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09月22日 星期五


藏族牧人的吃肉习俗

2013-08-27 11:33:34   来源:《中国西藏》2007年第三期   作者:仇保燕

世代以放牧为生的藏族牧人以肉食为主,牛乳和用牛乳制成的酸奶、干酪、酥油也是日常食品。在西藏对如何择肉而食有古老信条,信条告诉人们,除偶蹄类动物可供食用外,其它肉类皆为恶物

        肉食仅及偶蹄

  尽管人们对于食物的需求有许多方面,但食俗依附于自然生态是毫无疑义的。

  世代以放牧为生的藏族牧人,自然以肉食为主,牛乳和用牛乳制成的酸奶、干酪、酥油也是日常的食品。同时,也食用少量的糌粑,吃一点土豆和萝卜。米面、土豆和萝卜都是他们的副食。在藏族牧人的眼里,带叶的蔬菜与牧草是等同之物,在一些低洼的草场上,到处生长着野葱、野蒜、野韭、野菠菜和一种嫩叶可食的荨麻,它们和遍地牧草争荣竞秀,而这些都是牲畜觅食的草,并不是人吃的东西。

  牧人离不开肉,一个不太困难的牧人之家,冬春季节天天有肉吃,在一个帐房里,一只三四十斤的羊,最多食用一个星期。当天气不太热的时候,把肉煮上一大锅,捞出后放在盆里,随吃随取。

  在西藏,对如何择肉而食有古老的信条,信条告诉人们,除偶蹄类动物可供食用外,其它肉类皆为恶物。这就是说,他们放牧的牛和羊,草原上野生的鹿和麝,以及他们并不饲养的猪,这些动物的蹄是双瓣的,是偶数,它们的肉是可以食用的;而他们放牧的马,豢养狗,草原上野生的旱獭、兔子和各种飞禽走兽,以及他们并不饲养的驴、骡和小家禽鸡、鸭、鹅,这些动物或是单蹄,或是五爪,是奇数,它们的肉包括禽类的卵都是恶物,绝不可食。至于那栖息在江河湖泊中的鱼虾,虽然无蹄无爪或有众多的足,但在传统信仰中,它们是龙的眷属,倘若冒眛地吃了它们,会给人带来意想不到的灾难。史籍记载,吐蕃第29代赞普末卢年德若的王妃,由于不听劝阻,吃了油炸青蛙得罪了龙,患暴病致死。

  藏族牧人世世代代遵循着信条的约束,不论是谁都不例外。遵照这个原则,牧人可食的肉类,实际上就只有牛羊肉了。

  每当剪羊毛的夏季,是牛羊增膘育肥的季节,牧人此时以奶和奶制品为主食,食肉甚少,但在连通咸水湖的条条河中,产卵的鱼儿密密麻麻,藏族牧人即就馋到了极点,也没有人想到要去吃它们;再以奔走在草甸的旱獭来说,传说中的它们的前世是僧人,就是到了饥肠辘辘的地步,也不能把老和尚宰了吃肉啊!按照传统观念,如有人竟然去吃驴肉、吃蟒蛇、吃狗肉,这真是冒天下之大不韪,让人无法理解。一个藏族牧人如吃了异物,一旦被人发现,他就会声名狼藉,他的秽闻在草原上不胫而走。在藏区,“吃狗肉的”是句骂人的话。倘若某天,一个真的吃过异物的汉子摇摇晃晃地走进某个帐房,女主人一定会睁大惊讶的眼睛,“阿拉拉”地尖叫起来,老阿爸立刻把头掉过去,很不客气地用手在鼻孔前扇来扇去,露出一副厌恶的神情,仿佛已经闻到什么腐臭的气味。显然,主人不欢迎他的造访。在这座房里,他不仅没有肉吃,恐怕连茶也喝不到。

  上个世纪七八十年代以来,传统的藏族饮食结构正在一些年轻人中悄然变化,他们在外边有滋有味地吃起鸡、鸭、鱼、虾来。但不吃马肉、不吃狗肉、不吃旱獭,依然信守不渝。

  在冬宰的日子里

  牛羊肉是人所共知的富有营养的食物,一个牧人每天大体要食肉一市斤,用粮半市斤左右。他们身躯魁梧,体格健壮。

  屠宰牲畜是男人的事,完全不用妇女动手。若是宰牛,男人便手执一根十多米长的毛绳,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从远处渐渐靠近牛。当离它到五六米远时,突然抛出已经挽好活套的绳,不偏不倚地套住牛角。受惊的牛步步后退,而毛绳却愈拉愈紧。随后,男人将手中的绳折成一个个套圈,不停地向目标抛去,套上一圈,勒紧一圈,不一会儿,牦牛便窒息而死了。如果是宰羊,男人则将袍服两袖掖在怀里,袒露着上身,双手握住牲畜的犄角,一个箭步就把它扭倒在地,用一条细皮绳缠住牲畜的口鼻,也几窒息而死。于是,剥皮、开膛,取出内脏。他一面顺手割取那尚在温热的肝,一小块、一小块地抛进自己的嘴里,一面把畜体操刀肢解,分割成块。小刀在畜体的骨缝里灵活自如地移动,毫无阻碍,他的切割技巧干净利索,真正达到了“游刃有余”的高超境地。这一切都是在牛皮或羊皮上进行,绝不沾地。一头几百斤的牛或几十斤的羊,屠宰分割的全过程不超过半小时,一个牧人一天可宰杀二十几只羊或十多头牛。

  每年农历十月,畜群转入冬季牧场,这是牛羊膘满肉肥的时节,牧人要成批屠宰牲畜,为冬春贮备肉食,雄性牛羊五龄即可宰杀。这时,邻里们组合在一起,各户帐房的小伙子大显身手,进行一场屠宰技术的比赛。妇女和孩子们绽开了笑脸,围绕着他们,从嘴角里不时发出啧啧的赞赏声。每当一头牛羊屠宰完毕,就割掉头蹄,把胴体缷为八块:前腿两块、后腿两块、肋巴两块、胸骨一块、臀部一部,再将内脏冲洗干净,塞进牛羊的胃腔里,用毛线把开口处缝牢。在冬季牧场上,牧人都有在自己帐房边上用石块或草皮垡子垒成的仓房,藏语称为“沙贡”,“沙”是肉的意思,“贡”是仓的意思。仓的四壁砌得十分严实,大约有一人多高,宛如一座碉堡。妇女和孩子们把收拾好的肉块搬入仓中垛好,肉块很快就自然冷冻了,成为冬春季节牧人全家随吃随取的食物。

  由于高原一年当中有半年多的时间天气严寒,故而用冷冻、熏制的方法保存肉类,可能在古远的年代就形成了。在冬季,牧人把剔骨后的牛羊肉割成条,挂在帐杆上冷冻阴干,待肉里的水份消失后,制成的干肉就能储存了。这种肉十分酥脆,可一点一点地掰着生食,不用蒸煮加工即可入口细嚼,藏语称这种肉为“沙岗布”。风干肉是每个帐房都要制的,是牧人夏季外出活动的常备食品,也是馈送亲友的礼物。

上一篇:漫话西藏传统体育
下一篇:藏族牧民的爱情信物

|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