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03月20日 星期二


一片“兵”心在玉壶

一片“兵”心在玉壶 千呼万唤爱民情——林芝朗县金东边防派出所爱民亲民纪实

2013-10-29 09:08:06   来源:《中国西藏》2013年第二期   作者:文·图/闫峰

驻守在朗县公安边防大队金东边防派出所官兵与朗县金东乡各族人民同甘共苦,鱼水相依,共同建设着雪域藏东大地上的社会主义新农村。


  在金东乡,边防派出所与农牧民群众之间是血脉相连的亲人关系。辖区山高路远,群众到县上办事极不方便,派出所主动担负起解决农牧民生活困难的责任。在民警责任区手册上,也就有了东家缺盐巴、西家没油了、南家蜡烛不多了的记录。

  居住在金东乡帮玛村的孤寡老人尼桑,今年已经七十多岁了,是无儿无女的五保户,老两口生活孤苦无依,平日里主要靠政府救济度日。爱民固边战略实施以来,金东边防派出所将尼桑老人一家纳入“爱心帮扶档案”,一边给予物质资助,一边给予心灵抚慰。期间,派出所官兵每次下管区都为老人带一些茶叶、食盐、蜡烛等日常生活用品。每逢藏历新年、雪顿节等传统佳节,派出所还专程为老人送去慰问物品和各种必需的生活物资,保证老人衣食无忧。老人曾经对帮玛村村长阿扣说过这样的话:“如果不是派出所的官兵,我连继续活下去的信心都没有了”。
  
  年仅12岁的旺姆在父亲病逝后,母亲撇下他和年幼的弟弟远嫁他乡。无依无靠的姐弟俩只好投靠在一个远房亲戚家里。亲戚家的生活本来就不宽裕,无力承担他俩的学费,姐弟俩辍学了。派出所知道后,大家主动捐款,使旺姆姐弟俩重新回到了学校。此后,姐弟俩的学费一直由边防派出所的官兵们主动承担。
  
  光棍汉格桑从小父母离异,缺少家庭温暖,染上不少恶习,整天不是喝酒打架,就是偷鸡摸狗,不务正业,乡亲们谁见了都躲开他。派出所的官兵没有嫌弃他,主动找他聊家常、谈理想,帮他树立正确的人生观。在派出所的帮助下,格桑变了样,承包了村里的90只羊,收入也逐年增加,成了全村勤劳致富的典范。
  
  2012年4月,扎日莎巴山下乍暖还寒,一位名叫加央嘉措的藏族汉子气喘吁吁来到派出所请求帮助。一天前,加央嘉措乘坐一辆车到金东乡一带收购皮毛,汽车驶进金东乡秀村就抛锚了,与加央嘉措同车的还有四位藏族老人和一名孩子。他们在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荒野,在饥饿和寒冷中,度过了一个夜晚。听了加央嘉措的讲述,所长许全武、警官张牛,立即带上救护用具和修车工具,驱车前往出事地点。车里的老人和孩子,由于饥饿和寒冷,早已筋疲力尽的躺卧在车厢里。见此情景,许全武心疼地脱下自己身上的防寒服,轻轻盖在老人和孩子身上,并把带来的食品送到他们手里。张牛一头钻到汽车底下修理汽车。傍晚的荒野,寒风疯狂地撕扯着人们的衣裤。许全武和张牛的双手都冻木了,脸上、身上、手上沾满了油污,但他们却浑然不顾,心中只有一个念头:一定要赶天黑前修好汽车。汽车修好了,空旷的原野里,马达的轰鸣,格外震耳动听,汽车载着老人和孩子,向远方驶去……
  
  2012年6月,又一个阴雨连绵的日子,警官索朗尼玛、孙明磊从管区执勤回来,途径东雄村村民益西多吉家的时候,突然听到里面传出孩子们惊恐的哭声。两人推门进去,只见房屋顶上被大雨淋塌了一个一米见方的大洞,雨水夹杂着泥浆顺着洞口直泻下来,屋子里到处是积水,盆盆碗碗漂了一地。一位60多岁的藏族老阿妈,怀里搂抱着三个不满10岁的孩子,裹着一条棉被蜷缩在床上。索朗尼玛和孙明磊忘却了一天的疲劳,拿起铁锹挖沟排水,修补屋顶。两个人在雨水中浸泡了两个多小时,浑身上下湿淋淋的,屋顶的洞口终于被堵住了,被雨水熄灭的炉火被重新点燃了。阴冷的屋顶里渐渐有了暖意。待老阿妈打好酥油茶要留救命恩人喝口热茶、暖暖身子时,两位警官早已消失在漆黑的雨夜里。
  
  莫道山间石无刻,路上行人是口碑。在金东乡,全乡327户村民家家都有与边防派出所官兵合影的“全家福”。村民们说:“派出所官兵就像天上的太阳,总在我们生活出现阴霾时,出现在我们头顶,温暖着我们的心。”

\
藏林芝边防支队金东边防派出所民警村官、驻村工作队队员刘方普为金东小学学生讲故事。

  风雪灯塔寻土登

  “土登,藏族,家住朗县金东乡秀村……”金东边防派出所户籍室内人头攒动,每个人的眼睛紧紧地盯着户籍电脑的屏幕上,当看到“聋哑残疾”几个字出现的时候,户籍室内气氛骤然紧张起来,没有声音,只听到心跳声。
  
  2012年1月26日晚间11点半左右,金东边防派出所接到求助电话称:当日下午,土登在前往县城接母亲的途中走失,请求帮忙寻找。土登现年34岁,自幼聋哑残疾,以放牧为生至今未婚,一直寄居在其弟弟家中。1月26日下午,他到县城去接母亲途中,因为出租车遭遇“闹海风”不能前行,受语言交流不便影响,他不懂旁人劝告执意下车,只身步行前往县城接母亲,导致被风雪围困走失。
  
  派出所的院子里,8名官兵穿好大衣,戴好棉帽、手套,一手提着手电筒,一手拿着刚刚从户籍电脑中打印出来的肖像画,出发了。沿着通往县城的公路一路寻找那个名叫土登的聋哑人。
  
  零下十四度的气温,寒风劈头盖脸地迎面而来,吹在脸上像刀割一样,落哪哪疼。官兵们深一脚、浅一脚地行走在公路两侧的雪地里,警车在公路上尾随其后。在黑夜里寻找一个聋哑人,可能是这个世界上最困难的事了,语言沟通不了,就算土登看见了灯光也发不出求救的信号,怎么办?只能顶着困难往上冲,每个人的眼睛必须超级聚焦,瞄准每个移动的事物,很可能就是走失的土登。公路顺着山而行,官兵们依着山,沿着公路两侧,打开手电一字排开寻找,每个人在雪地里都是小心翼翼地淌着走路,雪太厚了淹没了膝盖,根本就抬不起脚。
  
  土登,是他!和肖像画中的人一模一样,只是脸庞因为受冻,有些浮肿。在一块大石头背后找到了他,每个人都发了疯似的摔着跟头跑过来,他已经被严重冻伤,张着嘴巴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手紧紧地蜷缩在袖筒里,可还是被冻裂了。见到官兵们,立刻“哇,哇!”像个小孩似的大声哭起来,官兵们,立即将大衣套在他身上,戴上棉帽子,拥着他立刻奔向公路边等着的警车。
  
  警笛长啸而过,划破了天空的安静。经过医生努力,土登脱离了生命危险。官兵们走出土登的病房,他看着官兵“依依呀呀”好像在说什么,没有人能够听得懂,但每个人心里都明白他在说什么。

  这就是朗县公安边防大队官兵拥政爱民工作中的故事,他们把对祖国的忠诚、对人民无私的爱,镌刻在了国门界碑。

上一篇:“东孜苏古玩”招牌背后的故事
下一篇:情系青藏的一棵“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