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03月20日 星期二


感动,定格在海拔5100米

2013-11-11 08:56:41   来源:《中国西藏》2013年第三期   作者:文·图/师胤嗣 闫峰

近日,笔者同西藏边防总队《边关采风》摄制组一行4人,跟随西藏阿里边防支队为所属各执勤点运送给养的车队,到达海拔5100多米的丁嘎山口执勤点,实地拍摄一线官兵的执勤生活。


\

\
“艰苦不怕吃苦”,丁嘎山口执勤点官兵手握钢枪,守卫着国门。

  祖国最西端,莽莽雪域阿里高原。
  
  “阿里”藏语的意思是“我们的地方”,这里群山如阙,雪峰如林,平均海拔在4500米以上,氧气含量不足内地的40%,年平均气温-5℃。因极度缺氧,寸草不生、飞鸟绝迹,生物学家宣布它是“生命禁区”,地质学家称它为“永冻层”。然而,一茬又一茬的公安边防官兵踏上世界屋脊的屋脊,在这里寻找着属于他们自己的春天,他们的身影,纷纷定格在了海拔制高点上。
  
  近日,笔者同西藏边防总队《边关采风》摄制组一行4人,跟随西藏阿里边防支队为所属各执勤点运送给养的车队,到达海拔5100多米的丁嘎山口执勤点,实地拍摄一线官兵的执勤生活。

  四月飞雪,你们最伟大
  
  西藏阿里边防支队科加边防派出所丁嘎山口执勤点位于藏北高原,驻守在海拔5100多米的雪山上,含氧量不足内地的三分之一,自然环境极其恶劣,是阿里边防支队最为艰苦和边远的执勤点之一。这里扼守着包括丁嘎山口在内的数条通外山口,是中尼两国边民传统贸易通道之一。
  
  从阿里地区行署所在地狮泉河镇出发,走出一段错综的转盘路,瞬间将城市的繁华抛在了车后。车子经过十几个小时的颠簸,终于开进了大山。一进山区,猛然发现窗外飘起了如羽雪花,越野车顿时抖起了精神,它任性地窜动着,冲上爬下,七分狂傲,三分放纵,一会儿山脊,一会儿谷底,司机的表情总是很严肃,摔跤似的反复跟方向盘较劲,车尾甩出阵阵雄风,飞沙走石。

  弥漫的雾霭中,丁嘎山口执勤点方向只是一片灰白的混沌。
  
  终于到了一个山脚下,车子大喘几口气,总算不跳了。“前方就是丁嘎山口执勤点”我顺着驾驶员索朗手指的方向看去,远远看见一道隐隐约约的山脊上,五星红旗高高飘扬在国门前,几个人影渐渐向我们放大。近了,才看清几张腾着热气的年轻脸庞——他们步伐整齐,苍劲有力,在皑皑白雪的山头,手持钢枪,凝视着前方。陪同我们的是该支队政治处主任余振国,他说这几个兵们早晨就听说我们要来,都特别兴奋,从他们那不是夹道欢迎但却异常激动的面孔上,我敢断言,这几个兵对我们的欢迎绝对是很真诚的。
  
  这里的风很大,与笔者随行的余振国主任的皮帽子竟被狂风刮到山下;这里的风很冷,笔者给战士们照相,前后不到10分钟,就冻得脸青唇紫,牙颤抖得连说话都很困难。但是,当我把目光投向正在对过往香客进行盘问检查的战士李诚和杨勇时,不禁一愣——“您好!我们是边防警察,请出示证件接受边防检查!”他们仿佛无视冷风的存在,依然挺直的站立着。他们的姿态、行为、语言如同那身橄榄绿一样的协调和优美。

\
战士们在凿冰取水。

  戈壁荒漠,你们最纯朴
  
  丁嘎山口执勤点处在荒凉的戈壁,背靠茫茫雪山。由于天气寒冷,凹凸不平的沙路被冻得硬邦邦的,踩上去直硌脚,严重的高原反应也使得我们寸步难移。帐篷里的战士看见远方而来的客人,迅速跑了过来,脱下自己的防寒服,披在我们身上。
  
  进入执勤点帐篷,地面干净的发亮,给人感觉非常清爽,帐篷的四壁虽然暗淡,但是没有一丝灰尘和蜘蛛网。屋角各摆了一张木头床,床上是洁净的白床单和豆腐块形状的军用被子,一切看起来都和部队一样。

  “临时执勤点一般就五六个人。虽然人少,但每天的工作和派出所一样。”执勤点中士扎西多吉说,有人戏称我们是“6个人的边防派出所”。
  
  晚饭时间,摄制组一行同执勤点官兵共进晚餐。在这里烧开水用高压锅,下面条用高压锅,煮菜用高压锅,一切都得用高压锅才能完成。当摄像机对准了高压锅气压表,开锅时的温度只有70℃,大约15分钟,面条才出锅。

  “快吃,这还有牛肉酱”。战士杨勇把他珍藏了许久的牛肉酱端到我跟前。这顿饭是什么味,无人说得清楚。无味夹生的饭令我们咂出的是艰辛与感动!

  笔者问战士最想吃的是什么,他们的回答出人意料。很多战士最想喝可乐、吃方便面……这些平日里司空见惯的食品,对战士们来说却是难得的美味。

  晚饭后,我和几个80 后的官兵谈心,他们分别来自四川、陕西和甘肃。起初,官兵们都有些拘谨,有的新兵还很害羞,笔者给他们讲了几个笑话后,大家都聊在了一起。

  执勤点排长杨爱兵自从去年孩子出生后在家仅仅待了一个月就返回部队,现在快一年了也没有再看见过孩子一面。
  
  李诚是执勤点年龄最小的,他说自己刚上山时,曾经憎恶、诅咒这山、这风,也为它偷偷地流下眼泪,又悄悄地擦掉了。“今后有什么打算?”与笔者随行的柳春伟干事问他。他沉默了一会儿,说:“在干好工作的同时,抓紧时间学习文化,争取考军校,到最偏远,最艰苦的地方去工作。”他坦诚地说道。

  难道这里还不够偏远,还不够艰苦吗?一个普通的士兵,将人身的坐标定在5100 米的海拔高度上,这恐怕要算世界上独一无二的起点了。

  ……

上一篇:韩书力:善取不如善舍
下一篇:红星菩萨兵,雪山连北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