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03月20日 星期二


“山鹰”历险

2013-08-26 11:02:57   来源:《中国西藏》2007年第三期   作者:索南策仁

“边巴扎西是登山队的一员虎将!”西藏登山队桑珠队长如是说。“1997年5月27日,西藏登山探险队执行从珠峰之巅采集民运会火种的任务,在这次重大活动中边巴扎西担任‘开路先锋’的重任


  “还有一次是在马纳斯鲁峰,我遇到一次可怕的‘流冰’。所谓流冰就是新雪在阳光的照耀下,脱离旧雪,结成一层硬壳。人一旦踏上去,容易被它带下去。我就是不小心踩在一块硬壳上,被它带向悬崖边上。我知道我必须踩碎硬壳,脚踏在岩石上才能脱离险境。可是,我的努力并没有奏效,我被硬冰越来越近的带往万丈深渊。我当时真的害怕了!我们藏族人害怕会喊‘阿妈!’我就一边喊着‘阿妈’!一边用双脚不停地在冰上跳,以求脱险。好像过了很长一段时间,冰壳终于被我踩碎了,我幸运地停留在悬崖岸上。那是我真正害怕的一次经历。

  “不过一个运动员谁没有几次这样的历险,否则的话就不叫登山了。”

  “如果困难出现,就要战斗到底。如果你训练有素,你将生还;若非如此,大自然将把你收为己有。”这对于2002年的西藏队,体会犹为深刻。

  显然,山对这位硬汉的考验才刚刚开始。1998年的洛子峰又是一次难忘的冒险。

  “晚上11点钟左右,上面开始流雪。”边巴扎西两眼直直地盯着我们,语调明显比平时紧张,“我在帐篷里听到‘嚓’的一声,是小的雪球,接着我们的帐篷被埋住了。我本来是仰着睡的,赶快翻身。翻的过程中,上面的雪就过来了,一下子压上来。雪崩下来时,仁那已经翻了出去。我一伸手,抓不到仁那,我们以为他被带走了。那天太着急,找不到刀子,我们3个同时往上顶,雪凝得特别紧,根本顶不动。” 

\
顶峰上的相聚。 前排左二为边巴扎西

  仁那是西藏队的一员猛将,1米8的大个,黝黑的脸膛,举手投足间充满了力量。边巴扎西回忆:“幸好当时帐篷口没拉,仁那拼命的滚出去,雪一直流,像大河的声音,等他站起来,帐篷已经没了。他只穿了内衣内裤,一边哭一边喊,拼命挖帐篷,摸到我,拉出来,接着是次仁多吉。阿克布稍微晚一点,他睡在里面,挖出他时,他只会喘气,再晚上几分钟,阿克布可能就不行了。”

  雪崩使原来的登山安排被破坏,桑珠队长只得重新调整计划,“我们休整了一周,把恐惧感漫漫消除,体力上也恢复一下。来到这里,人力物力花费了那么大的代价,不能放弃,然后我们重新组队冲顶,大家也没有什么说的。”

  10月12日,探险队重建被彻底摧毁的突击营地。10月13日,A、B两组的次仁多吉、边巴扎西等5名队员携手登上顶峰,完成了任务。

  而攀登乔戈里峰对任何一个登山家都是最为严峻的考验。登山家哈斯勒曾经说过当你到达某一高度时,“如果困难出现,就要战斗到底。如果你训练有素,你将生还;若非如此,大自然将把你收为己有。”这对于2002年的西藏队,体会犹为深刻。

  当年乔峰大本营有十几个队,正好有一个西班牙队带了海事卫星,可以传卫星云图。根据他们的资料,7月21-23日是一个好天气周期,桑珠队长决定抓住这最后的时机冲顶。

  到了冲顶那天,夜里天气还可以,但下半夜天气突变。早上9时左右,整个山区一塌糊涂,边巴扎西等4名队员穿越“瓶子颈部”——乔戈里峰的第二个难关,艰难地攀登到距顶峰只有210米时,天气巨变:突如其来的暴风雪把4名队员困在了其腰深的积雪中,上下的道路全被大雪掩埋,一时能见度几乎为零,队员们的生命受到严重威胁。

  在大本营的桑珠队长根据队员们的报告,果断命令立即下撤。

  “当时心里非常难受”,边巴扎西缓缓地说,“前面已经苦了这么久,身体也不错,离顶峰很近。但登山就是这样,必须服从命令。”攀登队长次仁多吉决定从相对安全的山脊下撤,但也充满着危险。因为从“瓶子颈部”到四号营地之间是大片的雪崩群,在下撤的途中,已经有十几处崩塌的冰雪顺陡峭的山壁呼啸而下。这时就听到队伍的前端发出“嘣”的一声巨响,队员们条件反射般地迅速将冰镐插入雪中做保护。待声音消失在深渊里,一直走在前面的边巴扎西忍不住向后面的次仁多吉吼道:“都怪你!现在能见度这么差,还要走山脊,人掉下去怎么办?”原来,刚才边巴扎西左边不到4米处,一块硕大的雪檐塌方了。

  又前进了不到一小时,就听边巴扎西“啊”一声惊恐地大叫,这次是左脚一下子踩空,已伸到悬崖边外,他飞快转身将重心移至右边,化险为夷。惊吓连同这前的受挫,让边巴扎西一时觉得腿软,瘫坐在雪地上,他大叫道:“在这样下去,我们都活不了!”此时,一向以处世稳重著称的次仁多吉也很难再保持冷静,他恼怒地说:“那你到后面去,我到前面走!”

  队员们的恼怒并不奇怪,因为就在那个地方,曾经有许多登山队员滑坠。

  说到当时的情景,边巴扎西有些不好意思,“其实登山就是越登越胆小,年轻的时候无所谓,有了老婆孩子年就会有顾虑。”

  根据GPS上显示,队员们已经到达了突击营地位置,但大量的降雪,让周围的环境变了样,他们无论如何努力,就是找不到帐篷。

上一篇:西藏物种的引入与变迁
下一篇:一家三口登珠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