远窥古希腊人像雕刻的姿势。

  佛的头发呈水波状或涡卷状,水波状的头发仍是希腊式的,覆盖着肉鬈。鼻梁与额头成一线,凹目高鼻,薄唇,蓄有两撇上翘的小胡须,这是所谓欧洲雅利安人 面型。

  菩萨穿裙,袒上身。上身往往搭裹一条布,从左肩搭于右手上。颈部饰有颈圈、项链、璎珞等物,形体健壮,身材粗短,姿态有力,犹如年轻的男性武士。菩萨的头发更浓密,发型翻卷颇为自由浪漫,为束扎头发,头发正中有方形饰物和大花卷,宝缯(缯带即束发的带子)在脑后结为四根,在两耳侧如蝶般飞舞飘扬。耳朵上有耳饰。

  佛、菩萨像大多有同心圆形光背,下为四方形台座,台座四周刻供养人或左右为二狮子,中间置水瓶花叶。犍陀罗造像题材单尊像较为单纯,为佛陀像、出家前的释迦太子像、弥勒菩萨像、思惟菩萨像以及我们熟知的各种佛经典故和八相成道成组的故事等。

  犍陀罗石雕的石质多为本地区所产的青冷色的岩石,石质细密,适于雕刻。

  马土腊造像

  马土腊式是贵霜王朝的另一个雕刻系统。位于印度德里南150公里的朱木拿河岸,曾经是贵霜王国的三处都邸之一。 雕刻用石为这一带盛产的桔红色砂石。马土腊的雕刻传统颇为悠久,早期也遵循佛陀不表现的传统。

  马土腊地区的文化也有希腊文化的影响,犍陀罗的造像风格时隐时现。

  马土腊造像的大衣较犍陀罗薄透,体躯突显,衣纹常见有隆起的扁楞状上加刻阴线,或扁圆形衣纹凸起。

  佛教造像的另一个源头是印度造像。公元4世纪初,印度人旃陀罗笈多一世所统领的摩揭陀国占据了恒河中部地区,后又将中印度和北印度全部纳入其版图,建立 了笈多王朝。

  笈多时期的马土腊雕刻达到了全盛期。其中心是萨尔那特。

上一篇:鼻烟和鼻烟壶文化
下一篇:西藏五桑吉银币铜样考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