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03月20日 星期二


拉萨艺海的康巴人

2013-10-17 08:57:53   来源:《中国西藏》2010年第六期   作者:文/索穷 图/金海 索穷

阿旺扎巴5岁时,住在当地贵族庄园一座遗弃的楼房里,三楼经堂墙上一幅古老的壁画让他着迷,他非常喜欢,总是用捡来的纸张临摹着画,艺术的种子不经意间在他幼小的心里生根发芽。


  《金瓶掣签》中,我画的人物是最多的,所以我的名字排在最前面,然后是韩(书力)老师,于(晓冬)老师因为经常有课要上,只有我,天天在文联画。从草图到完成,将近两年的时间。”

  “的确,人物画是我的强项,为什么画康巴人?因为我在那里成长,我对他们有感觉。我找的是小时候一起长大的最熟悉的人,像这幅大尺寸的人物群像《天堂鸟》,你看,隐隐约约释迦牟尼的比例图,从里面的浅亮处幻化出一只飞翔的鸟儿,表现一种上升的主题,有些人物是有原型的,你像这位学者,只是他没有这么瘦,我按照自己看更敦群培照片的感受稍微做了一些处理,呼应一下,大的轮廓并没有变。还有他旁边这位,是个有名的歌舞表演艺术家,但让他在画面上唱歌跳舞显然与整个风格不协调,我就让他端一支竹笛,表现他的职业特性。我现在做的是《横断山人物系列》,围绕着横断山脉,反映繁衍生息在那里的人们的生活。计划画60个人物。”阿扎的这些自创的新式油画创作法不是传统意义上的颜料堆积物,而是一种神奇的半透明物,不怕卷,不怕揉,正面看很好,反面看也可以,甚至可以透过灯箱欣赏,效果都是不一样的。但阿扎自己的口气却很平淡,“虽然猛的看可能有点怪,但他的‘父亲’确实是油画。然后呢,我想办个个人的小型画展,把一段时间积累的东西奉献给大家,听听大家的意见,对自己的定位可能有好处。反正我一直想画下去,因为我觉得稍微找到了自己。”

\
玉石高仿作品之法王八思巴

  高仿玉雕的带头人

  “西藏的旧物市场曾经很繁荣,但它一定会有沉寂的时候。”还在当山村小货郎的时候,曲尼贡布已经意识到这个。“旧的东西总有淘完的时候,到那个时候我们卖什么呢?”

  为了这个目的,曲尼贡布创办了西藏蓝雪工贸有限公司,公司开展的经营项目包括民族手工艺生产销售、畜产品生产销售、农业科技产品研究、开发、生产、农牧业科技咨询等。但曲尼贡布说,其实我真正的主打产品是西藏手工艺地毯和玉石工艺雕刻。“公司聘请了西藏一流的挂毯、地毯工艺专家,自主研发出了具有民族特色和现代美学兼容的各类产品。壁挂以西藏本地出产的原色纯羊毛为原料,具有永不褪色、变色、变形等特点。我们的石雕工艺品均采用西藏著名的黑玉石,由西藏传统石雕名师花费大量心血合作完成,造型多以宗教人物为主,形态容貌栩栩如生。作品完成后都特别邀请西藏著名活佛念经开光,具有很高的艺术价值和收藏价值,深受顾客的青睐,特别是受到日本和台湾地区顾客的钟爱。我为什么要这么做?因为只有文化才有永久的生命力。作为企业家,我对做贸易没有兴趣,做自己的品牌,特别是民族文化品牌,才是我的终极理想。”

  曲尼贡布说:藏民族拥有灿烂辉煌、风格独特的传统文化,每座宫殿和每座寺庙都可以说是集建筑、绘画、雕刻等艺术品种的综合体,这是一个博大的艺术宝库,无可比拟。“我觉得这个财富不能丢在我们这一代人手里。(所以),我们公司生产的佛像雕刻均采用西藏天然黑玉石为材料,以西藏传世的本土雕刻技艺为基础,结合印度、汉地古老雕刻技艺形成独有的风格,以藏族传统技艺作仿古处理,每件作品都是独一无二的纯手工精品,已经有三家博物馆——中国藏学研究中心西藏文化博物馆、云南省香格里拉县藏族文化博物馆和四川省康定县跑马山民间博物馆都收藏了我们的作品。随着企业的发展,我相信我们的工艺水平和产品质量还会越来越好。”

  这个大字不识的康巴汉子靠自己的努力,成为识玉的“土专家”,“你听啊,我们西藏的玉石,主要产自日喀则地区雅鲁藏布江中游南岸的仁布县、山南地区琼结县以及拉萨河上游的墨竹工卡县境,该石质地致密、细腻而韧,有滑感;具油脂光泽、玻璃光泽,微透明;可雕性良好,适于雕刻琢磨各种工艺品,也可制成玉石佛像等。通过化学分析测试表明,西藏黑玉有锌、镁、铜、铬、锰等对人体有益的微量元素,这种物质在藏族传统文化中认为具有五种功德,称之为‘五大宝贝’、‘五种利益’。因此,经常佩戴此玉可使其中的微量元素被人体皮肤吸收,产生特殊的‘光电效应’。聚焦蓄能,形成相当于电子计算机中谐振器似的电磁场,与人体发生谐振,有助于人体各器官生理功能的协调平衡。当玉石光点对准人体某个穴位时,可刺激经络、疏通脏腑,有明显的保健功能。”

\
曲尼贡布与厂长在审看自己的产品。

  爱玉的曲尼贡布似乎天生与玉石有缘,这一次是命运把他带到山清水秀的墨竹工卡。

  墨竹工卡县,人杰地灵,文化丰富,历史悠久。藏王松赞干布出生于墨竹工卡县甲玛赤康地方强巴敏久林殿。在甲玛赤康对面的拉萨河北岸、海拔4000米的唐古拉山脚下,有一座具有800多年历史的央巴寺,该寺用产自附近的黑玉石作建筑材料,在全西藏独具一格、自称体统。经过努力,曲尼贡布的蓝雪工贸有限公司取得该矿的开采权。

  原材料有了,为做好玉石高仿艺术,曲尼贡布用宽大的胸怀网罗了大量人才。曲尼贡布高薪聘请的一位石刻石雕大师傅名叫巴桑,他的老师是甘丹寺的高僧达娃大师,他1987年见到大师,听到大师说起10年塑一尊石佛的真实故事,并且讲到西藏的佛教造像艺术最初起源于印度,达娃大师上一辈的师承技艺就是传自印度,有近千年的历史。他老人家讲到,西藏最早的雕刻技术可能传自印度,西藏人自己最早造佛像可能是毛石砸毛石,碰出一个佛像的雏形,后逐渐得技术之要领,能造出符合造像法度的佛像。

  在有了最初的石雕艺术之后,才逐渐有了木雕、泥雕以及金属雕刻的工艺。听到这些,年幼的巴桑萌生学艺之念。刚开始在杏仁核、动物骨头上学习雕刻,在废旧纸上学画唐卡。7年后满师自立,从事藏族传统雕刻艺术已经23年,带徒授艺20多人。公司培养的一位石刻石雕大师傅名叫土登嘉措,他12岁时拜家乡——四川省甘孜藏族自治州石渠县赞达宗绘画世家杂·巴珠仁布钦,学习藏族文化基础知识,接受藏族绘画和雕刻艺术的严格训练,迄今已22年。根据他们的介绍:“我们生产的手工产品是特别繁琐、精细(地做出来的)。立一尊80公分左右的黑玉石座佛,两个熟练工要花上两个月的时间。最重的一尊佛像将近一百斤,四个人才能平稳抬动。黑玉的自然色加上涂在佛像面部等处的纯金粉,可以保持几千年不变颜色。在工艺难度方面,工艺要求特别高,不像塑铜佛,哪里打歪了敲回来就完了,但玉石不行,敲错了一点这个料就废了,要特别熟练,特别仔细,特别小心,特别认真,特别虔诚。另一个方面,我们的产品是百分之百的手工活,而且,恢复传统造像的形制和技艺,必须用手工,这也是它的可贵之处,就是走精品和高端的路子,一开始就把目标定得很高,绝不粗制滥造。我们产品的仿古水平达到了以假乱真的程度,但又不会把它当古董卖钱,这就是企业的生命所在。到今天,公司能做绿白度母、赞巴拉五姓财神、空行母、米拉日巴、不动金刚、六臂玛哈嘎拉、四臂观音、阿弥陀佛(次巴梅)等西藏黑玉高仿精品,与古代原件几可乱真。

  但曲尼贡布声明:“文物是文物,高仿是高仿,我这里分得很清楚。高仿品本来只是为了追求生活的艺术,提高生活的质量,成就一种对古代文明的尊崇与景仰。如果高仿品竞相蜕变成为谋取暴利的手段,那就和我们的美好初衷完全相反。(所以)我不想跟来历不明的文物贩子打交道,东西做得好,不卖,我就是放在家里也高兴!”这也算是康巴人的经典性格了。

上一篇:藏东名医向巴格来
下一篇:高原汽车司机传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