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03月20日 星期二


“东孜苏古玩”招牌背后的故事

藏族农民商人旺堆和罗珍的拉萨生活

2013-10-28 14:25:20   来源:《中国西藏》2013年第二期   作者:文/索穷

“八廓街东南角的东孜苏古玩店旧货较多。店主旺堆与罗珍夫妻为人和善,口碑较好。即使不打算买,也值得前往一观。”说的就是藏族农民商人旺堆、罗珍和他们一手创办的“东孜苏古玩店”。


  用文化的头脑来经商
  
  旺堆的客户主要是外国人和来自中国各地的汉族游客。旺堆有很好的藏学底子,但汉话说的磕磕绊绊,英语也不是很流利。我和旺堆就经常辩论,我认为做生意属于一种天赋异禀,跟一个人有没有所谓“文化知识”关系不大,因为根据我的了解,八廓街的大老板有高深文化的人物屈指可数,一般认为“有文化的”反而更容易缩手缩脚。但是旺堆可不这样认为,他是八廓街的老板中有正规大学文凭的少数人之一,他认为文化知识对他在思考问题、识别古玩、待人处事等方面帮助很大,“真正要把生意做大做好,没有文化怎么能行呢?”

  1969年, 旺堆出生在西藏日喀则地区仁布县农村。日喀则位居西藏中西部,与印度、尼泊尔接壤。地势险要,交通不便,人们的思想较为保守封闭。旺堆一家世世代代都是牧民,他们日复一日地过着放牧的生活, 牛羊就是一切。在旺堆的记忆里,
他的家族中还从来没有人踏出过生活的那片牧区。但是, 和安于现状的父辈相比,旺堆似乎从一生下来起就显得很不安分,
他很小时就曾对人说:“长大后,我一定要走出这片牧场, 看看外面的世界和我们这里有什么不同!”
  
  旺堆走出山村的动力跟小时候牧区“极左路线”时期的遭遇也有关系。在那个阶级斗争为纲的年代,西藏农村生活艰苦,旺堆记得很清楚,由于家庭出身不好,为了躲避“割资产阶级尾巴”的人“抄家”,旺堆和家人经常在听到陌生人敲门的时候惊恐的把吃了一半的糌粑团塞到睡觉用的藏式毛毯中,生怕被搜出来挨批斗,这样的经历现在听起来像天方夜谭。

  当旺堆第一个走出牧区外出打工的时候, 族人将他视为异类, 父亲也扬言要跟他断绝父子关系。应该说, 旺堆的成功首先得益于他的“叛逆”,得益于他第一个从日喀则的偏远牧区走出来进入西藏佛学院接受系统的藏学训练和文化学习, 并且在走出来多年后还始终保持着创业的激情,保持着对未知领域探索的热情和兴趣。当然,这也离不开藏族商业中心八廓街给予他的舞台和机遇, 只是他比别人更善于抓住机会罢了。
  
  今天,旺堆的同学中有很多是西藏各大寺庙管委会负责人,有的是事业成功的藏学编辑和教师,虽然社会角色不同,但他们对于旺堆当年的选择和今天的成功无不表示叹服,称赞他用自己的双手改变了自己的命运。

\
店里的传统家居。 金海 摄

  “东孜苏”品牌诞生
  
  如今,旺堆最关心的如何创立自己的“东孜苏”品牌。旺堆说,过去,西藏生意人的店铺、商号以家族、“房名”命名的居多,现在,随着时代的发展,着眼点不再那么狭隘,“喜马拉雅”、“珠穆朗玛”、“甘露”(藏药)、“哈达”(集团)等都是很有文化内涵和地域特征的知名品牌,西藏商人的品牌意识在逐年增强。
  
  旺堆说,我们是从小地摊、小货架慢慢做起来的生意人,我们最了解自己的“底细”。“西藏旅游业兴起以后,做藏餐很赚钱,有朋友鼓捣我一起创立东孜苏餐饮品牌,我没有答应,我只做自己能够掌控的事情,不想把摊子铺得太大。”他开玩笑似的补充了一句:“其实我想的是,做餐饮如果你跟别人结仇,人家只需往你的咖啡壶里丢点东西就可以嫁祸于人,你可能就百口莫辩,从此站不起来了。”旺堆经常一个人腰缠万贯的独闯陌生的外国大都会,说明他并不是一个胆小、懦弱的人,只能理解为他和罗珍多年来在商海里练就的谨慎、低调和对自己的清晰定位。“虽然没有搞餐饮,但我做大东孜苏品牌的想法一直没有变,下一步的计划是扩大东孜苏地毯厂,创办东孜苏手工精品品牌。”
  
  “等条件成熟了,我们打算想开一家东孜苏西藏文化博物馆”罗珍和旺堆商讨着。作为民族文化的传播者和捍卫者,他们有了更深层次的精神追求。“300年以前的古董我们是不会卖出去的,我们计划等收藏足够丰富的时候,就开一个小型的西藏文化博物馆,在自己力所能及的范围内为传播西藏文化做点事情。”
  
  他们的独生女儿片多在内地上学,当别的同学休息、游玩的时候他们却把她“架到”人声嘈杂的立交桥上,教她在大太阳底下摆小地摊做小生意,自己挣学费,“我们现在是有条件把她养的舒舒服服、衣食无忧,但我们当年就是这么走过来的,不能让她忘了本。”
  
  无论是对女儿还是对企业员工,他们的要求只有一个:自强、自立,做一个有尊严且自食其力的劳动者。记住自己是从西藏穷山沟走出来的人,“脚踏实地的劳动最有安全感。”这就是当年的“仁布旺堆”成为今天的“八廓旺堆”的原因所在。

上一篇:雪域边防交响乐
下一篇:一片“兵”心在玉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