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原不寂静

2013-03-28 13:16:49   来源:《中国西藏》2012年第3期   点击:   作者:文·图/侯石柱

西藏有一个古老传说,猴子变人的传说。传说西藏的人类是猿猴和女妖的后代。他们生活在山南泽当的一个山洞里。至今山洞尚在,世世代代接受人们的祭拜。
\
高原史前遗迹发现点。

  人类起源

  西藏有一个古老传说,猴子变人的传说。传说西藏的人类是猿猴和女妖的后代。他们生活在山南泽当的一个山洞里。至今山洞尚在,世世代代接受人们的祭拜。

  根据达尔文、恩格斯的学说,我在二十多年前提出:西藏及邻近地区可能是世界人类的发祥地的假说。和我持同一观点的还有一些科学家,包括已故著名考古学家童恩正先生等。

  西藏高原,因地球运动,一直在上升,有时快有时慢。大约距今2000万年开始,这里是茂密的森林,成群的猿类在树上攀援,摘食树上的果实。过了很多很多年,高原继续升高,气候变得干冷,茂密的森林渐渐退去,出现了空旷的原野。为了适应新的环境,猿类不得不从树上下到原野,改变觅食方式,挖取地下植物的根茎,采摘低矮植物的果实,猎取小动物。从此猿类渐渐地站立了起来,解放了前肢,学会了制作工具,就这样变成了人类。真正变成人类的时间,约为距今300万年。

  关于这一假说,在西藏至今还没有相关的化石发现,证据不足。但在高原的周边,如喜玛拉雅山南坡的巴基斯坦境内以及印度的西北部地区,还有我国云南等地区,都出土了大量古猿和人的化石。云南的古猿为1500万年到800万年,人为170万年,最近几年还发现了一批古象化石群,年代在300万—700万年间。高原周边人类化石的发现,绝不是偶然的,从一个侧面说明西藏地区可能是世界人类的发祥地的可能。

  旧石器,砍砸器和手斧

  旧石器即旧石器时代的打制石器,是人类制造的最早的石质工具,从人类起源到新石器的出现,伴随着人类走过了300万年的漫长岁月。
\
砍砸器,一侧有厚厚的刃。砍砸、挖掘工具。

  砍砸器,是贯穿旧石器时代始终的一种最原始,最笨重的打制石器,有钝厚刃口,可用于砍砸、劈斫树木、坚果和动物的骨头,挖掘植物块根等。制作砍砸器的方法,即将石核或石片边缘修理成厚刃。
\
手斧。因形状像斧,又便于手握而得名。

  手斧,因形状像斧,又便于手握而得名。也是旧石器时代的一种形体较大的石质工具,晚于砍砸器出现。形状呈梨形,一头尖,一头圆。尖的一头可用于挖掘,圆的一头可用于手握。是一种多用途工具,挖掘根茎、加工木头、切割兽肉、处理动物的骨骼、皮毛等。加工方法较砍砸器复杂,将两侧边缘修理成对称双刃。

  有研究者认为,砍砸器和手斧分别代表了全球范围内的两大旧石器工艺传统。该研究者是20世纪40年代初西方人类学家莫维斯。他在地图上将欧亚大陆的中部,以青藏高原西部边缘为界划了一条线,把旧石器时代人类生活的范围划分成东西方两个截然不同的区域。东方是以工艺简陋的砍砸石器为代表的“砍砸器系统”区域;西方是以当时先进的生产工具手斧为代表的“手斧系统”区域。他认为“砍砸器系统”的人愚笨,而“手斧系统”的人聪明。这就是著名的“莫氏线”。

  根据“莫氏线”划分,中国境内的旧石器都属于青藏高原以东的“砍砸器系统”区域。然而近几十年的发现表明,在中国已有数十处地点发现了手斧,南方北方都有,其中长江以南地区分布较多,其中又以广西百色盆地为最多。百色手斧的年代为距今80万年。看来莫氏理论有些偏差。

  虽然莫氏理论有些偏差,甚至还有种族歧视的色彩,但也不是一点道理都没有的。两大系统的分布仍然是基本事实,只不过是有些交叉罢了。

  早在上世纪20年代,即现在藏族居住的四川西部,西藏高原的东部边缘就发现了手斧,现收藏于四川大学博物馆里。我们认为西藏高原腹地发现的几件手斧,包括四川西部的2件,虽然不多,也构不成西藏旧石器文化的主流。但至少可以说明:西藏高原的旧石器和高原以外的地区有着或多或少联系,这种联系可能来自“手斧系统”的西方,也有可能来自中国的南方。

  然而西藏旧石器仍然属于东方的“砍砸器系统”。以前学者也多次注意到其直接联系是我国的华北地区。西藏的旧石器和华北中晚期的旧石器,无论在器形上还是加工方法上都相似。

相关热词搜索:高原 史前遗迹

上一篇:西藏博物馆藏唐英督制青花缠枝莲纹花觚
下一篇:达巴遗址探秘

| 收藏
更多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