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03月20日 星期二


我最可敬的导师东噶·洛桑赤列

2013-11-06 09:07:02   来源:《中国西藏》2013年第三期   作者:文·图/旺堆次仁

回首一生,我曾遇到过许多令自己心怀感恩的人,他们对我的支持与帮助就像阳光给我温暖,令我一生都怀着坚定的信仰、炙热的情怀和奋进的动力。在这些人中,我的导师东噶·洛桑赤列先生,则是我最尊敬和钦佩的。


  缅怀我最可敬的导师东噶·洛桑赤列

\
东噶·洛桑赤列。
  
  回首一生,我曾遇到过许多令自己心怀感恩的人,他们对我的支持与帮助就像阳光给我温暖,令我一生都怀着坚定的信仰、炙热的情怀和奋进的动力。在这些人中,我的导师东噶·洛桑赤列先生,则是我最尊敬和钦佩的。
  
  东噶先生是国内外藏学界享有声誉的老一代藏学家,为新中国藏学工作的发展做出过重要贡献,是西藏历史大变革时代的代表人物之一,也是新旧社会对比的历史见证者。他生前历任中央民族学院、西藏大学、中国高级佛学院的教授,中国藏学研究中心副总干事,西藏社科院名誉院长,全国政协委员,曾被授予“国家级突出贡献的优秀专家”荣誉称号。

  一、从活佛到教授
  
  东噶·洛桑赤列先生生于1926年,1934年7岁时,经十三世达赖喇嘛土登嘉措审定,被认定为西藏林芝觉木宗扎西曲林赤寺(位于林芝地区八一镇)第八世东噶活佛。7至10岁在扎西曲林寺学经。1937年10岁时拜色拉寺(位于拉萨)麦扎仓工布康村著名学者阿旺云丹为师,攻读佛经般若、中观、释量、戒律、俱金等五部大论。接着拜色拉寺杰巴扎仓藏巴康村著名学者阿旺格顿为师十多年,进一步深造显宗、密宗原著,熟读历代名人传著及注释。1947年经拉萨大法答辩,以优异成绩荣获藏传佛教格鲁派的最高学位“拉让巴格西”。随后进拉萨上密院学习密宗,1950年在上密院经密乘经义立宗辩论中荣获密乘第二名。1954年任上密院贵格(又称为铁棒喇嘛)。

\
  1980年旺堆次仁在中央民族学院古藏文研究班时东噶·洛桑赤列(左)导师利用节假日辅导有关西藏历史疑难问题。
  
  1955年开始随着新形势发展的需要,东噶先生专门学习和研究了西藏传统文化,特向著名学者林仁波切、赤江仁波切、甘丹赤巴伦珠尊珠、萨追仁波切等十多个学者为师,深造诗境、文法、天文历算等。1956年西藏自治区筹备委员会成立时,他以爱国、爱教先进代表参加革命工作,并担任塔工宗教事务委员会副主任。1959年,担任中国佛教协会西藏分会理事。1960年,中央民族学院开办藏文研究班,东噶先生被特意从西藏请来担任教师。“文化大革命”时期,由于“左”倾错误路线,东噶先生作为旧知识分子,被下放劳动。
  
  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后,随着全面落实知识分子政策,1977年,他恢复了工作,先后在自治区文管会、自治区档案馆、自治区展览馆、区政协文史资料委员会工作。1978年重新回到中央民族学院任教,并担任藏族文学专业的硕士研究生导师。1980年被中央民族学院聘为副教授,1986年被聘为西藏大学教授。同年担任西藏社会科学院名誉院长,1987年担任中国藏学研究中心副总干事,同年被国家人事部授予“国家级有突出贡献的优秀专家”称号。1990年兼任甘肃省藏学研究院名誉院长。
  
  在此期间东噶先生多次带领藏学者到甘肃、青海、四川等地深入第一线调研,并作学术报告,为藏区文化保护与发展做出了突出贡献。为了向世界各国广泛宣传党的民族政策、西藏文化保护发展的伟大成就,发挥专家学者的特殊优势,先后到美国、德国、日本、意大利等十多个国家进行学术交流。1997年7月22日在美国洛杉矶市因病逝世,享年70岁。

上一篇:一次西藏行 终生西藏情
下一篇:勇立潮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