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03月20日 星期二


藏族母亲河——拉萨河纪行(上)

2013-06-19 11:04:34   来源:《中国西藏》2005年第四期   作者:文/吴宇 朗杰 图 /吴宇

拉萨河是西藏人民的母亲河,也是一条见证了藏族古老文明变迁的历史之河、文化之河。拉萨河流域作为西藏政治、经济、文化、交通和宗教的中心区域近些年取得了长足的发展和进步。


\

  【编者按】拉萨河发源于青藏高原念青唐古拉山南麓,干流全长551公里,是世界大河雅鲁藏布江的5大支流之一,年平均流量为60亿立方米,约为中国第二大河黄河的八分之一,流域面积近3万平方公里。

  拉萨河是西藏人民的母亲河,也是一条见证了藏族古老文明变迁的历史之河、文化之河。拉萨河流域作为西藏政治、经济、文化、交通和宗教的中心区域,作为西藏重点发展的“一江(雅鲁藏布江)两河(拉萨河、年楚河)”地区的重要组成部分,近些年拉萨河流域取得了长足的发展和进步。

  高原早春三月,记者踏访了拉萨河两岸,采写了这组实地见闻。希望读者能够从一个侧面了解今日西藏的经济和社会发展、人民生活以及历史文化、宗教信仰、自然环境的保护和延续状况。

\

  纪行之一

  温泉与天葬:藏民族不变的文化传统

  大山北侧的沟壑中,半露天的温泉冒着汩汩热气,将脱下藏袍的一张张脸蒸腾得润红发亮;大山南坡,则静卧着一个硕大的天葬台,每天都有数不清的秃鹫飞来,接受人类离开世界前的最后馈赠。

  记者到拉萨河支流——位于墨竹工卡县海拔4500多米的雪绒藏布源头地区采访,发现与十余年前相比,除了道路交通大有改善外,已有1400多年开发历史的德仲温泉以及800多年历史的止贡替寺天葬台面貌依旧,其所代表的藏民族古老文化传统在不变中得以延续:不息的温泉,流动着对健康和活力的渴望,似乎让人类回到了生命的摇篮;而天葬台则是一片古朴和安宁,默默帮助着人类自信、从容地走完人生之旅。二者共同营造的天人合一、和谐共存的境界,令人久久驻足。

  对于这种浓缩于一座山中的神奇迷人的自然和文化景观,土生土长的钦孜热丹觉得很自然。这位32岁的牧牛小伙儿洗完温泉,一边穿着大红毛衣、一边对记者说:“记得二三岁的时候,大人就常抱着我来温泉。久而久之,只要有空闲或者身体不太舒服时,我都喜欢来这里泡一泡。乡亲们都把温泉看作是大自然的恩赐。”

  由于德仲温泉对治疗风湿、溃疡等疾病颇有效果,慕名前来者络绎不绝。但这里对附近的老百姓和只洗一两回的游客,一直坚持免费;专程前来洗浴的温泉客既可住旅馆,也可自搭帐篷,自起炉灶,宽俭自度,一派古朴自然之风。

  泡在水深过腰、气泡喷涌的温泉里,记者看到石壁上挂着传说凿通泉眼、造福于民的藏传佛教莲花生大师的画像以及一条条的哈达和经幡,仰望周围民居和雪山,历史与自然的亲近感扑面而来。从拉萨来这里已4天的温泉客米玛次仁说:“德仲温泉的神话传说很多,大家平时泡澡时听一听、谈一谈,别提多舒畅。”

  与德仲温泉声播全西藏相比,大山南坡的止贡替寺天葬台则以历史久远、环境清悠、葬俗殊异、秃鹫聚集闻名世界。当记者在夕阳中沿着寺院与天葬台间的漫漫山路跋涉而上,23岁的喇嘛旺扎正在爬地柏和边麻草掩映的天葬台旁进行每天的例行清扫工作。他说:“送葬者都希望秃鹫将亡人干干净净地带走,这就要求天葬师一丝不苟、尽心尽职。每天傍晚,我们还要集中清扫天葬台上的残存物,洒上酥油在焚香塔中火化掉。”

  旺扎14岁出家,当天葬师已经5年了,是止贡替寺6名天葬师中年纪最小的一位。他告诉记者,前几年,为了防止野狗等动物袭扰以及游客拍照,天葬台四周竖起了几百米长的铁围栏,除此之外,止贡替寺天葬台没有任何变化。平均每天都有六七个亡人送到这里,其中大多数来自邻近的拉萨、那曲、林芝、山南等地,最远的则来自青海、云南等省的藏族聚居地区。

  “刚干这一行时,我曾经害怕得连续几个月睡不着觉。后来,觉得自己和其他喇嘛一样,都是为了大众一生的幸福和圆满,老百姓需要天葬师。虽然我还年轻,但我愿意将这项工作一直干下去。”旺扎说。

  初春的雪绒藏布河谷空旷寂静。抬眼望去,在积雪的山巅之上,在清冷的月亮轮廓里,几只秃鹫张着翅膀,飞得很高很高。这就是今天的拉萨河源头。从温泉到天葬,仿佛是一幅感人的“生、老、病、死”的生命长卷。是高原美丽的山川,是藏民族坚韧的信仰以及辛劳的开拓,共同创造和维系着这不变的文化传统。

上一篇:三闯羊湖
下一篇:藏族母亲河——拉萨河纪行(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