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03月20日 星期二


红星菩萨兵,雪山连北京

罗念一的西藏歌曲创作

2013-11-13 09:16:27   来源:《中国西藏》2013年第四期   作者:文/索穷 图/罗念一提供

罗念一是1933年生人,曾创作出《叫我们怎么不歌唱》、《美丽的西藏,可爱的家乡》、《翻身农奴把歌唱》、《洗衣歌》、电影《农奴》插曲《阿哥,你何须说》等许许多多脍炙人口的优秀作品。


\
1978年6月10日, 中华人民共和国艺术团演出《洗衣歌》节目剧照。

  罗念一,被誉为是“汉藏合声第一人”(藏学家喜饶尼玛的评价)。“罗念一同志是受西藏人民欢迎的作曲家”(阿沛·阿旺晋美为罗念一作品集的题词)。
  
  罗念一是1933年生人,曾创作出《叫我们怎么不歌唱》、《美丽的西藏,可爱的家乡》、《翻身农奴把歌唱》、《洗衣歌》、电影《农奴》插曲《阿哥,你何须说》等许许多多脍炙人口的优秀作品。
  
  罗念一是1950年背着背包进藏的。早在1952年,他就创作了反映支前运输模范曲梅巴珍支援进军西藏的三场歌剧《运输线上》,军区领导要求作品带有“藏味”,罗念一在雀儿山地区藏族牧民中深入生活,收集、记录藏族民歌,写出了这带有藏族风味的第一部音乐作品。歌剧《运输线上》参加了西南军区的文艺调演,荣获了“节目奖”,并出版了单行本,当时西南的很多文艺团体都排演过这部歌剧。
  
  1953年以后,罗念一学习藏族民间音乐开始逐渐获得成功。这一年他创作了歌曲《叫我们怎么不歌唱》,这成为他的成名作。不久后,他和小他几岁的西藏军区文工团舞蹈编导李俊琛共同合作完成著名作品《洗衣歌》。《洗衣歌》作为西藏部队文艺代表队的节目,于1964年到北京参加了全军第四届文艺汇演,获得了巨大的成功。之后它在全国各地由专业的、业余的文艺团体经常演出,还曾多次作为国际文化交流的节目,带到亚、非、欧、美的舞台上演出,使这个歌舞在国内外都产生了广泛的影响。
  
  有一位音乐评论家这样说:罗念一是西藏当代专业音乐艺术风格和样式的奠基人、开拓者。《洗衣歌》的成功,标志着一种独特的西藏音乐,以大众化载歌载舞的形式而诞生。《洗衣歌》使得西藏专业音乐第一次走向了世界,无数的人从这音乐中“发现了西藏”,感受到西藏人民那纯朴的品质,从农奴社会跨入社会主义社会的那种翻身得解放后的巨大喜悦和生机勃勃的精神风貌。罗念一的音乐创作历程,也是西藏专业音乐创作从无到有的一条醒目的人文路标。

  正是怀着一颗朝圣般的心情,我来到成都市洗面桥横街西藏干休所旁边一栋居民楼内拜访今年已经80岁高龄的著名音乐家罗念一老人。

\
罗念一。

  记者:罗念一老师您好,您的西藏音乐处女作就是《运输支援忙》这首歌吗?
  
  罗念一:哎,对。那个时候我们部队昌都战役打完以后,前面的先头部队要到拉萨,后面的部队修机场,修公路运输支援部队在前走,后面的部队就把军需物资送上来。我当时在康定演出,在演出时写下了这首歌。

  我是第一次作曲,得到了团领导支持,然后就是演出,演出很符合当时那个气氛,所以就很快在部队流传开来。现在很多老同志想起来都在问这个歌。

  记者:您最早的作品就是这个吗?
  
  罗念一:哎。后来写了《运输线上》,这是一部歌剧。在康巴地区有一个年轻的姑娘叫曲梅巴珍,得知支援部队要进藏,巴珍就把家里仅有的一头牦牛、一头毛驴拉过来支援。翻雪山的时候,毛驴不行了,巴珍就把毛驴驮着的东西背在自己肩头上。当时康巴人支援部队进军西藏,漫山遍野都是牦牛。巴珍在德格地区被评为运输模范,我们就用她的故事作基础,写了这部歌剧。为了写好,我们跟着巴珍一起从雀儿山到甘孜,来回地走,体验藏区的生活。后来西南军区的领导到德格、江达一带来看部队时,我们就演出《运输线上》。再后来我们到重庆去演,还得了奖,很多单位都争着演出《运输线上》,影响很大。
  
  1953年的时候,修路的过了昌都,领导叫我和杨星火到老百姓家里去体验生活,我们就在昌都昂曲河边一个叫白格村的村庄住下来,之后就写了《叫我们怎能不歌唱》这首歌。当时我住在一个阿妈家里,阿妈有个儿子叫贡秋泽仁,他每天上山去打柴、放羊,还要在青稞地里灌水,我就跟着他,一路走一路体验。我每天晚上在白格村坝子上和村民跳锅庄舞,收集很多昌都锅庄的音乐。后来就开始写《叫我们怎能不歌唱》,杨星火写词,我作曲。阿妈对我特别好,对我这个小解放军像亲生儿子一样,还给我取了一个名字叫贡嘎巴登。有一天,我在家里作曲的时候,突然发现旁边一个缸子里盛满了茶,边上还放了波玛(酥油)。原来是阿妈怕影响我写作,给我倒上茶后话都没说就悄悄走了。我特别感动,心里就想着一定要把阿妈这种感情写到歌里头。所以这歌写的很好听,一听就感到西藏很美。后来到西南军区、到重庆去演出,得了一等奖,再后来全国就流传开了。(他轻轻地哼唱:辽阔的蓝天,雄鹰在飞翔,雪山下面有着无数的宝藏……)
  
  公路修过了鲁朗,到了林芝。跟西线的部队接上,到巴河桥那个地方,东线、西线都连通了,后来就修通了到拉萨。到拉萨,我和杨星火写了一首诗叫《幸福的路》。讲述的是拉萨的姑娘出嫁到远方,要翻三十三座山,过三十三道河,回娘家的时候却坐上了汽车,很快就回到了自己的家乡……这个歌就叫《幸福的路》,1954年就写了这个。当时部队进军西藏,一路我们边参加修路、修机场这些工作,有空就边写作,之后马上在部队演出,演了以后很快就流传到内地。当时所以很多歌就是这样写出来的。
  
  写《洗衣歌》时到了60年代了。1964年,我们到北京去汇演,领导叫我们写一个军民团结的歌舞。我和李俊琛(编舞)马上想到有一年在拉萨到快过年的时候,藏族群众到部队来收衣服去洗。我们当时想,这么多人来收衣服,送还的时候还能分得清吗?会不会弄乱?后来完全出乎我们意料之外,这些藏族老乡收去的衣服,在哪个房子里收来的,洗了晒干以后就会叠的整整齐齐地送回到哪个房间来,一点都没有错。这让我们很感动,于是就根据这段往事编了个故事情景:解放军在忙训练,炊事班长把大家的衣服拿去洗,遇到一群藏族姑娘在江边背水。姑娘们把班长骗开了,替班长把衣服都洗了。班长回来以后看到“受骗”了,就把姑娘们的水桶都挑满了水送回去。这么一个故事情景编成了《洗衣歌》。《洗衣歌》到北京演出立即轰动,全国到处都来学习《洗衣歌》。我作这个曲子的时候,因为有生活体验,所以写起来非常顺手。而且我一直都注重搜集和学习藏族人民的歌舞音乐,我收集的藏族音乐有几千首,所以就很容易搞创作,写出来有很浓厚的藏族音乐风格,这些歌舞创作都是跟生活密切结合起来的(产物)。

上一篇:感动,定格在海拔5100米
下一篇:向阳花——舞动西藏的精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