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03月20日 星期二


“山鹰”历险

2013-08-26 11:02:57   来源:《中国西藏》2007年第三期   作者:索南策仁

“边巴扎西是登山队的一员虎将!”西藏登山队桑珠队长如是说。“1997年5月27日,西藏登山探险队执行从珠峰之巅采集民运会火种的任务,在这次重大活动中边巴扎西担任‘开路先锋’的重任


\

  “边巴扎西是登山队的一员虎将!”西藏登山队的桑珠队长如是说。“1997年5月27日,我们西藏登山探险队执行从珠峰之巅采集民运会火种的任务。在这次重大的登山活动中,边巴扎西一直担任‘开路先锋’的重任,特别是在突击顶峰的那天,他冲锋在前,仅用4小时47分钟便从海拔8300米处突击顶峰成功,是迄今有纪录以来攀登速度最快的专业登山运动员。他又在没有帐篷等避寒设施的情况下在珠峰顶上停留了138分钟,打破了队友次仁多吉从1988年以来保持的99分时间最长纪录”。他曾是中国登山界综合实力最强的队员,是中国向世界推出的著名登山家之一。

  但是,当我们在登山队的会议室里见到绰号“飞毛腿”、“山鹰”的边巴扎西时,又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虽然从黝黑的脸庞、修长的身材多少能看出他的专业素质,但死神的魔爪在他身上留下了明显的阴影。由于面部神经受到伤害,他的右眼不容易闭上(由于眼皮不能闭合,眼球干涩难忍,泪水每隔几分钟才能通过眼角流出来),他的右耳完全失聪,受伤的鼻梁变形,说话时嘴角歪向一侧……无论如何,面前这只勇敢的“山鹰”曾经历过生与死的严峻考验。

\
攀登中的边巴扎西 阿克布/摄

  “一个运动员谁没有几次这样的历险,否则的话就不叫登山了。”

  回忆起自己在山上的危险经历,他首先想起了1992年的两件事情。1992年上半年,我作为一个德国团的高山协作,和旺加教练、阿克布他们一起去珠峰地区。当时大部分队员都登过珠峰,我还没有,所以从拉萨出发时我们已经说好,在保证对方登顶的情况下,给我一个机会,允许我跟着上去。由于在山上遇到坏天气,我们准备下撤。就在7790附近突然遭遇流冰的袭击,幸亏我抓住了保护绳,用全身的力量死死抓住绳索以避免下滑。但绳索还是磨烂了我手上的三层手套,把手掌磨出一条深深的口子,手掌火辣辣的疼。那时候我还年轻,身体素质好,胆子也大,在一个冰裂缝的边沿终于止住了下滑。我们有个夏尔巴向导走在我前面,他没有挂住,结果直接掉进冰裂缝里。幸亏他掉下去以后雪刚好停了,没有把他盖住,否则很危险。人在紧张的状态下什么事情都能做得出来,他硬是拉着绳索,靠自己的力量爬了上来,但一上来他就动不了了,因为他的左腿从膝盖部分完全断了,也就从此宣告结束登山生涯,是我们最后把他背下去的。这是我第一次见到队友受伤,所以印象挺深的。

\
在雪山上

  “92年下半年去南迦巴瓦,这座山峰虽然只有7000多米,但攀登难度不亚于珠峰,而且天气变化无常。在一次下山途中,我看到一个日本队员显然没有经验,他在雪地上突然横切,老登山人都知道那是最危险的走法。我当时喊他不允许这样走,但已经晚了。他前面还有两个我们的队员,他横切过后,一大块儿雪‘哗’地过去了,我们的大齐米和拉巴在瞬间被淹没。在接下来的一声巨响后,上面的雪也下来了,我感到脚脖子后好像被刀子砍了一下,凭直觉,我一个180度的急转身,把冰镐插入雪中保护自己。一大片雪块儿就从头上掠过,我感觉顶不了,就跟雪块儿一起滚了下去。一会儿在上面,一会儿在下面,滚下去50多米。那时候倒没有害怕的感觉,只觉得人在下面的时候胸口很凉爽,吸进吸出的都是雪;人在上面的时候,感觉很亮,天空在眼前一晃而过。等雪停下来的时,我发现自己竟然是站立着,只是膝盖以下被雪埋住了。我一看,大齐米在我前面,已经站起来了;拉巴也在那里,但他的‘造型’特别奇怪,他是侧身躺在那里,身体的左侧被雪埋住,右侧露在外面,只见他用右手右脚在空中徒劳地蹬踏,没着没落的,特别滑稽。我知道他没事了,就忍不住大笑。大齐米是个特别直爽的人,他大骂:‘我们在前面出事了,你们还笑!’而拉巴在被人拉出来后,像捆绑的鸡被放出来一样,突然往山下跑,而且人到营地也半天不说话,叫他喝水也不喝,可能是吓坏了。我们又在一旁哈哈大笑。

上一篇:西藏物种的引入与变迁
下一篇:一家三口登珠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