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03月20日 星期二


漫话藏獒

2013-07-15 10:08:22   来源:《中国西藏》2006年第五期   作者:文·图/桑丁才仁

约二三十年前,藏獒作为藏族游牧民的牧羊犬,很难想象它有多大价值,可如今却神话般地变成了价值连城的“宝贝”,堂而皇之地登上了“世界犬种”、“犬界之光”乃至“中华神犬”之宝殿


  关于“狗节”

\

  也许是狗与生活在广袤草原上的藏族人有着天然联系之缘故,在我国,与民族传统文化有渊源关系的“狗节”还属藏民族。大家知道,藏民族是一个喜爱养犬的民族,无论我们在牧区、农区还是在寺院,各种大大小小的犬类随处可见,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部分藏族地区流行着过“狗节”的习俗,具体时间是每年藏历初二,有“初一为人节,初二为狗节”之说。

  过这个“节”的时候,首先在早晨太阳刚出来时,主人必须要给自己的狗准备一份肉、糌粑和其它平时狗最喜欢吃的狗食,这个狗食称之为“年饭”(lao-skal),送“年饭”的主要目的是表达主人对爱犬的感谢和慰问之意,感谢它在过去的岁月里,不惟贵贱、不嫌贫富始终与主人朝夕相处、患难与共。送完“年饭”,当天晚上是狗的“庆祝时辰”,主人视情况,有的清理狗窝,尽量改善狗的居住环境,有的更换狗垫或红缨颈圈等。如果当天晚上主人有意梳妆打扮,穿上节日盛装的话,被认为是参加了“狗庆”活动。当然我们在这里所说的“狗节”只是体现人们对动物的一种人文关怀,同时我们需要说明,给狗“过年”这个习俗早期在藏区可能比较流行,但现在除了部分安多地区外,其它藏区好像不是很刻意去过这个年,知道的人也并不很多。无论怎样,藏民族在历史上是有过“狗节”习俗的。

  有关犬类的逸闻

  历史上,藏民族是一个游牧民族,在他们的生活中,牛、羊、马等家畜是牧民非常重要的生产和生活资料,如果没有这些家畜所提供的生产和生活资料,牧民的生活将无法得到保障,因此,他们认为牛、羊、马是牧民赖以生存的“宝贝”,统称“诺”(naor),非常珍视,而藏獒等犬类虽然作为牧民的忠实伙伴,在现实生活中扮演着重要的角色,但由于它的本质仍属于“犬类”,因此,在藏族人的心目中它们的地位和影响远不及上述提到的家畜,经常作为讽刺、鞭挞、羞辱某些小人的假托,和狡诈、偷盗、无耻、缺乏诚信等联系在一起。比如,谩骂年纪大的男人为老狗(khayi-rgan);无耻女人为母狗(khayi-mao);幼稚的年轻人为小狗(khayi-kau);小偷为贼狗(khayi_rkaun);疯疯癫癫的人为疯狗(khayi-smayon)等等。在藏族地区流行的各种谚语中借狗讽刺、谩骂等更是随处可见,如,“无论虎狗豹狗,用香美的食物喂它就熟了,家中多毛的母老虎,熟了以后却变得更加凶恶”(仓央嘉措道歌);“人被人了解需要一生,狗被狗熟悉需要一天”;“无辨别是非能力者,既是男人亦宛如狗”;“人不知耻为狗,狗无尾巴为鬼”;“如果獒犬走在马路上,实为投掷石头的目标”等等,由于狗的劣根性决定了它在人们心目中的地位和影响,其形象与口碑不是我们想象的那么好。

  在藏族宗教文化中有把狮子、大象、虎豹等猛兽当作贤士坐骑的记载,在佛教寺院里经常可以看到,各种显、密佛像的宝座一般是“狮子坐莲花垫”“大象坐莲花垫”或“猪坐莲花垫”等,从没有看到把狗当作活佛、贤士坐骑的现象。其实这也不难理解,因为包括藏獒在内的所有犬类,它再高大、再威严,在藏族百姓的心目中,仍然是受到歧视的畜生,根本登不了大雅之堂,因此说藏獒是“天上派来的神犬”、“活佛的坐骑”,不符合藏族文化习俗。

\
猪坐明佛母(布达拉宫藏)

  从狗的颜色来看,藏族人以为,红颜色的狗为“贼狗”或“鬼狗”(vdare-khayi)。藏族谚语称“属于红颜色家族的狗,除了贼狗以外没有其他本事”,许多藏族民间故事里也把红狗与“鬼”联系在一起,认为红狗皆是“鬼”的化身或不祥之物,口碑不好。纯黑色狗和花狗据说很容易被猎物发现,因此一般用做“牧羊犬”或“守门犬”比较适合,不易做猎犬,当然以上这些说法只是民间传说,在现实生活中未必都是这样。

  藏族人以为,狗的最高寿命为九年,有“人活百岁,狗活九年”之说法,其寿命比较短暂,但是现在随着人们生活水平的提高,用于喂狗的食物很丰富,狗的寿命也就比原来要长,特别是那些家养的狗由于得到主人精心呵护,其寿命一般比野狗要长的多。

  藏獒养殖

  随着藏獒热掀起,几乎所有藏区都不同程度地养育着藏獒,在内地也有近20多家藏獒养殖基地,其数量非常可观。据说现在世界上最大的藏獒繁殖基地在日本,有128只藏獒;前国家田径队教练、被誉为中国“獒神”之称的马俊仁也有“128只纯种藏獒”,还有一个不可忽视的问题是,藏獒生存地方一般在海拔3000米以上的高原,由于恶劣的自然环境的磨练,其繁殖和生存能力远比其它动物强得多。

  去年中国畜牧业协会犬业分会(CNKC)及藏獒俱乐部举办“中国藏獒回归行”活动,将20只优良纯种藏獒送回青藏高原。这种文化回归行动向世人告示,只有藏獒的原产地——青藏高原,才具有培育纯种藏獒的自然和人文地理条件,才有可能缓解日趋退化的藏獒品种,保护藏獒资源、推动中国藏獒行业健康稳定发展。

上一篇:遥远的墨脱
下一篇:雅鲁藏布江源头探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