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03月20日 星期二


纪念擦珠·阿旺洛桑逝世55周年

2013-11-04 10:32:29   来源:《中国西藏》2013年第三期   作者:文/拉巴平措

擦珠·阿旺洛桑(1880~1957),中国藏族学者,诗人。出生于日喀则德勒饶丹贵族家中。5岁时被认定为曾任噶丹赤巴(继承宗喀巴的高僧)的洛桑格勒活佛的转世灵童。


  他的第一首《藏人唱起愉快的歌》,当时就配上曲子,成为了最流行的新歌之一,而且现在也是久唱不衰的西藏红歌。歌词是这样的:

  天空蔚蓝清澈而美丽
  白云翻动而颜色洁白
  西藏获得了和平解放
  照遍了党的政策的光辉
  藏人唱起了愉快的歌。

  伟大的领袖毛泽东
  您的思想传遍了西藏
  您给我们带来了幸福
  想起您全身都是力气
  藏人唱起了愉快的歌。

  汉藏兄弟互相团结
  贯彻执行十七条协议
  幸福生活有了保障
  解放军守卫祖国边疆
  藏人唱起了愉快的歌。
  
  藏族文学研究专家耿予方先生说:“《金桥玉带》是诗人的代表作,是庆祝举世闻名的康藏公路、青藏公路胜利通车的纪念诗,是一首叙事诗,也是抒情诗,由于在《人民日报》转载,很快传遍全国和全世界。”诗中写道:

  神奇呀,你看,
  一重又一重天柱般的高山,
  浪涛汹涌,一道道的激流,
  截断了康青藏的交通路线,
  百壁高悬如镜面,一处比一处陡险,
  想要飞过,神雕的翅膀也要抖颤!
  看,那宽阔的草原,把天地连成一片,
  任你健步如飞,一天又一天,
  却走不到它的边缘,
  热风吹起像火焰,
  寒气射来,叫人手足僵硬,胸背冷穿!
  不需亲眼见,只听了也会心惊胆战!
  ……
   悬崖峭壁上的炸药响连天,
  一座座的长桥要架过古壑天堑,
  英雄们的血肉,常随碎石奔流,
  浪花飞溅!
  困难像乌云布满了蓝天,
  英雄们智能的大风,终于把乌云
  刮到海洋那边!
  ……
  修路队伍大团圆,征服了天险地险,
  汉藏两族的弟兄们,在拉萨人民广场上,握手,拥抱,
  亲切会见!
  车队连绵,全借金桥玉带飞过天柱,
  激流和草原,
  满载光荣,也在这会了面!
  那是在欢呼,还是在答辩?
  是汽车的低吟,还是各族人民的歌赞?
  我这湿润的老眼啊,没有力量分辨。
  那是在欢呼,他们完成了毛主席的召唤。
  那是在拥抱,他们象征着汉藏民族团结圆满,
  那是汽车的低吟,也是各族人民的礼赞!
  因为我这颗心,有流不完、诉不尽、按不住的喜欢!
  ……

  下面两首诗也有一定的代表性。没有找到原先翻译过的作品,我就只好自己试着翻译。1956年,为西藏通航而创作的《碧空银鸽》写道:

  温和的气象,灿烂的阳光,从东北方向传来悦耳的声响,
  不由得使我们昂首仰望,看见了美丽的飞机向这边飞翔。
  她的颜色像鸽子还有翅膀,漂亮的机舱上红星印格外鲜艳,
  在本城上空轻盈翱翔,让我觉得她用亲切的目光在遥望。
  阵阵声音在耳中鸣响,使我听到了对藏族人民的问候,
  听到了加快建设的承诺,铿锵的教诲让我更加坚信不疑。
  她比起汽车迅速好多倍,行走在高贵的飞机航线上,
  把各种物资送到四面八方,幸福生活的新大门给藏民开放。
  为了巩固祖国的西南边疆,不断增强坚定的决心,
  虽曾有人设下种种圈套,但心中的疑虑早被彻底扫光。
  从蓝天观看的老大哥们,虽然健康地暂时回了家乡,
  我依旧目送着你们的身影,预祝我们尽早能够相见。
  向你们所到之处的亲友们,请转达我们的真诚祝福:
  汉藏民族的伟大团结,坚如磐石万岁又吉祥!
  在1956年7月创作的《歌颂中国共产党的诞辰日》中写道:
  幸福的园林美丽而十分宽敞,白色飞幕下空气新鲜又凉爽,
  僧俗人民的盛装在微风中飘荡,不分男女各自按习俗打扮。
  大家犹如兄弟姊妹亲密无间,唱着快乐的歌曲而旋律悠扬,
  茶水香浓点心美味又可口,共同赞颂着共产党的好主张。
  有共产党和政府的好领导,有伟大领袖毛主席的教导,
  我们成立了自治区筹委会,找到了幸福生活的康庄大道。
  从专制封建下获得了解放,乘坐政治文化不断提升的航船,
  迈出新制度的坚实步伐,祝愿伟大社会的终极目标能实现!

  他为新西藏献出宝贵生命
  
  西藏政协文史资料说:1957年9月30日早晨,拉萨正在下着绵绵细雨,《西藏日报》的同志们已经来到单位上班,但迟迟不见擦珠·阿旺洛桑老人的身影,大家越等越着急,忽然传来消息:先生在来报社的路上被“疯子喇嘛”撞倒在地,大家急忙赶去,把老人送到人民医院抢救。从此他的病情越发加重,再也没有从病床上起来。我在中央民族学院60级藏文研究班毕业等待分配期间,曾为中科院民族研究所帮助整理和翻译藏文资料。其中有这么一件公文,我就抄录下来了,因为它真实地记录了擦珠·阿旺洛桑临终前的真实情形。

  1957年9月30日左右, 擦珠·阿旺洛桑给当时的十四世达赖喇嘛写了一份请求算卦避灾的报告。报告折叠封面上方写着:

  神等三界的顶饰、三项保护的集中体现、根本上师、尊贵的祜主、一切大知大见的世间最高黄金宝座前:

  在封面下方写着:

  微臣擦珠·阿旺洛桑以十分崇敬的心情,致以无数虔诚的叩拜,特此恳请算卦。

  报告正文写到:

  神等三界的顶饰、三项保护的集中体现、根本上师、尊贵的祜主、一切大知大见的世间最高黄金宝座前:
  
  卑职擦珠·阿旺洛桑以十分崇敬的心情,致以无数虔诚的叩拜,特别恳请算卦:生于铁龙年(庚辰,1880年、光绪6年)、今年已78岁(丁酉、火鸡年、1957年)的鄙人,近期8月7日早上,前往《西藏日报》社照常上班。到了拉萨翁奚地方,突然与被人们称为“喇嘛捻巴”(疯子喇嘛)相遇,在毫不留意的情形下,他忽然从背后用拳头使劲袭击了我的头部。因年老,我立刻从左边倒下,左髋骨附近骨折,疼痛难忍。我到人民医院救治,已经或正在采取各种医治措施。但愿由于这一事件,不构成对生命的危害;如有危害,为了使我避免凶险、躲过浩劫、尽快康复,更好地完成好我所肩负的服务职责,应采取何种避险消灾措施,请您以慧眼的洞察力,给予明确的指示,也希望您在生而再生的所有传承中,请您这位祜主的金刚网中永不嫌弃我,并给予关怀,恳求再三!随信敬献阿喜哈达及酬金25两章噶并叩拜!

  特此请求算卦!
  
  在该信件的中间空行里,写着这样的话,显然是达赖喇嘛的批示:“根据收到的所献之物,经过打卦,为消除所述灾难,应采取的法事是:《药经八百颂》、《药师佛经仪轨》若干、泼洒神水越多越好,如果采取这些措施,生命没有大的危险。我处也会时常为您祈祷。随赐护身结(红印)”

  但是,1957年12月1日,下午1时59分,擦珠·阿旺洛桑因骨折并发胃溃疡,抢救无效,不幸逝世。去世时,离暴徒行凶不到4个月时间。
  
  1957年12月12日,拉萨各机关、人民团体的代表隆重举行追悼会,追悼爱国主义大学者、诗人擦珠·阿旺洛桑。中央人民政府代表、中共西藏工委书记张经武同志,中共西藏工委副书记张国华、范明、周仁山等同志都送了挽联。张经武在挽联上写着“悼先生热爱祖国、积极工作、数年如一日,堪为青年学习的模范”。
  
  这位大学者、大诗人在医院住院期间,结合自己毕生的经历告诉人们:“从我自己一生的经历中深深体会到:西藏人民只有跟着共产党和毛主席,只有坚持团结爱国进步,反对分裂倒退,才有光明的前途!”这是擦珠·阿旺洛桑先生留给我们的临终嘱咐,是要求我们继承的遗志!让我们用实际行动使他老人家含笑九泉吧!

上一篇:情系青藏的一棵“树”
下一篇:一次西藏行 终生西藏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