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苯教大藏经》 热度:
所属分类:宗教 > 经籍、著述

《苯教大藏经》 藏族苯教文献的最大集成。记载了苯教这个西藏本土宗教的教义、仪轨及其产生和发展的历史轨迹。

与《佛教大藏经》的不同
  《苯教大藏经》分《甘珠尔》和《丹珠尔》两部分,是苯教鼻祖辛饶米沃的遗训及其释疏,但其具体分法和藏文写法与《佛教大藏经》存有很大差异。

  “甘”指佛祖的教诲文献,“珠尔”是译本之义。也就是说,佛教《大藏经》,指的是佛祖释迦牟尼教诲的藏译本,苯教《大藏经》,指的是苯教鼻祖辛绕米沃教诲的藏译本。但是,后者即《丹珠尔》就不同了,佛教大藏经《丹珠尔》的“丹”的藏文原文是bsTan, 是bsTan bcos即文献之义,“珠尔”的藏文原文是’gyur, 即译本之义,也就是文献的译本,即《甘珠尔》之论疏文献的译本。而苯教《丹珠尔》的藏文原文则是brTen ‘gyur, brTen是依据之义,’gyur是译本,也就是论述文献的译本之义。实际上,这是照搬佛教《大藏经》称谓所留下来的痕迹,苯教界和学术界已经有人提出应该称之为《噶丹》,而不是《丹珠尔》。噶即bka’,指敦巴辛绕之教诲,丹即brten,是依据之义,组合起来就是依据敦巴辛绕教诲之论疏文献,也就是依据《甘珠尔》的论疏文献之义。这就是佛教和苯教《丹珠尔》名称的不同及其词义的差异。

木刻版
  《苯教大藏经》曾有两套木刻版传世,即19世纪刊行的东部藏区嘉戎的卓斯加版和金川版,今两套刻本的木版早已不存,函数不详,书散见于民间。

  嘉绒十八土司之一的拉丹(Rab brtan)土司投入大量的人力和财力雕刻出了苯教历史上第一部《大藏经》木刻版即曲钦版,因为在其木版的易损边沿上镶有铜边,这个版本也叫作铜板本(zangs par ma)。但是十八世纪莎罗奔(Sa slob dpon)、郎卡(Nam mkha’)和索诺木(bSod nams)三代拉丹土司与清朝官兵进行了长达几十年的战争,使珍贵的《大藏经》刻板遭到了严重破坏。

  期间,绰斯甲土司将残存的刻板运至自己的土司府加以保护。绰斯甲土司贡噶彭措(Kun dga’ phun tshogs)请贡珠嘉村宁布主持补充雕刻被破坏的《大藏经》刻板。他们不仅补充雕刻了被破坏的刻板,而且还增加了一些新的内容。绰斯甲土司和贡珠嘉村宁布合作完成的苯教《大藏经》木刻版就是所谓的绰斯甲版。不幸的是,这个刻板也在此后的战争中被清兵烧毁。这两种版本都没能印很多,因而,除了安多和康区的一些寺院和私人藏书以外,目前还不知道其它地区是否曾经拥有这两种版本。虽然保存完整的《大藏经》木刻版已经不复存在了。但根据了解,一些寺院和私人藏书当中仍然有一些木刻版《大藏经》,保存书目不等,但似乎都不全。

遗存

  据贡珠扎巴完成的《雍仲苯教遗训目录·十万日光》所收,共281函;据尼玛丹增的《雍仲苯教遗训及其释疏目录·弘扬辛教日光》,辛饶米沃遗训为113函,释疏293函,共406函;据顿堆的《始祖遗训及释疏如意宝库的目录·度根心钥》记载,共有494函。四川民族研究所曾胶印一套手抄《苯教大藏经》,共有157函。那曲佛教协会主持印刷的《苯教大藏经·丹珠尔》有380函。这些典籍的印刷使这部珍贵的遗产得以保存和流传。

标签:苯教 大藏经

上一词条:《丹珠尔》 下一词条:《甘珠尔》

| 收藏
更多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