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03月20日 星期二


纪念擦珠·阿旺洛桑逝世55周年

2013-11-04 10:32:29   来源:《中国西藏》2013年第三期   作者:文/拉巴平措

擦珠·阿旺洛桑(1880~1957),中国藏族学者,诗人。出生于日喀则德勒饶丹贵族家中。5岁时被认定为曾任噶丹赤巴(继承宗喀巴的高僧)的洛桑格勒活佛的转世灵童。


  缅怀先辈爱国情怀 继承先辈未尽事业

  纪念著名学者、爱国诗人擦珠·阿旺洛桑先生逝世55周年

\

  擦珠·阿旺洛桑(1880~1957),中国藏族学者,诗人。出生于日喀则德勒饶丹贵族家中。5岁时被认定为曾任噶丹赤巴(继承宗喀巴的高僧)的洛桑格勒活佛的转世灵童。次年被迎进色拉寺,学习佛教经典,25岁时取得“拉然巴格西”的学位。此后,游学西藏各地,遍访学者名流。代表作是抒情诗《金桥玉带》,抒发了广大藏族人民对于修筑川藏和青藏公路的深厚感情。他的诗富有爱国主义激情,多反映重大的历史和现实题材。他善于运用生动形象的语言,表达人民群众心底的美好感情。有《擦珠·阿旺洛桑诗集》(藏文)传世。
  
  在西藏近现代一百多年时间里,为抗击英国侵略、维护祖国统一、反对分裂倒退、争取社会进步,有成千上万的高原儿女英勇奋战、不屈不挠、前赴后继,写下了可歌可泣的英雄史诗,擦珠·阿旺洛桑则是其中的代表之一。他是著名学者和爱国诗人,1957年,在西藏反帝爱国与分裂倒退的斗争十分激烈的背景下,他被所谓“疯子喇嘛”袭击而去世。

  他为继承和发展藏族优秀文化孜孜不倦
  
  擦珠·阿旺洛桑于藏历第十五饶迥铁龙年(公元1880年)出生于日喀则德勒饶丹贵族家中,原名叫白玛杰布。他自幼聪明伶俐,机灵过人。五岁,被认定为甘丹赤巴色麦擦瓦珠古洛桑格勒活佛的转世灵童,入色拉寺察瓦康村出家为僧。六岁,在色拉寺举行坐床典礼,俗称“擦珠仁布切”。享有色拉“措钦朱古”(呼图克图之下的地位较高的活佛)的待遇。
  
  擦珠从五、六岁开始学习读写藏文,背颂经文。从小酷爱读书,学习刻苦。拜色麦耶巴康村的外号叫“郭洛”的格西为师,学习因明学;拜色且哈尔东康村格西哈尔钦为师,聆听藏文文法讲授;拜卓尼格西洛桑嘉措为师,学习训练修辞学等等。然后,逐渐拜许多知名学者学习五部大论和显密宗等方面的知识。到二十一岁时,考取拉让巴格西学位获得成功,并到下密院继续深造。后来,广泛走访西藏各地,寻访各方面的善知识,拜师学习历史、文学、文法、诗歌、医学、星算等学问。尤其专攻文学、诗歌和藏文文法等,成为名副其实的大学者。九世班禅确吉尼玛大师曾赞扬他学识渊博,并成为了九世班禅的侍读。后来十三世达赖喇嘛得知擦珠的情形后,召唤他到自己身边来,并任命为侍读兼私人秘书,夸擦珠精通显密宗等知识,并对他十分亲切。
  
  擦珠在担任十三世达赖的侍读期间,曾跟随达赖喇嘛去过内地,先后在北京等地时间达五年之久,其间同达赖喇嘛一起得到光绪皇帝和慈禧太后的召见。返藏后,协同格西喜饶嘉措大师一起进行过对藏文大藏经对勘工作。为此,名声传遍雪域高原,拜他为师的人也不计其数。后来担任过达赖喇嘛古甲森本堪布(贴身侍从堪布)职务。他奉十三世达赖之命赴日本讲经说法。还奉命参与了和平处理在藏陆军人员的工作。达赖喇嘛亲自下令将拉萨贡色夏的房产中内外院落永久归其所有。后来担任了娘热怕崩卡的堪布,后又担任国民党拉萨吉堆巴学校的藏文教员,做了大量工作。

  他为西藏的发展进步鞠躬尽瘁
  
  1951年西藏和平解放后,当年冬天,擦珠·阿旺洛桑以七十二岁高龄,自愿参加革命工作。据《中共西藏党史大事记》记载:1952年2月10日,西藏军区藏文藏语训练班正式开学。教师有李安宅、于式玉教授夫妇,藏学专家谢国安、祝维翰,还有西藏学者擦珠·阿旺洛桑、江金·索南杰布和十多位进步上层人士。从训练班毕业的大批汉族学员,后来有许多人能说流利的藏话,有些人成为精通藏语的骨干。藏文藏语训练班后来改为西藏军区干部学校,以后又改为西藏干部学校。擦珠·阿旺洛桑首先担任了西藏军区干校副校长,亲自兼任教材编篡和教学工作。1952年,西藏军区成立编审委员会,他任常务委员,撰写了人们普遍喜欢的《擦珠文法》(语法教材)等许多没有正式出版的实用教材。这个委员会的主要任务之一是编辑出版藏、汉文版的《西藏简讯》。藏文版的主要工作由擦珠、江金、格西曲扎等承担。1953年1月31日,拉萨市爱国青年文化联谊会成立,擦珠任爱国青年联谊会委员、拉萨小学副校长。在原《西藏简讯》的基础上,1956年4月22日《西藏日报》(藏、汉文)创刊,擦珠任《西藏日报》社副总编辑。1956年,被评为中共西藏工委直属机关第一名模范工作者。
  
  擦珠·阿旺洛桑自西藏和平解放以来,在党的领导下,为反帝爱国、团结进步事业做出了自己的贡献。他不仅审改稿件,还亲自向寺庙送报。为了报纸能发行到寺庙,他不辞辛苦,排除顽固势力的阻挠,定期把报纸送进色拉等寺庙,对僧众宣传爱国主义和党的政策。报纸创刊初期,还第一次举办新闻训练班,当时上课没有课堂,擦珠先生经常在林卡里和在树林中给学员授课。
  
  他在《西藏日报》创办一周年纪念会上说:“毛主席、共产党真伟大,要是没有他们,西藏就不会得到解放,西藏人民就不可能摆脱帝国主义势力的羁绊,也就不可能回到社会主义祖国大家庭,享受民族平等的权利,同样也就不可能有这样一个包括藏、汉、回、蒙民族的各阶层人员的西藏第一个新型报纸机构……”
  
  因为他七十多岁高龄,有关领导关心他的身体,劝他注意休息,他说:“我虽然年纪大了,但现在西藏有共产党、毛主席的领导,所以不仅根本没有衰老的感觉,相反好像比过去年轻了一样。尤其想到党把我们从水深火热中解放出来,想到人民群众的生活安定了,党的关怀使我的决心更大,下定决心要克服千辛万苦为人民做事情。我过去一直希望为自己民族服务的夙愿终于实现了,我感到光荣,感到极大鼓舞!”
他为西藏的日新月异放声歌唱
  
  西藏发展进步的事业,激发着擦珠·阿旺洛桑的创作灵感,在繁忙的工作之余,他用自己的作品抒发着内心的感触和激情。他挥毫作诗,写下了不少脍炙人口的诗篇,赞颂西藏的每一件发展进步事业,赞颂共产党和毛主席英明正确的政策,表达西藏人民发自内心的喜悦和团结一心建设新西藏的决心。他也就成为了以1951年为标志,西藏诗歌创作进入一个新时代的代表人物。他的作品有:为歌颂西藏和平解放而创作的《藏民齐欢唱》;为1953年1月爱国青年文化联谊会成立而创作的《爱国青年大团结》;1954年为歌颂两路通车创作的《金桥玉带》和《欢迎汽车之歌》;1955年为歌颂毛主席创作的《歌颂各族人民领袖毛主席》;为1956年5月当雄机场竣工、北京至拉萨航线试飞成功,中央代表团于5月31日乘坐试飞成功的飞机返回北京而创作的《碧空银鸽》;为1956年7月1日党的生日创作的《歌颂中国共产党的诞辰日》、《世人同声维护和平》等等。

上一篇:情系青藏的一棵“树”
下一篇:一次西藏行 终生西藏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