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座8000米的等待

2013-04-27 09:30:15   来源:《中国西藏》2004年 第4期   点击:   作者:周正

1964年5月2日,中国登山队的索南多吉、来马扎西、云登、多吉、成天亮、王富渊、张俊岩、陈三、许竞、邬宗岳等10位优秀高山登山家在人类历史上首次集体登上世界第十四高峰希夏邦马峰。

 \

    海拔8012米的希夏邦马峰

\
    中国队独立登山队员

\
    中国队独立登上珠峰

\
    中国队登上山峰展示国旗

\
    艰难的旅途

\
    登山路径图

\
    中国队员热烈庆祝

\
    根据化石还原的远古生物

\
    “鸟鼠同穴”洞

\
    爬出洞口的小田鼠

  1964年5月2日,中国登山队的索南多吉、米马扎西、云登、多吉、成天亮、王富洲、张俊岩、陈三、许竞、邬宗岳等10位优秀高山登山家,在人类历史上首次集体登上世界第十四高峰、海拔8012米的希夏邦马峰,为世界高山探险史谱写了新的篇章,为中国人民赢得荣誉,也为世界高山探险的重要历史阶段——“喜马拉雅的黄金时代”①划上响亮的句号。一次攀登8000米以上高峰,集体10人同时登顶,这个记录也是当时世界第一的。但是,这次登山的成功,却有一段令人难忘的故事。且让我慢慢讲来。

  苏联《共青真理报》的报导

  1961年10月4日,莫斯科发行的《共青真理报》上刊登了一篇题为《最后一座8000米在等待着》的文章。作者是S.Y.拉答达耶夫,苏联著名的高山登山家,时任苏军中央之家登山俱乐部主任。文章说,在这“喜马拉雅的黄金时代里,地球上仅有的包括世界最高峰珠穆朗玛峰在内的14座8000米以上的高峰中已有13座被各国登山家征服,只剩下唯一一座还没有过人迹的、排行第14的高峰高僧赞在等待着它的征服者”。文章突出了两个问题,一是高僧赞,也就是希夏邦马是唯一未被人登上过的;二是它完全坐落在中华人民共和国西藏自治区境内。

  那么,文章里意指的被等待的征服者又是谁呢?

  我在国内外的多次讲学和为《中国西藏》多次的撰文中,都讲到1959年底苏联政府单方面撕毁了中苏两国政府签订的合作攀登珠穆朗玛峰的协议,使两国登山家们积极准备的联合行动硬生生中止。更令人气愤的是,前来与我国谈判的苏方代表安吉宾诺克和库兹明回国后,安吉宾诺克遵照上头的指示,竟颠倒黑白,对积极准备参加联合攀登的苏联队员说:“中国方面不同意1960年与苏联队员合作攀登珠峰。”绝大部分队员受他欺骗,纷纷指责中国背信弃义,撕毁协议,而知根知底的库兹明却保持沉默,不敢向他们说明真相。

  随后,1960年5月24日,中国队独立登上珠峰,对苏联登山界震动很大。他们一是没想到中国人在没有苏联登山家参加的情况下,自己完成了如此重大的壮举;二是惋惜自己没能参加!在他们看来,中国不可能自己登上珠峰,而1960年能登上世界最高峰是每一个登山者最美好的理想,原本可能实现的理想,却因国家领导人的政治原因而破灭。在“喜马拉雅的黄金时代”,苏联原本已落后于西方各国,现在又落后于中国!

  这也是那篇文章中特别强调希夏邦马是完全位于中国境内的原因所在,它是为了避开与苏联“友好”的印度和尼泊尔,避开中苏、中印之间的政治问题,说明它与印度、尼泊尔毫无关系。而到1960年10月止,地球上确实只剩希夏邦马这座高峰仍未被人类登顶过。当时,苏联登山家们的最高记录是7566米(我国新疆境内的公格尔九别峰),苏联国土虽然很大,但最高峰仅有7495米,他们没登上珠峰,现在把希望寄托在了这最后一座高峰上。

相关热词搜索:8000米 登山 珠峰

上一篇:人形动物的传说和故事
下一篇:青藏高原湖泊的演化

| 收藏
更多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