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03月20日 星期二


羌塘的保护与发展

一位牧民与一位教授的20年

2013-06-06 11:22:35   来源:《中国西藏》2008年第二期   作者:文·图/乔治·夏勒 译/康蔼黎

羌塘自然保护区建立于1993年,并且在1999年提升为国家级保护区。总面积将近30万平方公里,这个保护区被设为一个复合利用型区域,牧民、家畜和野生动物生活在一起,享有同样的权利。


\
阿鲁盆地是羌塘最好的野生动物领地。

  记得我第一次遇到普穷那拉——一位羌塘的牧民——是在1991年。那时我正和来自西藏自治区林业局、西藏高原生物研究所的研究人员一道,在羌塘进行一次野生动物调查。当时,普穷的家就是个牦牛毛编制的帐篷,和其他牧民家庭一样,他们的家畜群由绵羊、山羊和家牦牛组成。他们所在之地的海拔有4900米高,已经位于牧草草场的北部边界了。再往北,500公里的无人区内,绝大部分是贫瘠的荒漠草原。不过那里的草还够他们家的家畜食用。有位西方探险家曾这样描述:“这里除了风,没有其他痕迹。”普穷用当地牧民特有的热情和友善把我们邀请到他们的帐篷里做客。他女儿为我们端上了新鲜的酥油茶。他告诉我们,他们是在12年前从南边搬到这里来的。在上个世纪60年代的后期,政府曾用集体制来进行管理当地的生产生活。1981年起,开始实施家庭承包责任制,家畜和草场等以家庭为单位进行管理。普穷家的条件在20多年里逐步好起来了。

\
夏勒博士、康蔼黎博士与当地保护人员在一起

  2003年,我又一次来到普穷居住的地区,这次的合作者来自北京大学和西藏自治区林业局。普穷身上有了更多岁月的痕迹,背驮了起来,手里也握着拐杖,但是他亲切的笑容依然如故。现在,他们家已经拥有了3间房子,一辆摩托和一辆卡车代替了马。以前,他们要用牦牛运输羊毛、酥油和羊肉到南边交换青稞,再运回来磨制糌粑。而今这样的旅程已经成为历史。一条土路延伸到他家门口,邻里之间的交往变得容易了。“当我刚到这里的时候”,普穷说,“只有我们一家,现在一共有11家人了。不过这样一来,草地也就少起来了。”附近的北措乡,上世纪70年代建立的时候,有90户人家,现在已经增长到137户了,家畜由原来的45000头增加到79000头。

\
羌塘草原上的藏野驴。土登 摄

  从1985年至今,我多次在羌塘进行野生动物调查,加上2007年最近的一次,已有19次了。除了越来越多的摩托车以外,卫星通讯、太阳能板、电视机,甚至做酥油茶都用上了电搅拌机。看到许多牧民家生活水平如此快速的提高,我感到十分惊喜。

\
富裕起来的藏北牧民。王守民  摄

\
20年前的普穷那拉

  与此同时,大部分乡上的草场已经承包到户,承包年限为50年。在我眼里,普穷从一个游牧民转变为定居型的牧场主。我担心,这样的定居模式,是否会导致当地草场承受过多的畜牧压力?草场质量会下降。在美国和澳大利亚,我们已经遭遇过很多这样的教训。我还担心,在这样固定的草场中,普穷是否愿意接纳那些不断来访吃草的野生动物,比如藏野驴?过去,如果普穷的草场遇到干旱和大雪灾,他可以把饥饿的家畜转移到其他地方,现在还可以吗?政策的变化,常常会带来一些意料之外的负面效应。我们该采取怎样的措施减少这些效应?

上一篇:比肩神女峰——女子登山实录
下一篇:把五星红旗插上乔戈里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