挖虫草的故事

2013-10-12 10:01:21   来源:《中国西藏》2010年第四期   点击:   作者:文·图/晓鸿

虫草是青藏高原特有的物种,但在宽广的高原上并不是所有地方都有虫草。挖虫草是一件非常辛苦的劳作,把虫草从土里挖出来并不困难,但要找到它们犹如大海捞针。

\
尽管天气很好,但虫草仍不好找。
\

还未来得及钻进泥土就已夭折的蝙蝠蛾幼虫。

\
刚冒出地面的虫草尖。

  今年还是和往年一样,在挖虫草季节里,木尔宗人几乎倾巢而出,白天,村子里静悄悄的,难见一两个人影。每年4月初,几个村上百名的村民就住进了海拔在4200多米的虫草棚子里,每天早出晚归,在荒草丛中,积雪下面寻找寸余长的虫草,到了6月初,他们才转移到更远的后山。

  这是神英村、木尔多村、泽斯波村,以及部分板灯龙和斯米村人的棚子。十余间石砌的棚子散落在长满了橡树的日阿得沟里,仿佛某个吉普赛人的部落。“棚子部落”里有三、四家小卖部,销售香烟、方便面、泡泡糖、杂糖、洒琪玛、花生糖、奶粉、罐头、豆瓣甚至板鸭。这些东西都是从山下背上来的,价格却和山下一样。听说另外两条沟里还有这样的“棚子部落”,这些“棚子部落”都是在近两年建成的。

  离天黑还有一段时间,40多岁的旦真到旁边整修新棚子。一家4口人加上五六个亲戚,小小的棚子已容不下那么多的人了,旦真便在旧棚子的旁边新修了一间。门框和窗框都是从山下用牛驮上来的,所以尺寸比山下的小一半。

  新修的棚子和旧棚子一样,一面靠着山坡,另三面是一人多高的由石头砌成的石墙。现在工程已近尾声。“要是老挑在就好了。”旦真说,“我俩联手要不到两天就可以修完”。因为怕耽误了挖虫草的时间,旦真只得利用雨天来修棚子。他的侄儿做完作业,也过来帮姑父捡小石块。三面的石墙砌完后,旦真准备铺屋顶。山上的泥土里沙子多,粘性不强,必须在泥土层的下面铺上一张大大的塑料布,这样才可以防止雨水渗进屋子里。但让旦真意料不到的是,今年一条通往腾古村的机耕道蜿蜒盘旋到了离棚子不到500米的地方,人们可以骑着摩托自由的上山下山,没多少人住棚子了。

\
在陡峭的山坡上吃午餐。

  因为一场突如其来的大雨,挖虫草的人们不得不迅速从山上下撤,不到5点钟,所有的人都回到了棚子里。最初的雨点变成了碗豆大的雪粒,一个小时后,漫山遍野便白茫茫一片了。

  雪停了,太阳照亮了对面的群山。几年前,这里只有一座棚子,是一家牧民冬牧时的临时住房,后来随着虫草价格的不断攀升,山上的棚子日渐增多,曾经的毛毛小路也被人们踩成了大路,现在这里已经变成了一座小小的村落。

  尽管已是4月下旬,但气温很快就降到了零度以下,只要在外面站上十来分钟,就感到阵阵寒气让人忍不住的打颤。

  旦真的妻子麦朵措的表妹也来帮着做晚饭,她和其它女孩一样,平时在外面打工,虫草季节时便辞掉工作回到家里挖虫草。尽管挖到的虫草不多,也很辛苦,但收入比打工多一两倍。

  夜幕降下来,棚子里点起了蜡烛。人影在四周的墙上不停的摇晃。我们在烛光里吃饭、喝酒、聊天。10点15分,我们打开被盖卷准备睡觉,麦朵措出去收拾第二天的柴禾,进来时说其它棚子里的人都睡了,今晚我们是睡得最晚的一家。在这里,九十点钟就感觉已是深夜了,而在城市里,夜生活才刚刚开始。

相关热词搜索:挖虫草 故事

上一篇:江孜达玛节
下一篇:草虫:琼布人腾飞的翅膀

| 收藏
更多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