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03月20日 星期二


比肩神女峰——女子登山实录

2013-06-04 13:52:22   来源:《中国西藏》2008年第一期   作者:文/索南措姆 玛利亚·安东尼多娜 海德格特·丁白克 图/索南措姆 阿克布 卡洛·米扎尔

1959年7月,33名中国登山队员,其中包括8名女登山队员,都登上了慕士塔格峰(7546米),她们创造了女子登山的最高海拔纪录。


  登山界的巾帼英雄

\
中国登山队副队长、藏族女运动员潘多从珠穆朗玛峰顶峰返抵大本营时,受到战友们的热烈祝贺。

\
  年轻的中国女子公格尔九别登山队在1961年6月17日登上了帕米尔高原上拔海7595米的公格尔九别峰顶峰。登山队有两名队员——潘多(藏族)和西绕(藏族),在当天北京时间22时30分登上了顶峰,创造了世界女子登山高度的新纪录;另有两名队员——王义勤、查母金(藏族),登上了拔海7560米的高度。她们都超过了由中国女子登山运动员1959年在攀登帕米尔高原上慕士塔格山时所创造的女子登山高度7546米。

  最初引起我们对西藏妇女登山史的极大关注是“女神”这个词语。人们认为,西藏的山峰很多是神女的居所。这些伟大、尊贵的西藏神峰是容易发怒也容易受感动的女山神,绝对不会原谅那些冒犯和羞辱她的人。正是这个原因,在过去几千年间,没有人敢去冒犯她们的峰顶。女神们是不会容忍人类踏上她的白色如丝的披风的。历史上只有一些佛教圣人得到山神的允许,不可思议地飞到了神圣的山顶。如米拉热巴就是其中一位,他是著名的佛教圣人,借着一道阳光来到岗仁波齐峰,而这道阳光后来成为他的魔毯和修行垫子。随后来到西藏其他著名神山的便是西方登山者,最初是英国人之间展开了激烈的攀登竞争。他们穿着短钉靴子,带着对攀登的激情去挑战人类从未完成的任务。他们的攀登,激怒了神山女神,唤醒了她们沉睡已久的愤怒,把伤痛和死亡一次次地降临到登山者身上。然而恐惧没有让人们却步。他们继续攀登,向暴风雪、缺氧和皮肤爆裂发出挑战。许多勇敢的女子也加入进来,借助她们的破冰镐、绳子、岩石锥、靴子,坚韧不懈攀登着高峰,实现着她们的梦想。

  1959年7月,33名中国登山队员,其中包括8名女登山队员,都登上了慕士塔格峰(7546米),她们以高出90米的高度刷新了法国运动员克.郭刚1955年在尼泊尔境内登上海拔7456米的加涅斯峰而创造了女子登山的最高海拔纪录。这8个女队员中有4位藏族女队员,她们是西绕、潘多、齐米和查姆金。

  在这些女登山队员中,有位坚强的年轻藏族女队员,名叫西绕。人们痛苦地诉说着她远大的抱负以及后来遭遇的不幸。1961年,西绕在公格尔九别峰(海拔为7595米)的登顶返回途中遭遇雪崩,献出了宝贵的生命,被追认为革命烈士。当时,另外一名藏族女登山队员潘多也被埋在积雪中,但是她最终成功地逃脱了厄运,侥幸活了下来,并且及时得到了治疗。但是由于冻伤太久,潘多差点失去了双脚。潘多痊愈后重新回到登山事业的队伍,并且因祸得福,成登山界的名人。她对本书的作者说,“我来自日喀则附近的一个小村庄,家里人口多,穷得叮当响;我父亲靠编织氆氇养活全家;我有两个兄弟和4个姐妹。”她回忆自己悲苦的童年:刚出生便失去了父亲,6岁开始在牧场放牧,身上一直穿着破旧的衣服;光着脚丫,一天只能吃上一块糌粑团,晚上和牲畜们睡在一起。在西藏民主改革前,大多农牧民,包括潘多和她的女队员们都饱尝饥寒交迫之苦。20世纪50年代,潘多和西绕在拉萨西郊“八一”农场工作,一次偶然的机缘,潘多和几位在农场干活的藏族姐妹,很幸运地被选为了第一代藏族登山运动员,从此她的一生完全奉献给了登山事业。在她的登山生涯中,登山经验和能力不断地得到提高。后来她和另外一名汉族登山运动员结为夫妻,两个人都在登山队从事登山工作。

  1974年底,西藏成立了由8个民族434名运动员组成中国男女混合珠穆朗玛峰登山队,其中有36名女运动员。潘多担任探险队副队长。在这次攀登过程中,潘多和她的队员们历尽千辛万苦,终于不负众望完成了神圣的使命,并且成为第一位从珠峰北坡成功登顶世界第一高峰—珠穆朗玛峰的女登山队员。这个消息从北坡传开以后,南面也传来了仅于几天前,一位日本女登山队员从南坡登顶珠峰的消息。

  和潘多在一起登山的有位名叫桂桑的藏族女登山队员,曾经接受过良好的高海拔远征探险训练。但是,桂桑总是不够走运。她本来已经和潘多一起挑战海拔8000多米的高峰,却因为无意中打翻一壶滚烫的开水烫伤了双脚,不得不返回大本营。不过,从那之后,桂桑却参加了许多成功的探险活动,赢得了社会的尊重,名气也越来越大,并且为1999年民族运动会从珠峰取得火炬的火种。

  还有许多优秀的女登山队员:例如温达.露姬韦兹,这位不幸的波兰女登山队员,曾计划挑战所有14座海拔在8000米以上的高峰,却于1992年在干城章嘉峰上不幸遇难;拉吉,一位坚毅勇敢的藏族女队员;普布卓嘎,一位生理和心理都相当顽强的藏族女队员;仓木拉,最年轻的国际级登山运动健将;还有吉吉,她曾在1999年与丈夫仁那一起双双登上了世界最高峰,“早上8点,我们到达了珠峰顶点。太阳当空照耀着我们。仁那、桂桑、次仁多杰、边巴扎西、洛则、阿克布、加布、拉巴和扎西次仁,我们高兴地在顶峰上互相紧紧抱在一起,拍下了珍贵的合影。阿克布拍摄录像时,我们在一旁举起了旗子,点燃了火炬。山顶上皑皑白雪,亘古不化。我们往尼泊尔方向看去,发现有好几条登山路线,然而却没有人上来。我们互相拥抱,在峰顶上挂了经幡,并且往空中撒了几把糌粑。向山神祷告。我们像往常一样大喊:‘拉杰罗!’(即愿神大胜)。”吉吉这样描述她第一次登上珠峰的情景。

  边巴卓嘎的故事同样感动着世人。边巴卓嘎是一位来自珠峰附近的南木巴扎的尼泊尔妇女,在老家经营一家旅馆。后来她参加了瑞士探险队,并且不顾队员的阻挠,到达了海拔8000多米的高峰。“在大本营的时候,领队和其他队员免不了会有许多争吵。矛盾逐渐升级后,渐渐我发现自己已经被孤立了。经过思考,我决定单独登山。我的决定得到了日本探险队和另一支夏尔巴人探险队的支持。日本探险队的队长曾经是我家旅馆的客人,对我非常友好。他们经常邀请我住在他们搭在山上的帐篷里,但我仍然坚持在8000多米的山上单独住了几个夜晚。在夜里,寒风肆无忌惮地把我的小避难所刮得摇摇晃晃。”边巴卓嘎回忆自己的登顶历程说。“你到底用什么方法来抵抗?”别人问她。“我请求珠穆朗玛女神宽恕我的罪行,因为我将用脚踩在她的身上,”她坦诚地回答,“我们并不是有意践踏神圣的雪山,当然更不会侮辱高贵的女神。我心里只是想去拜谒女神。于是一切发生了变化,特稿年轻的中国女子公格尔九别登山队在1961年6月17日登上了帕米尔高原上拔海7595米的公格尔九别峰顶峰。登山队有两名队员——潘多(藏族)和西绕(藏族),在当天北京时间22时30分登上了顶峰,创造了世界女子登山高度的新纪录;另有两名队员——王义勤、查母金(藏族),登上了拔海7560米的高度。她们都超过了由中国女子登山运动员1959年在攀登帕米尔高原上慕士塔格山时所创造的女子登山高度7546米。。当时立刻就感觉到我能够登顶,即使在我遇到困难的时候,都能感觉到女神在冥冥之中帮助了我。”边巴卓玛成功地完成了神圣的使命,成为尼泊尔的民族英雄,并且得到了尼泊尔国王的接见。

  多年来,许多妇女加入了挑战西藏高峰的登山队伍。她们当中有的人很幸运,像潘多一样,现在正安度晚年,享受儿孙绕膝的天伦之乐。当然,也有不少不幸的勇敢的女人,像西绕,像波兰登山队员温达.露姬韦兹,她们壮志未酬身先死。她们都深受寒冷、恐惧、冻伤和缺氧之害。然而,没有一人因此而却步。如今,我们怀着崇高的敬意和深切的感情表达对她们的怀念。在世人眼里,女性是弱者,是需要保护的对象。在这样的历史背景中展示女性的价值和坚定的毅力是多么的不容易。因此,记载这些登山史上的伟大壮举,以颂扬全球女性,特别是藏族女性在登山运动中展示出来的独立、坚毅、执著、激情以及智慧。

上一篇:人类何时迁入青藏高原?
下一篇:羌塘的保护与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