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章 热度:
所属分类:文物考古 > 文物

印章 印章的藏语名称很多,官印名称“唐喀”,敬语称“噶唐”;团体公章为“吉唐”,一般印章称“达唐”、“色唐”,口语称“贴子”。藏文印章的内容极为丰富,除政治、宗教方面印章外,还涉及到经济、军事等各个方面。印章在西藏社会上占有相当重要的地位,封建帝王常把玺印当作传国之宝,各级官僚也把印章看作权力的化身。印章的名目繁多,而且随着朝代的更制,印章的名称也不尽相同。西藏现存印章,除皇帝专用“玺”之外,其余名目均有。西藏印章的形制是多种多样的,一般官方印多为方形,圆形的印章多为私章,条形印乃为关防。西藏各种印章很多,然而由于时代变迁,能够保存下来的印章有限。西藏所保存的印章已成为重要的文物,多藏于布达拉宫、罗布林卡、扎什伦布寺等。

 
\ 

塔公寺印章的圆形印面,刻有藏文“通林”
 
\

塔公寺印章的方形印面,刻有藏文“通卓桑林”,意为,一见如意解脱寺
 
  种类 西藏现存的印章有:玉印、金印、银印、铜印、象牙印、玛瑙印、水晶印、铁印、木印等。不同质地的印章,代表印章持有者的不同地位和权力,其中以玉印最为荣贵。
 
  玉印 元明以来,各中央王朝为表示对西藏地方僧俗首领的尊崇,中央政府赐给西藏的印信有相当一部分玉印,如元朝所赐国师印、帝师印、白兰王印;明朝所封灌顶国师印、法王印等很多都是玉印。蒙古至元元年七月定御宝制,“凡宣命,一品二品用玉,三品至五品用金”,玉印高于金印。明初,赐给西藏的玉印玉质相当考究,洪武六年(1373),明封帝师喃迦巴藏卜为炽盛佛宝国师,赐给玉印。清代册封达赖和班禅多用金印,惟赐八世达赖喇嘛的“西天大善自在佛所领天下释教普通瓦赤喇怛喇达赖喇嘛之宝”,乃用玉印,但规定“逢国庆典,用之章奏,其余奏书文移,仍用原印(金印)”。
 
  金印 金质较软,必掺以铜方能镌錾成印,因此纯金印者少,多铸金印。西藏早在8世纪吐蕃前期已使用金印,而元明以来,历代中央王朝也多赐西藏金印。元赐金印有“白兰王印”、“宁国公印”、“文国公印”,明封“护教王印”、“赞善王印”。清颁达赖、班禅的印章也是金印,位低于玉印。
 
  银印、铜印 根据地方官员的职位和品级封赐。明制则正三品以上赐银印,从三品以下均颁赐铜印。然后又按不同的品位,制作不同印台、印纽和大小尺寸。明朝初年,铸中外诸司印信,规定正一品为银印三台,方三寸四分,厚一寸;二品为银印二台,方三寸二分,厚八分;其余各级官员印章,尺寸依次减小。现存“朵甘卫都指挥使司印”、“司徒之印”、“灌顶净慈通慧国师印”、“弘慈妙觉灌顶大国师印”都是二台银印,其地位相当于正三品以上。而“乌思藏宣慰司分司印”为铜印,官位和品级低一等。
 
  铁印 古代铁印较少。至明代,御使大夫使用铁印,由于铁易锈烂,保存下来的不多。西藏地方的官私印章多用铁印,由于气候干燥,保存下来的也相当多。
 
  水晶印 由于水晶质坚易碎难刻,很少用以为印。据《青史》载,当绛曲仁钦继任萨迦本钦时,极受元朝皇帝忽必烈的赏识,敕封其宣慰使官职,并赐水晶印。西藏现存“傅出元鼎”印也是水晶印。
 
  象牙印 由于象牙质轻,便于携带,又历久不损,故汉唐以来多以象牙为印。西藏现存象牙印很多,如明世宗所赐“灌顶国师阐化王印”。
 
  木印 西藏现存的木印多属复制印和私印。历代中央王朝颁赐给西藏地方的玉印、金印,由于价值昂贵,不便经常携带,往往复制一些木印或木纽铁印,以便随身携取,随处钤盖。现存明赐“大乘正觉法王之印”、清封“西天大善自在佛所领天下释教普通瓦赤喇怛喇达赖喇嘛之印”和清封第巴桑结嘉措“掌瓦赤喇怛喇达赖喇嘛教弘宣佛法王布忒达阿白迪之印”等木印,都是原封玉印和金印的复制印。有的仅存木印,原印已失,有的木印与原封印并存。
 
  各朝代藏印 西藏现存最早的印章为元朝颁赐给萨迦派首领的帝师印,但中央王朝敕封西藏地方官职要比现存印章的时间早得多,可以追溯到7世纪吐蕃王朝初期。宋代赐给西藏首领的印信是铜印,已无存。
 
  元印 元世祖忽必烈封八思巴为国师,赐玉印。后八思巴奉诏创制蒙古新字,升号“大宝法王”,授玉印。1270年,八思巴再次给元帝灌顶时,元皇室乃“改西夏国王之印为六棱玉印赐之”。现存元代印章也多为元朝敕封萨迦国师、帝师之印。国师、帝师之印是玉印,“宣政院印”和“国公之印”为铜印。元初,在尊封八思巴为帝师的同时,还封赐白兰王金印。现存白兰王印,为镀金铜印,印文为八思巴文。
 
  明印 明初召谕吐蕃以后,在招抚和敕封元朝故官的同时,在西藏设立卫、所和万户府等地方机构,封授官职,赐给印信。西藏现存有“朵甘卫都指挥使司印”、“必力公万户府印”,“乌思藏俺不罗卫行都指挥使司印”、“乌思藏宣慰司分司印”、“多笼僧纲司印”等地方机构和官员的印。明朝先后封如来大宝法王、正觉大乘法王、至善大慈法王和阐化王、阐教王、护教王、赞善王、辅教王,史称“八王”。八王之印,尚存如来大宝法王印、正觉大乘法王印和灌顶国师阐化王印。明封国师、大国师、禅师、喇嘛、都纲、僧纲等就更多,保存下来的印章也较多。
 
  清印 自五世达赖以后,达赖喇嘛的坐床都要报请清朝中央政府批准认可,并以金册金印加以册封。所以达赖喇嘛的封印较多。现存达赖喇嘛的印多为复制的木印和木纽铁印,原封金、玉印信只有两枚,一为册封七世达赖格桑嘉措的金印,另一枚乃是清高宗颁赐给八世达赖江白嘉措的玉印。印文为“西天大善自在佛所领天下释教普通瓦赤喇怛喇达赖喇嘛之宝”,这是清朝册封达赖喇嘛的印章中惟一称“宝”的封印。1713年,清朝中央政府正式册封五世班禅洛桑益西为“班禅额尔德尼”,赐金印,印文为“班禅额尔德尼之印”。此后,历世班禅都要册封赐印。现存正式封印两枚,一是1713年敕封班禅的金印,印文为“敕封班禅额尔德尼之印”,另一枚乃是1784年册封七世班禅的银印,印文是“敕封班禅额尔德尼之宝”,是敕封班禅惟一称“宝”的封印。桑结嘉措任第巴期间,以第五世达赖名义向皇帝请封,康熙三十三年(1694)得到清朝的敕封,赐第巴金印,印文为“掌瓦赤喇怛喇达赖喇嘛教弘宣佛法王布忒达阿白迪之印”。原赐金印已轶,尚存两枚木纽铁印,系复制印。清朝在册封五世达赖的同时,也以金册金印封固始汗为“遵行文义敏慧顾实汗”,册印皆用满、汉、蒙古字三体合璧。1707年,康熙皇帝又封拉藏汗为“翊法恭顺汗”。他们的封印均已不存。清朝政府赐给西藏的世俗爵位有台吉、贝子、贝勒、国公、郡王等。但这些爵位印章很少保存下来。雍正九年(1731),清世宗封颇罗鼐为多罗贝勒的印章,印文为“办理卫藏噶隆事务多罗贝勒之印”,印章实物已不存。清朝政府也任命当地土官,赐给印信。这方面的印章,在布达拉宫尚藏有“喇滚安抚司印”、“瞻对安抚司印”、“绰倭安抚司印”、“霍尔东科长官司印”等。
 
  民国印 该时期的印章,保存下来的有“西藏达赖驻重庆办事处印”、“班禅额尔德尼驻京办公处之钤记”、“西藏班禅驻绥办公处关防”、“班禅行辕总务处之章”等。1933年,十三世达赖圆寂,民国政府派遣参谋次长黄慕松进藏致祭,同时追封达赖,赐玉印。现存龙纽玉印,印文为“护国弘化普慈圆觉大国师达赖喇嘛之印”,汉、藏、蒙三体合璧。民国时期,由于班禅与达赖失和,1925年九世班禅确吉尼玛抵达北京以后,民国政府即赐给班禅“宣诚济世”的名号,颁给金册金印。1931年,民国政府授给班禅“护国宣化广慧大师”名号,赐直纽铜印,印文为“护国宣化广慧大师班禅之印”,汉、藏文合璧。热振活佛掌管西藏政教事务以后,1935年国民政府册封热振活佛为“辅国普化禅师”,赐直纽铜印,印文为“辅国普化禅师热振呼图克图印”,印藏于西藏自治区文物管理委员会。
 
  藏印使用 在吐蕃时期,印章广泛用于订约结盟的盟誓文书,在一些盟誓碑文中留有印章的记录。西藏佛教盛行以后,印章也逐渐应用到佛教活动方面,西藏现存的祈祷章便是这类印章。这种印章有的有文字,有的没有文字,只有图形。有的刻金刚杵,有的刻法螺,刻工精美,具有极高的艺术价值。此后,藏文印章的使用相当普遍,在买卖契约、借债还债、签订合同、红白喜事,甚至记数都用印章。仓库用印就更加普遍,达赖喇嘛驻锡的布达拉宫和罗布林卡的仓库管理很严,其专用的仓房章由专人管理,所以西藏现存的库房印章也较多。其他寺庙,如丹吉林、策默林、热振拉让等的仓库印章也不少。西藏地方政府下达的正式文告,往往盖有多枚印章,一般是在大印的下方再盖主事人的印章。西藏钤盖印章所用的印色也是有讲究的。印色分红、黑两种,一般说上级对下级和寺院僧人准用红色印泥,而下级对上级和俗官多用黑色印泥。如果官员和百姓同时钤盖印章,那么地方首领用红色,而平民百姓则用黑色。
 
  重要印章 西藏自治区收藏有很多印章,最重要的是达赖喇嘛的印章。达赖喇嘛除了清朝赐给的封印之外,他亲政以后直接掌管的有三枚大印。第一枚印名叫“司西德吉”,意为“政教平安”,在举行大典和颁发重要文告时使用;第二枚印名“达丹木”,是达赖签发公文时常用之印;第三枚印名“塞丹木”,专门用于清算经济账目。由于历史的原因,这三颗大印已不知下落。现存最大的藏文印章是达赖喇嘛在内部使用的一枚大印,印高25厘米,边长16.5厘米,木印,宝珠纽,雕刻精致。另一枚大印是1909年西藏僧俗民众献给十三世达赖喇嘛的金印,印高11.5厘米,边长13.3厘米×14.2厘米,原金印藏罗布林卡,其木纽铁印藏布达拉宫。西藏现存印章中还有一部分是封各寺宗教首领的印章。这些印章的大小、形制各异,但都具有明显的宗教意识,如现存的三枚“噶玛巴印”,印的中间是藏文,下边刻莲瓣,其他三方刻光焰,上方中间刻有三个圆圈,象征“宝贝”,左右两角的圆圈则代表日月二轮,这些都是按照佛教的要求刻的。
 
  印章艺术 印章既是历史的见证,权力的象征,又是多种艺术的综合体现。印纽、印绶、印文篆刻等均是印章艺术的集中表现。
 
  印纽 最初的印纽比较简单,只是为穿孔系绳,便于携带和使用。以后逐渐发展成为一方印章不可缺少的重要组成部分,而且是封建统治阶级区分权力、职别、地位和品级的特别标志,以及达官贵人附庸风雅的重要玩物。因此,印纽艺术逐渐完善。印纽形制千姿百态,有龟、螭、狮、虎、蟠龙等。由于佛教在西藏社会的特殊地位,历代印章的印纽艺术也充分表现出这一社会特征。所以,西藏印章的印纽还有大量的如意纽、宝珠纽、佛光纽、法轮纽等具有宗教意识的印纽。
 
  印绶 在西藏历代官印中,印绶不但编织的工艺精巧,而且有的长达四五米,中间打成各种各样的结,末端还留有长须,也是难得的工艺品。
 
  印文 印章的文字多为篆刻。西藏现存印章的印文有:汉文、藏文、满文、蒙古文、八思巴文和梵文。元朝封赐西藏地方的印章多为八思巴文,印文篆法方折,务求填满全印。明朝的赐印多为汉篆。西藏现存明代敕印几乎均为九叠篆文。清代的印文较为复杂,各级印章的篆体都有详细规定。府院以上的印文用“尚方大篆”,督府总兵、将军参赞和驻防办事大臣的印用“柳叶篆”,其余各级官印还有“小篆”、“殳篆”、“钟鼎篆”、“垂露篆”、“悬针篆”等。现存清代封印的印文有汉文,也有藏文,还有满、汉、藏三体合璧,满、汉、藏、蒙四体合璧。民国时期的印文比较正规,或楷书或小篆,很规整。西藏现存封印,印文多样,篆体丰富,是研究历代文字学和篆刻艺术的重要资料。
 
  推荐书目:《西藏历代藏印》,欧朝贵、其美编著,西藏人民出版社,拉萨,1991。

标签:印章

上一词条:岩画 下一词条:藏币

| 收藏
更多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