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03月20日 星期二


雪域边防交响乐

她们,在雪域边防奏响爱与思的交响乐

2013-10-25 08:49:09   来源:《中国西藏》2013年第一期   作者:文/闫峰

“妻子”,一提到这个词,在雪域边防的警官们无不显露出一种让人难以理解的表情。年轻的摇摇头,年长的叹口气。这是他们多么想提而又不愿提起的两个字呀!


\
金东边防派出所的军嫂和该所官兵一道走访辖区群众。林边 摄
  
  “妻子”,一提到这个词,在雪域边防的警官们无不显露出一种让人难以理解的表情。年轻的摇摇头,年长的叹口气。这是他们多么想提而又不愿提起的两个字呀!警官每年两个月的假。可是一次次带着期盼下山,又一回回带着失望而归,爱情的红丝线和边防的橄榄绿好像是那么的无缘。而这其中的“鸿沟”是什么呢?是千里迢迢的遥远?还是每年一次探亲假的短暂,或是两地分居那难抑的黄昏和黎明、寂寞和忧愁?

  国门前的守望
  
  西藏公安边防总队帕里边防派出所所长贡秋顿珠,是2011年年初从林芝边防支队调到帕里边防派出所的,他是这个“全国模范边防派出所”的第19任所长。入伍15年来,他先后分别被公安部、公安部边防局评为“优秀士兵”、“优秀共产党员”、“三访四见”先进个人、“全国群众工作标兵”,还先后获得了西藏青年“五四”奖章等殊荣,5次荣立三等功、1次二等功……然而,每每说到家庭,谈及妻子和女儿,这位铁骨铮铮的边防卫士总是会禁不住叹息。
  
  贡秋顿珠的妻子名叫桑措,是西藏林芝地区米林县派镇中心小学的一名教师。2010年7月的一天,桑措带着女儿从林芝地区八一镇驱车前往米林县城。可是,当她们在米林边防大队招待所住下以后给贡秋顿珠打电话的时候,才知道当天贡秋顿珠已经带领四名战士到距米林县城约七十公里、海拔4300多米的边境山口德阳拉山口执勤去了。听到丈夫将在德阳拉山口执勤一个多月的消息后,桑措所有的酸甜苦辣刹时涌上心头,泪水慢慢涌上眼眶。
  
  因夏季常常山洪暴发,面对鲁霞河滩,车不能行,人不能过,桑措决定带孩子上山看自己的丈夫,大队领导反复劝阻她:现在最好不要上山,即便去了也只能隔河相望。桑措主意已定,就是站在河对面看一眼丈夫,让丈夫听听孩子的声音,她也就心满意足了。
  
  隔河相望,贡秋顿珠只能望着河岸对面随风飘起的氆氇裙,哪能看清饱经沧桑的妻子的脸和未曾谋面的女儿。当对讲机传来孩子“哇”的一声哭声时,他心里又一阵激动,将对讲机紧紧地贴在耳边,再也抑制不住,两行泪从眼角滑落下来。他哭了,他的哭声比对面孩子的哭声还大,在场的人早已眼圈通红。半个小时,他们各自向相反的方向离开了河岸,那绿色的军装、红色的氆氇裙在风中不停地摆动,只是相隔越来越远了。贡秋顿珠望着妻子和女儿渐渐远去的身影,含着愧疚的泪水,举起了右手,敬了一个标准的军礼……

\
边防官兵巡逻途中的“风餐露宿”。闫峰 摄
  
  15天的假期在苦苦等待中消逝,桑措回单位上班了。丈夫终于完成任务回到了派出所,夫妻俩在电话中相对无言。最后,桑措抽抽噎噎地哀求说:“顿珠,早点转业吧!我没别的要求,只希望我们能像常人一样过日子”贡秋顿珠一直沉默着,良久,他对妻子说:“桑措,我给你唱首歌吧。”于是,话筒里响起了《说句心里话》的歌声,唱着唱着,夫妻俩已是泪流满面。
  
  2011年9月,贡秋顿珠被调到帕里边防派出所工作以后,桑措带着三岁的女儿到帕里边防派出所看望丈夫,看到熟悉的丈夫和几个官兵,个个如同暗红色的山一样,嘴唇干裂,蔬菜到了山上变成了干草,她眼睛湿润了,才知道在这里生活的丈夫竟是这样过的。

  贡秋顿珠带着桑措去拜访他的“干妈”德吉老阿妈。71岁的德吉老阿妈的家是距离派出所最近的一户。
  
  “阿妈拉,这是您的干儿媳妇。”德吉老阿妈紧紧握着桑措的手,对贡秋顿珠夸个不停。老人说:“姑娘,嫁给我这个干儿子可真是委屈你了,一年到头你们都见不上几面呀。”老人的一席话,说的桑措心里酸酸的。

  临近中午,桑措把自己给官兵们准备的午餐端了上来。大家刚动筷子,贡秋顿珠突然接到报警电话: 辖区一家酒吧内发生了打架斗殴事件!

  放下电话,贡秋顿珠带上一名干事和另外两名战士开车立即出警。“我本以为战士的工作就是戍边,没想到还管这么多事。”桑措的心在思索着。
  
  在那里,她原打算多住几日,但可怜的女儿哪能经受这种考验,每天要哭十几次。她需要的不是爸爸,而是生命中不可缺少的氧气。就这样,在帕里镇呆了15天,孩子在镇卫生院打了14天吊针,这位刚强的父亲再也不忍心让自己的女儿受这种委屈,便让母女俩坐卡车返回。

上一篇:末代防雹师旺觉老人
下一篇:“东孜苏古玩”招牌背后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