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03月20日 星期二


滇藏线 90后女生徒步到西藏

2013-06-03 09:46:54   来源:中国青年网   作者:放在空白处

一个大三女生在行走中寻找自己,为了完成一个酝酿了十年的梦想,她背上行囊,独自踏上徒步滇藏线的旅程,一路走到西藏。

  撞上汽车 右手脱臼

  大理是我徒步计划的第一站。抵达大理的第二日,和同伴约好租车从古城骑行去双廊,没想到车租好,她才发现自己不会骑,于是我独自一人上路。

  独行在大理到丽江的路上,没想到竟撞上一辆突然停在匝道上的丰田车,和地面来了一个要命的亲密接触。狼狈地跌坐在路边,整整一刻钟无法动弹。路过好些人,也没有一个人来扶起我,那辆丰田车在我摔倒后扬长而去。忽然有那么一点委屈,但还是忍住了眼泪。右手掌上扎满了小碎石,深深地嵌进肉里,整个手掌已经完全麻木,右手腕异常疼痛,右腿一点也使不上劲。膝盖上的伤口被血染得触目惊心,那些小沙石扎破裤子,黏在受伤的皮肤上,我都没有正视这伤口的勇气。而膝盖上面目全非的皮肤,让我完全忽视了右手腕上更为严重的伤。

  一个人爬起,一个人清洗伤口,那时候,我没有哭,也没有抱怨,更没有后悔。一个人的时候,我总是坚强。我深刻地明白,从我选择这条路开始,我就必须不断跌倒再爬起。

  还有十几公里就可以到双廊了,我坐在草地上思考了很久,是前行还是回头。我真的不想选择回头,可是我知道我的伤完全不会给我选择另外一个答案的机会。我无奈地单手推车往回走,每走一步,疼痛都会蔓延全身。现在想来,到底是怎样的勇气,才能让我在右手脱臼的情况下骑行30多公里回到古城。找到一家乡村医疗诊所,医生也被我的伤吓了一大跳。她用双氧水替我消毒,用钳子夹出右手掌的石子,给我的膝盖包扎,我可能一辈子都忘不了那种疼痛。  不足50公里的骑行我都没有完成,自己觉得很可耻,回去的途中我不愿意乘车,带着一身的伤骑回了古城。终于在入夜之前抵达客栈,路上的那骨子执著劲儿褪去之后,我才开始意识到右手腕究竟有多疼,完全可以用撕心裂肺来形容。朋友查看完我的右手后惊叫:“手腕怎么肿得这么高?”我才发现右手腕的骨头翘起来好高,心情瞬间跌到了谷底。第一个想法是:怎么办?还没出发就成了这样,我的旅程是不是完蛋了?

  朋友赶紧带着我夜奔古城的医院,挂了急诊,做X光照片。结论是:右手腕脱臼,至少一个月之内不能用力,否则终生都有后遗症。

  没敢告诉我妈,她知道后一定会让我回家。在大理打着绷带养伤,从来没有过要放弃的念头,即便大理的连绵阴雨天,每天都在折磨我脱臼的右手。一个礼拜之后,我打着绷带,不顾医生的劝解,带着几张膏药,再次踏上了征途。

上一篇:青海湖畔金银滩
下一篇:探访藏文字发源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