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03月20日 星期二


感动,定格在海拔5100米

2013-11-11 08:56:41   来源:《中国西藏》2013年第三期   作者:文·图/师胤嗣 闫峰

近日,笔者同西藏边防总队《边关采风》摄制组一行4人,跟随西藏阿里边防支队为所属各执勤点运送给养的车队,到达海拔5100多米的丁嘎山口执勤点,实地拍摄一线官兵的执勤生活。


  “什么也不说,祖国知道我,一颗滚烫的心,愿天下都快乐。”
  
  夜幕降临,随着一首饱含激情的军歌在光线暗淡的营房内回荡。官兵们习惯地搬着小马扎围坐在一圈,在手机放出的音乐声中,举行“烛光”演唱会。演唱会是大家最喜欢的娱乐形式。不论职务高低,也不论水平好坏,在无人区这一特殊的娱乐舞台上,大家可以一展歌喉,尽情享受执勤休息中的独特欢乐。
  
  临近就寝时间,当笔者走进另外一个宿舍,已经换完岗的战士杨勇正手拿一块鹅蛋大小的珊瑚石痴情地发着呆。“这块石头是我在巡逻途中拾到的,这里有好多漂亮的石头,有图文石、花岗石、珊瑚石,如果运气好的话,兴许还能捡到绿松石呢。”说着,他拉开了自己的抽屉,“看,这些石头都是我捡到的……”
  
  “在丁嘎山口执勤点有两烦,一是‘闹海风’,二是下大雪。”余振国主任指着墙上一块钉满膨胀螺丝的太阳能电板说,这都是“闹海风”搞的,前两块压在房顶上的太阳能板被刮断后吹到了几公里以外。每刮一次大风,“锅”一歪,信号就断了。日报变月报,报纸成捆到,很多文体活动也没有场地开展。

  当日22时整,发电机停转,一片漆黑。官兵们为了让我们能休息好,都腾出了自己的帐篷和床铺,躲在了狭小的后勤保障帐篷里面。

\
巡逻路上。

  铮铮铁骨,你们最执著
  
  第二天清晨,帐篷外狂风呼啸,推门出去,我被眼前的情景惊住了:简单的旗杆、手机播放的国歌,6名官兵军容严整地站成一排,其中两名正在神情肃穆地升国旗。这是他们每日必做的“功课”。他们脸上的认真与庄严,使人忘记了这里的寂寞与荒芜。

  随即,清脆的哨音打破了山谷的宁静,官兵们起床、整理内务、点名、出操。一切都是那么的井然有序,有条不紊。

  “虽然只有6名战士,但我们对训练一点儿也不马虎,严格按照派出所的训练计划落实。要确保执勤目标的绝对安全,没有良好的军事素质不行。”班长孙少刚说。
  
  操场的一端,一座座雪雕在阳光的照耀下格外显眼。执勤、训练之余,官兵们就在这块空地上用积雪堆砌成一座座雪雕,并用叶绿色的颜料把它们装束一新,成为这片与春、夏、秋无缘的冰达坂难得一见的“绿色”。关于绿色,还有这样一个真实的故事。

  去年春节,西藏边防总队《边关采风》摄制组来到丁嘎山口执勤点。一位普通的小战士,给摄制组朗诵了他创作的诗歌《阿里的日子》、《高原的风》等,其中一首写了这里的官兵对绿叶的渴望,摄制组成员柳春伟便悄悄记在了心上。时隔一年后,该摄制组又重返丁嘎山口执勤点,补拍阿里高原特殊的镜头——四月雪。当时的小战士正穿着皮大衣在国门执勤,当他听说有朋友给他带来了礼物时,很纳闷,是谁呢?
  
  中午,柳春伟干事走进小战士的房间,迫不及待地取出一个胀鼓鼓的大信封,一片一片地抽出了战士们久违了的——绿叶!“这是大兴安岭的红松叶,这是西双版纳的香樟叶,这是深圳罗湖桥的梧桐叶……”他说:“这些树叶是我们摄制组成员利用休假时间在各地采集的。”话音刚落,这个在阿里高原呆了三年从不落泪的士兵,此时,再也控制不住自己,泪从心底溢出,流过黝黑的脸颊。战友们把这些宝贝树叶轻轻放进影集、日记本里,每每孤寂时,就拿出来仔细地看看,从中得到许多安慰……

  多彩的边关,只有戍边男儿才能独享这四月的浪漫。

\
边防官兵巡逻途中的“风餐露宿”。

  巡逻路上,你们最可爱
  
  天,高远、湛蓝。锦缎般的大雪,倚着山势,勾勒出阿里高原的明暗起伏。山塬在太阳的照射下,发出青色的光,除了偶尔有几只苍鹰在高空盘亘,掠过,这高山世界就只有他们几个人了。

  摄制组成员还同官兵们一道骑马前往山口巡逻,当趟过冰谷翻越高山时,我们就有些跟不上了,一个个累的满头大汗、气喘吁吁,迈上一步都需要很大的力气。
  
  大黑马悠悠地走着,蹄下被踩实的雪发出一阵阵有节奏的嘎嘎声,口中哈出的白气被一团团地冻在帽缘上,刮风时,飞雪打得人睁不开眼,张不开嘴,只有下马步行。中午休息时,在一块山间平台上进行了一次别开生面的午餐。虽然只带了一些干粮和罐头,但是大家都吃得津津有味。官兵们为缓解摄制组人员的疲劳,给我们唱起了军歌,欢快的歌声让摄制组成员忘却了疲劳和严重的高原反应,也跟着旋律唱了起来。

  傍晚18时许, 巡逻官兵临近丁嘎山口。大风裹挟着从山峰飘下来的雪粒, 呼呼吹得人生冷,双手即使戴着毛线手套也感觉要被冻掉,犹如进入了隆冬! 此刻,气温骤降到-10℃左右,官兵们赶紧穿好棉衣棉裤,顶风冒雪一步步艰难地向山口移动。
  
  满天星斗的时候,官兵们搭起帐篷,燃起篝火。“这里夜间温度会降到-20℃以下,燃起篝火既可以驱寒,又可防止野熊的袭击。”排长杨爱兵说,“碰到极寒天气,官兵们晚上穿着大衣、戴着皮帽都难以入眠。”
  
  睡觉,对一般人来说是休息,是享受,是一种劳累后的报偿。然而对他们来说,却成了难以完成的负担。这里海拔高,空气薄,几个人裹着大衣躺在帐篷里辗转反侧,又憋气,又头疼。
  
  熊熊篝火旁,我们都不再说话,在这位于“天边边”的海拔5100米的执勤点,在每一个边关军人守望的地方,仰望星空,天上有多少闪烁的繁星,地上便有多少注视的眼神。

上一篇:韩书力:善取不如善舍
下一篇:红星菩萨兵,雪山连北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