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03月20日 星期二


把五星红旗插上乔戈里峰

西藏登山探险队攀登世界第二高峰纪实

2013-06-08 10:07:02   来源:《中国西藏》2005年第一期   作者:文·图/薛文献

2004年7月27日,“高原英雄登山队”——“中国西藏攀登世界14座海拔8000米以上高峰探险队”从巴基斯坦侧成功登上海拔8611米的乔戈里峰。这是中国人首次登顶这座世界第二高峰。


  进驻2号营地

  7月1日,探险队5名队员顺利进驻海拔6700米的2号营地,并继续向3号营地修路,拉了270米的主绳(全部拉完约需1000米左右)。当天这支队伍也是所有11支登山团队中走在最前面的。

  1日的乔峰山区依然是阳光灿烂。当地时间清晨6时20分,探险队队员边巴扎西、洛则和3名藏族高山协作离开海拔6080米的1号营地前往2号营地。在抵达目的地后,担负运输任务的协作队员边巴顿珠和普布顿珠则返回1号营地,其他3人留在那里,其中边巴扎西和协作扎西次仁不顾疲劳,继续向3号营地修路。由于高空风比较大,他们在修通部分道路后于当地时间14时20分返回2号营地休息,洛则在2号营地清理帐篷,烧水接应。

  边巴扎西说,前往3号营地的路线还可以,和2002年相比没有大的变化,有些地方积雪较深,达膝盖以上(约80厘米)。高空阵风比较大,约有五六级。

  同一天,攀登队长次仁多吉和队员仁那以及3名巴基斯坦高山协作从前进营地进驻1号营地。

  建立3号营地

  7月12日,经过一周多的等待,探险队终于在乔戈里峰海拔7450米的地方建立起3号营地。

  12日晨,乔峰山区天气比前几天要好一些,时阴时晴,11日抵达海拔6700米的2号营地的3名巴基斯坦高山协作人员向3号营地攀登,在当地时间10时50分抵达目的地,运送了部分食品、帐篷和技术装备。由于山上高空风强烈且经常降雪,为避免帐篷损坏,按照计划,他们将这些高山物资包裹好放在一个安全的地方后开始返回2号营地。一位高山协作人员说,山上积雪很厚,而且高空风非常大,还有吹雪,高山活动非常困难。

  由于乔峰山区气候变化异常,很难出现较长时间的好天气,最近一段时间好天气一般只能持续两到三天,探险队只能抓住每一次较短的好天气周期,逐个完成修路、建营等任务,为最后的冲击顶峰创造条件。

  再次向高海拔营地挺进

  7月21日,在大本营休整待机多日之后,探险队再次向1号和2号营地挺进。山区天气依然不尽如人意,有强烈的高空风和吹雪,给攀登活动带来很大的困难。

  21日晨当地时间5时,探险队的6名中国和巴基斯坦协作人员离开大本营,向海拔6700米的2号营地进发。4名主力队员在半个小时后也离开大本营,向海拔6080米的1号营地攀登。

  当地时间10时,4名主力队员顺利进驻1号营地。边巴扎西说,山上的积雪比较厚,有一根帐篷杆被雪压断。他们可以看到高海拔地区的风非常大。

  此时,提前出发的6名协作人员正在非常吃力地向上攀登。在离开大本营8个半小时后,中巴协作人员终于抵达2号营地。协作队员扎西次仁说,山上的高空风特别大,还有吹雪,攀登行动非常艰难。探险队建在2号营地的帐篷已经被雪掩埋,其中一顶帐篷的外帐全部受损,他们不得不花很大的力气清理积雪。

  一个多月来,乔峰山区天气一直不太好,很难出现持续的好天气,最长也是唯一一次好天气周期仅持续了5天,此后再没有出现超过3天的好天气,各国登山团队的攀登行动进行得非常艰难。一段时间以来,天气变化非常快,一天之内大风、降雪、多云、晴天等气象交替出现。每天接收天气预报的瑞士队领队说,山区气象每3个小时变化一次,很难预料到今后数天内的天气情况。

  登顶

  好天气来临 探险队紧急出动


  24日开始,乔峰山区出现难得好天气,探险队决定抓住时机,紧急出动。6名协作人员在当地时间中午11时45分离开大本营,当晚进驻2号营地,攀登队长次仁多吉也一同出发进驻1号营地。

  25日晨当地时间3时30分,主力队员边巴扎西、仁那和洛则离开海拔5100米的大本营,用头灯照明,再次踏上征程。他们顺利跨越前进营地和1号营地,于当地时间11时40分抵达2号营地,与24日进驻1号营地并先期向上攀登的攀登队长次仁多吉会合。

  当天,驻扎在2号营地的中巴双方6名协作队员在当地时间6时30分(北京时间9时30分)继续向上攀登,6小时后抵达3号营地,在那里搭建了两顶帐篷,并做好继续向上攀登的各项准备。

  24、25两日,乔峰山区晴空朗朗,艳阳高照,山间时有微风吹拂,出现非常难得的好天气。驻扎在大本营的各国登山队员在这两天也纷纷赶往各高海拔营地,乔峰东南山脊传统攀登路线上和各营地间集中了许多登山队员,显得非常热闹。

  改写历史的一天

\

  26日当地时间23时30分,攀登队长次仁多吉和队员边巴扎西、仁那、洛则以及中方高山协作扎西次仁、普布顿珠、边巴顿珠和两名巴方协作人员,离开海拔7900米的4号营地。此时半轮明月已经西垂,高空风也比较大,队员们点亮头灯,踏着夜色,分两组结组行进,边走边修路,一步步向顶峰靠近。在攀越最困难的“瓶子颈部”之后,队伍行进的速度开始加快。

  27日晨,太阳还没有出来,大本营人员就早早起来守候在报话机旁。当地时间5时,一抹晨曦给乔峰顶峰镶上灿烂的金边。但此时顶峰上面开始出现大片旗云(高空风引起的吹雪),大家开始为登顶队伍遭遇强烈的高空风而担忧起来。

  两个小时过去了,依然没有登顶队伍的消息,大本营所有人员都在焦急地等待着。

  当地时间6时50分、北京时间9时50分,报话机里突然响起边巴扎西的声音:“大本营,大本营,我们到顶了!我们成功了!”边巴扎西清晰的呼叫瞬时打破了大本营的沉默,提前到来的喜讯真让人有点措手不及,大家赶快忙着拍照、录像和录音,记录下这历史性的一刻。

  一直守候在报话机旁的队长桑珠激动地大声说:“大本营听到你们的好消息了!向你们表示热烈的祝贺!扎西德勒!”

  得知队员们登顶的消息,大本营所有工作人员激动地握手、拥抱、鼓掌,齐声高呼:“我们成功了,我们成功了!”

  当地时间7时10分,登顶队员全部抵达顶峰。此时顶峰的高空风非常大,大约有六七级,温度也有零下27摄氏度。队员们顶着猛烈的高空风,高举国旗拍照留念。鲜艳的五星红旗在海拔8611米的乔戈里峰顶峰上高高飘扬。这是中国人首次登顶这座位于喀喇昆仑山脉、中国和巴基斯坦边界上的世界第二高峰。

  此次登顶的队员是攀登队队长次仁多吉、队员边巴扎西、仁那和洛则。担任协作任务的西藏登山学校学员扎西次仁、普布顿珠、边巴顿珠和巴基斯坦人尼萨尔·侯赛因、穆罕默德·侯赛因也一起登顶。攀登队长次仁多吉激动地说:“在纪念人类首次登顶乔戈里峰50周年的日子里,我们中国人第一次站到了顶峰,我们感到非常自豪和荣幸。我们为中国人民争了光,为西藏各族人民争了光!”

  在顶峰上停留的20分钟里,登顶队员忙着拍照、摄像,之后安全下撤。

  这次登顶成功还创造了一项中国登山新纪录——3人同时登顶13座海拔8000米以上高峰。成立于1993年的“中国西藏攀登世界14座海拔8000米以上高峰探险队”也成为世界上首支集体登完13座高峰的登山队。

  中国队登顶的消息迅速在大本营传开,来自世界各地的登山朋友纷纷赶来祝贺。在今夏攀登乔峰的15支队伍中,中国队是第三支登顶的。26日,已有意大利和西班牙的9名队员率先登顶,其中有50年前登顶乔峰的孔帕尼奥尼的儿子和一名西班牙女性。

  1954年7月31日,意大利人拉切代利和孔帕尼奥尼首次登上乔峰。50年来,全世界共有196人成功登顶,但更多的是失败的纪录,还有52位勇士魂归雪山。

  探险队队长桑珠说:“登顶乔峰我们盼了多年,今天终于实现了!这次成功是整个队伍的荣誉,每个成员都做出了贡献。这也是我们中国人对人类首次登顶乔峰50周年最好的纪念!”

  人类挑战乔峰的历史,就是一部不断战胜自我、超越极限的历史。而今,这部历史中的登顶纪录里第一次载入了中国人的名字。

上一篇:羌塘的保护与发展
下一篇:盐井的天主教堂和盐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