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08月21日 星期一


青藏高原上的秃鹫文化

2013-11-11 10:33:43   来源:《中国西藏》2013年第三期   作者:文·图/高城

巨鸟兀鹫在中国的青藏高原上有着独特的地位,这种能在蓝天白云间高高飞翔并生性温良的巨型食肉禽类,有着顽强的生命力并深受藏族人的敬重和呵护,以至于形成了一种神秘的兀鹫文化。


\
兀鹫雄姿。
  
  巨鸟兀鹫在中国的青藏高原上有着独特的地位,这种能在蓝天白云间高高飞翔并生性温良的巨型食肉禽类,有着顽强的生命力并深受藏族人的敬重和呵护,以至于形成了一种神秘的兀鹫文化。这种风俗文化形态,是青藏高原一道独特的风景。

  青藏高原独特的天际舞者

  众所周知,鸟类中体型最大的是驼鸟,但它的翅膀已经退化,完全失去飞翔的能力了,而体形次之、又可飞翔的便是鹫类鸟。

  中国地域上有5 种鹫,有着“世界屋脊”之称的青藏高原则是鹫的天国,数量上占了大多数,如喜马拉雅鹫、胡兀鹫和秃鹫。
  
  兀鹫体形大,翅膀宽阔,这是适应长时间、远距离飞翔的需要而进化形成的。兀鹫会用它特有的感觉捕捉自然能量,借助上升暖气流毫不费劲地长时间、远距离地盘旋于高空。当早晨阳光升起,山石表面被晒热后,地面上升的热气流与空中的冷气流开始循环对流,兀鹫就会拍翅一跃而起,乘着热气流开始一天的旅行生活。
  
  兀鹫,以动物尸体为食,久而久之,一副用来捕捉活物的利爪大大地退化了,而那张常常用来撕扯动物的嘴却发育得强壮有力。它们头部和颈部的羽毛变成了短短的绒羽,或者干脆裸露无羽,便于吃食。
  
  秃鹫,全世界分大布最多的地方是西藏。秃鹫的外貌实在让人难以恭维:光秃秃的小头,细细的脖子,庞大的身体。秃鹫喜欢群栖,食物是动物死尸,一旦发现有动物的尸体,首先是机敏的黑渡鸦飞了过去,随之而去的就是喜马拉雅兀鹫、胡兀鹫,它们确信没有危险了才会加入。
  
  喜马拉雅鹫,是青藏高原特有的猛禽,被藏族人民尊为“神鹰”。它体长超过1米,双翼展开有3米之阔。喜马拉雅鹫跟秃鹫一样,其头部跟它那庞大的身体极为不相称,也是以倒毙的家畜为食。喜玛拉雅鹫是中国飞得最高的鸟儿,攀登珠峰的登山队员在高山海拔8000米处也看见过头顶上飞翔着喜马拉雅鹫。
  
  胡兀鹫,为国家一级保护动物,翅膀展开会达到3米左右。它是飞行能手,一天可以翱翔9-10个小时,飞行高度可达7千米以上。它也是以家畜和大型动物的尸体为主食,且有很强的消化能力,常将尸体的骨头和肉一起吞下。

  既然兀鹫以死尸为食,免不了接触到各种各样的寄生虫和病菌,但让人诧异的是兀鹫从不因此染病。经动物学家研究发现,这是因为它们的消化系统分泌一种特效的消化酶,可以有效地杀死吃进去的病菌。另外,在吃完人或动物的尸体后,它们总喜欢在阳光下晒太阳,太阳的紫外线会帮助它们杀死吃食时沾染到身体上的病菌。动物死了,兀鹫及时吃掉它们的尸体,这样也起到了清洁地表、保护自然和减少动物间疾病传播的作用,因此它也被人们称为大自然的“清洁工”。

\
胡兀鹫。

  性情温和倍受藏民敬畏
  
  兀鹫还有一个很大的特点:生性善良温和,从不攻击活畜和人。抛开外界给它的神秘外衣,无论生活习性还是性格,它实际都与猛禽恶鸟沾不上边。有时候它甚至喜欢跟人亲近,你只要不伤害它,其实跟它在一起,无异于跟一只鹅在一起。
  
  野生动物摄影师祁云有段经历:有一次,他为拍摄野生动物而跋涉在藏北草原,饥饿困乏之极躺下休息,不知不觉进入梦乡。当他酣睡之时,一群兀鹫以为发现了死尸,盘旋而下,一步步朝他逼近。祁云在一阵嘈杂的鹫鸣声中突然惊醒,发现已被几十只兀鹫团团围住,便一跃而起。兀鹫们发现死尸活了,便停下脚步,从容转身而去,其本性善良可见一斑。
  
  在笔者调查走访过的藏族百姓中,不少人有与兀鹫近距离相处的经历。他们说,多年放牧,见过很多次兀鹫,有小群有大群,但从没遇到过兀鹫袭击伤害活牛活羊的事,它们只吃因病死去的牛羊。这样,帮助人们清除了死牛羊疾病传播的机会,承担了一个草原“清道夫”、“防疫员”的角色。所以,草原上的藏族牧民特别敬重兀鹫,他们从不伤害兀鹫,兀鹫也不躲避人,表现出人与动物、人与自然和谐相处的境界。
  
  兀鹫基本都是黑色的,据说也有白色的,但极为少见。据老辈人传下来的话,在上世纪三四十年代时,白色兀鹫常见,但后来就越来越少了。所以现在,如果亲人死后去天葬时,能遇到一只白色兀鹫,善良的藏族百姓就认为是“天神”下凡,是佛祖的使者,那无疑是“佛祖”对死者的特殊恩赐,子孙后代都会受到福荫。西藏最大的止贡堤天葬台,吸引大量秃鹫聚集到这里,据说是因为领导这些鹫群的是一只从印度斯白天葬台飞来的白色秃鹫。
  
  一个叫次旺的老天葬师,就曾收养护理过一只腿受伤的白色小秃鹫,还给他起了个名字叫“次仁”。据说日后次旺在天葬场工作时,还多次看到长大的次仁在鹫群里,叫它的名字,它就会过来。送亲人来天葬的人们非常喜欢和敬畏这只叫做次仁的白兀鹫。
  
  藏民族对秃鹫的敬重之情,在生活中有各种形式的表达。哪儿有人,哪儿就有兀鹫的身影,在荒野堆积的玛尼石上,在寺庙周围,在村落、帐蓬所在的地方,在随处可见的风马旗下,人们甚至还把兀鹫的形象绘制在神圣宫殿的雕梁、回廊和壁画上。

  飞于天地间承担使命
  
  在藏民心目中,鹫就是神鸟,是天国鸟,是死者灵魂的超度者。在西藏,光临天葬台的鹫还被当作“格龙”——比丘的化身,有通神的非凡神力。世间的人若能将自己的尸体供养于它,就等于赎回了一生的罪孽,获得了进入三善区的通行证。随着死者尸骨被很快吃光,死者的灵魂也伴随着肉体的消失而永久安息,也使生者“天人合一”的生死理想得到寄托和飞扬。
  
  天葬的独特性,体现在它奇特而神圣的宗教精神上,因而被广大藏区群众久久信奉。天性慈悲的兀鹫,在天葬中扮演着主角。藏族人认为,兀鹫是“空行母”的化身,是死者灵魂上天的护送者,也是极乐世界的接引人。传说中在释迦牟尼成佛之后,一群兀鹫来到他身边。佛祖慈悲地问它们:“你们是不是想皈依佛门?”鹫鸟们立即点头作应。释迦牟尼就摸了摸鹫鸟的头顶说:“那就收下你们吧!”他这一摸,鹫鸟头顶的毛立刻脱落变成了秃顶,从此被安排执行“天葬”引领灵魂升天的重任。
  
  施行天葬时,先点桑烟,这时大群的兀鹫就会很快飞临天葬场。如果尸体被兀鹫吃得一干二净,就视为吉祥,表明死者灵魂已经顺利升天;反之就是恶兆,说明死者生前有恶迹,有罪孽,灵魂难以升天转世,家人就特别痛苦和不安,接着还要念经做法,为死者超度赎罪。日久天长,这些兀鹫跟天葬师的关系渐渐亲密起来,天葬师还会给它们起名字,教它们一些规矩,进行一些特殊的训练,它们似乎也能听懂天葬师的“指令”。这些与天葬师能够“沟通”的兀鹫,久而久之便成了人们传说中的“鹫王”,格外受人们敬重。据当地藏人说,送亲人天葬时,若能遇到鹫王,就是最大的幸运和福气。
  
  兀鹫,是青藏高原特有的巨型珍禽,它的温良和与天葬相联的特殊使命,使它倍受藏族人民的爱戴和敬畏,因之衍传千百年的风俗至今不衰,从而形成了一种独特的只有青藏高原才有的兀鹫文化。这种文化,成全了藏族信众的精神寄托,也作为一种民族文化传承下来。

上一篇:叶巴的水
下一篇:建学校

|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