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03月20日 星期二


森巴战争 所属分类:历史 > 清朝时期

森巴战争 西藏军民抗击查谟道格拉王室入侵阿里的战争,是中国近代史上发生在西藏的第一次重大的反侵略战争。

  森巴是西藏对印度锡克族的属部之一道格拉王室称谓的汉译。在森巴战争中,清朝驻藏大臣孟保、海朴和西藏地方政府率领全藏军民英勇奋战,终将侵略者击溃。森巴战争历时一年半以上,以西藏地方军民的胜利而告终,它在中国近代史上具有重要的历史意义。但是,由于清王朝未能及时采取有力措施巩固和发展胜利果实,致使拉达克在战后脱离了与西藏地方原有的关系。

  历史背景 19世纪英国资产阶级为摆脱国内经济危机和政治危机,积极开拓国际市场,疯狂地推行对外扩张的政策,发动了一系列的殖民战争。1600年在印度设立了东印度公司,开辟原料产地和经销商品的市场。到19世纪初,英国实际上控制了几乎整个印度,并染指缅甸,用武力胁迫伊朗签订了不平等条约,发动了侵略阿富汗的战争,企图全面征服邻近中国西藏的喜马拉雅山诸国。随后英国人势力北进,在喜马拉雅山地,英国人与邦国之间发生了利害冲突,控制与反控制和争夺原料产地的斗争愈演愈烈,从而导致了道格拉王室入侵西藏阿里的战争。

  战前的道格拉王室和拉达克 18世纪60年代,在克什米尔西南的印度旁遮普邦,以兰季特·辛格为首的锡克王室建立起强大的邦国,其政治、经济、文化的中心设在拉合尔。1819~1820年,居住在今印度实际控制区克什米尔南部查谟地区的道格拉王室酋长古朗普·辛格及其两个兄弟竭力协助兰季特侵占克什米尔地区。1822年,兰季特·辛格封古朗普·辛格为查谟的世袭君主。此后,其兄弟也成了该地的首领,助长了古朗普·辛格的野心,他图谋占领今西藏阿里以西的拉达克和巴尔蒂斯坦。

  拉达克自唐朝至清朝中期是西藏地方政府的藩属,在民族、历史、经济、语言、宗教、文化等诸多方面,同西藏一直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拉达克地区历史上是连接印度与中国新疆南部、西藏,甚至中亚贸易的枢纽,在交通和贸易方面处于重要的地位。拉达克原本是阿里三围之一,五世达赖时(1681),拉达克王德雷南杰曾派兵进攻阿里地区的土日、古格等地。五世达赖、第巴·桑结嘉措、达赖汗等藏蒙官员派遣以蒙古骑兵为主的军队攻打拉达克首府列城附近。到1683年,交战双方达成了停战协议,拉达克将其攻占的日土、古格等地交还给西藏地方政府管辖,并约定每年向西藏进贡。

  巴尔蒂斯坦,又称小西藏,唐朝时曾为吐蕃属国。吐蕃瓦解后,该地居民与西藏地区政治、经济、宗教联系的主渠道基本中断,但和拉达克仍有密切的关系。

  1822年,英国在萨特里日河上的科特噶尔建立工厂,以吸引羊毛交易,这给刚占领克什米尔的古朗普·辛格的经济带来更大的利益。但恰在这时,拉达克不但没有按惯例给克什米尔专卖更多的山羊细绒,而自己直接专卖给英人,以获取更丰厚的收益。这给道格拉人的经济利益造成了一定影响,因为控制了羊毛贸易就可以掌握克什米尔赖以繁荣的经济命脉。

  1834年,古朗普·辛格派4000多人,在其爱将倭色尔的带领下,沿着传统的线路取道喀曲拉,开往拉达克,强占拉达克的首府列城。在强大的道格拉军队面前,拉达克虽然数次出兵交战,但是凶猛的道格拉锡克军最终占领了整个拉达克。倭色尔领兵占领拉达克后,拉达克与西藏地方政府保持的臣属贡赐关系被迫中止。

  1839年6月兰季特死后,导致其领土内无政府和混乱状态的开始。倭色尔趁机派军粉碎拉达克的敌对派系,吞并了巴尔蒂斯坦。到1840年,道格拉王室稳固地控制了拉达克和巴尔蒂斯坦,建立起自己的统治。同时,把新的侵略矛头对准中国西部的阿里和西北部的叶尔羌地方。

  道格拉王室考虑到叶尔羌路途遥远,地广人稀,中间又隔着荒凉的无人地带,将会给进军带来不少困难。而阿里不仅相距较近,更主要的是这里是山羊细绒的原料产地。但是,侵占阿里将要遇到的对手不是西藏地方政府,而是大清皇朝。他们虽惧怕大清皇朝,可此时清政府正在沿海与英国人交战,他们认为有机可乘,遂明目张胆地向西藏阿里噶本政府提出要解决山羊绒专卖外人的问题,还借口朝拜圣山圣湖,于1841年侵入中国西部阿里地区。

  战前的西藏地方政府和阿里地区 1840年鸦片战争爆发后,清政府集中力量应付沿海战争,无力西顾。西藏的事务主要依靠驻藏大臣孟保和海朴总理、督促和查办。由于阿里地处边界,战略地位十分重要,所以其官员品级相当高,是为对外台吉,四品顶戴。阿里自然资源十分丰富,有经济价值极高的羊毛及皮张,尤其是山羊细绒是克什米尔人织造高贵毛织品的重要原料。阿里与天山南路、克什米尔、印度及尼泊尔相邻,是中国西部重要的军事重地,也是边境的贸易中心和西藏西北部的重要门户。因此,道格拉王室利用拉达克与阿里民间的传统关系,以入藏朝拜神山圣湖的名义,侵入中国西部阿里。

  战争爆发 古朗普·辛格在侵占拉达克和巴尔蒂斯坦后,经过一系列的准备,于1841年发动了对西藏的侵略战争。藏历三月,道格拉的军队分三路进攻阿里,左路由倭色尔带领3000多人马以朝拜圣山为名入侵日土地区朵夏地方,中路由诺诺索朗带领400多人马沿阿里境内的狮泉河侵入扎西岗地带的机缔区内,右路由塔那达日带领700多人马沿象泉河夜袭卫帮拉,攻占曲缔。他们袭击日土宗,攻占扎西岗,强据噶尔昆沙,深入普兰宗。

  阿里沦陷 道格拉右路军队占领曲缔等战略要地后,继续前行。四月二十六日,敌军突然发动进攻,先后占领扎仁地区的乡泽、巴曲、鲁齐、热夏、萨噶、阿泽、热林、曲泽等9个战略要地后,又开赴噶尔昆沙,扎仁、达卡等地沦陷。道格拉中路军队由诺诺索朗带领向扎西岗方向运动,人马由400多人增加到1300多人,他们从机缔经典角来到扎西岗江其玛地带驻扎。当地民兵百姓拒绝敌人的劝降,修筑工事,以断绝其水源和饲料。由于双方力量悬殊,四月二十八日,扎西岗终于被敌军攻占。

  五月四日,中路的敌军攻占噶尔昆沙,等待与左路军倭色尔的会合。扎西岗、噶尔昆沙沦陷。道格拉左路军队倭色尔的3000人马于四月十九日攻占帮拱,二十日来到桑宗,二十一日抵达曲公,二十二日强攻日土。当时宗城堡内的250多名民兵及所有百姓们顽强拦截,终因寡不敌众,被迫撤离城堡,敌军乘势入城,日土城堡遂陷。倭色尔带兵冲入城堡,抢劫了宗仓库内所有山羊皮以及库里的大炮、小炮、枪支、火药、铠甲、刀、长矛等武器和青稞、大米、饲料等。三十日,倭色尔带领上千人马抵达噶尔昆沙。

  驻藏大臣和地方政府出兵 面对森巴人的进攻,西藏人民全体动员,投入了反侵略的战争。在驻藏大臣孟保和海朴的督促下,西藏地方政府派出藏军3000余名,由两位噶伦索康、热噶厦和代本璧喜率领,开赴阿里战场。藏军首先封锁了阿里与后藏之间的马攸木山口,以堵截敌人,防止敌军东窜。

  1841年十二月,藏军展开全面反攻。藏军在普兰的玛旁雍错南岸与入侵者奋战3天,全歼敌军主力,击毙道格拉主将倭色尔,俘获敌方官兵100余人,随同森巴人前来的众多官员及其他随军官兵全部缴械投降。这是敌人自入侵以来遭到的最惨重的失败。普兰之役,森巴人全军覆没,藏军尽收普兰失地。

  普兰战役胜利后,噶本措果巴带领藏军和那仓、朗如、贡布等后援藏军前往门士收复失地,门士敌军损失惨重。此时,两位噶伦带领的500多名前后藏官兵先后达到加古拉山脚下,十二月五日,挺进到被敌军占领的噶尔昆沙。十三日,藏军将普兰到噶尔昆沙、扎西岗一带的失地收复,并把大本营驻扎在噶尔昆沙。噶本措果巴到扎仁、达卡等地,宗本与当地百姓齐心协力,与敌军拼战,于十二月十四日基本收复失地。到十二月底,右路的扎仁、达卡,中路的噶尔昆沙、扎西岗,左路的日土等失地全部收复。

  拉达克失守 在击退森巴侵略军后,拉达克及巴尔蒂斯坦人决心把森巴人赶出拉达克。1842年三月,以代本璧喜为首的100多名前后藏援军到达拉达克首都列城,准备与当地百姓共同把仍驻扎在拉达克的敌军驱逐出境,同时解决拉藏间的内部事务,重新规定双方的边境、贸易、进贡的事宜。三月二十六日,已逃回道各拉的倭色尔的爱将塔那达日不甘心失败,征集3000多人马再次到拉达克,给拉达克带来极大的威胁。拉达克大臣欧珠丹增带领500人马,拦截森巴人。两位噶伦从前后藏援兵中挑选500名的骑、步兵也前往拉达克地区。拉达克大臣率领的人马和派往拉达克的援军与敌军展开了激烈的战斗,但终因战线过长、供应不支、势力悬殊,全军覆没。森巴人攻占了列城,拉达克再次失守。

  停战协议 拉达克的失守,给阿里三围带来极大的危险,因此噶伦重新调整兵马,准备迎战。此时,从前后藏及藏北等地派来的援兵2100余人陆续赶到噶尔战营,分别在日土、扎西岗、扎达、普兰等地坚守,作最后拼搏的准备。敌军占领拉达克后,又沿狮泉河谷开赴藏区。

  七月二十日,森巴人从战营的东、西面集中众多的精兵,扑向藏军阵地,藏军奋力反击,杀死森巴官兵123人,打伤70多人,使敌军退至20千米以外。二十二日,森巴大头目带领众多敌军与藏军对阵,藏军官兵杀死敌军230名,敌军受到沉重打击,最终失去应战能力。这是森巴战争的最后一战,最终以藏军胜利,敌军彻底失败而告终。敌军由于接连失败,最后不得不停战乞和。‘

  八月十三日,双方全权代表在拉达克的列城正式签订了停战协议,主要内容有:双方停战,永远保持友好关系,各自承认双方旧有的边界;双方按以前的办法进行贸易,并彼此为对方官方贸易提供免费运输及食宿;克什米尔一方将不阻止从拉达克往拉萨贡使等。拉达克的两个王兄弟和王后从西藏重新回到拉达克,拉藏间的关系基本恢复。协议的签订,标志着将近两年的森巴战争彻底结束。

  八月十九日,西藏政府代表从拉达克回到噶尔昆沙,处理战后事宜。1842年签订的停战协议表面似乎是双方平等,维护战争前的传统边界和贸易惯例,然而却没有能解决古朗普·辛格侵占西藏拉达克的问题。对于西藏地方政府来说,因战争最后受挫,而未能将入侵者赶出拉达克,致使拉达克继续为古朗普·辛格长期侵占。

  历史意义 森巴战争历时一年半以上,纵横整个阿里三围,牵动了全西藏,是一次影响深远、代价极大的反侵略战争。在森巴战争中,驻藏大臣和西藏地方政府军民用生命和鲜血保卫了国土,稳定了西南边疆,给侵略者以沉重打击。森巴战争的胜利,在西藏近代史上写下了光辉的一页。

  但是,在森巴战争中,藏军在拉达克的失利贻患无穷。

  第一,森巴战争之后,反抗查谟侵略的拉达克人士遭到严重镇压,拉达克为查谟完全侵占,从此脱离了与西藏地方原有的关系。

  第二,巴尔蒂斯坦被查谟侵占,丧失了独立的地位。巴尔蒂斯坦人民由此遭受查谟统治者的压迫、剥削,长达100多年,直至1947年印度、巴基斯坦摆脱英国殖民统治而独立,巴尔蒂斯坦人民才摆脱了查谟的统治。森巴战争的最终结局,使巴尔蒂斯坦失去了与西藏恢复、发展关系的机会。

  第三,森巴战争后,查谟统治者镇压了拉达克和巴尔蒂斯坦人民的反抗,巩固了自己对这两个地区的统治,扩大了地盘,确定了查谟王室的地位,使道格拉王室得以安然占领拉达克,并进而巩固了对巴尔蒂斯坦等地的控制,为其进一步攫取克什米尔和吉尔吉特地区,以及为查谟-克什米尔土邦的产生,创造了条件。此后,查谟-克什米尔土邦的建立,不仅是英国殖民者剥削锡克王朝、兼并旁遮普邦的重要步骤,也为英属印度获得了可靠的北部屏障。

  推荐书目:《西藏森巴战争》,陈家璡主编,中国藏学出版社,北京,2000。

上一词条:薪俸地 下一词条:封建农奴制度

| 收藏
更多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