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03月20日 星期二


世纪老人的关切

回忆阿沛老人的一些事

2013-09-25 10:06:13   来源:《中国西藏》2010年第二期   作者:文/拉巴平措

藏族有一句谚语,“一棵矗立的松树,能发展成无边的森林”。阿老就是一棵屹立在青藏高原的参天青松。他虽然离我们而去了,但他的精神思想,他的人格品德,将与日月同在,如松柏常青。


\
2004藏历新年中国藏学研究中心总干事拉巴平措看望阿沛老人。 王红/摄

  2009年12月23日,藏族人民的优秀儿子、中国共产党的亲密朋友、著名社会活动家阿沛·阿旺晋美同志与世长辞了。这是藏族人民的重大损失,也是党和国家的重大损失。对于这位世纪老人的逝世,我们感到万分悲痛和深切怀念。

  我与阿老第一次见面,是在咸阳西藏民族学院的前身——西藏公学。1959年,阿老作为西藏自治区筹备委员会副主任赴京路过西安,专程到西藏公学视察并发表重要讲话,动员学员们去西藏参加民主改革和家乡建设。当时18岁的我作为西藏公学师训班的学员,正在咸阳学习。此后我虽然多次见过阿老,多次聆听过他的谆谆教导,也从多方听说过有关他的种种传奇般的故事,像民主改革时他将全部赎买金用于家乡建设等事迹,如雷贯耳,令人敬仰。但由于工作岗位和所处地域的差异,直接打交道的机会较少。

  2000年5月我被调到北京工作。从此也有更多机会向阿老学习、向阿老请教、向阿老求援。这时,阿老已经是90岁高龄的人了。虽然已经白发苍苍,身体消瘦,但是他的目光依然那么闪亮、思路依然那么敏捷、谈吐依然那么清晰,谁能相信他已经是九旬老人哪!而他对西藏的关心,对西藏人民的关心,
对藏族文化的关心,对藏研中心工作的关心,仍然那样强烈、那样到位、那样执著!在这里我想讲几件与阿老接触的故事,以纪念这位令人景仰的世纪老人。

\
  中央人民政府主席毛泽东设宴祝贺“十七条协议”的签定。右为第十世班禅额尔德尼,左为西藏地方政府的全权代表阿沛·阿旺晋美。

  心系民族大业,献身祖国统一

  我到北京后,第一次同阿老一起参加会议并聆听他的重要讲话,是2001年在人民大会堂召开的首都各界纪念西藏和平解放五十周年的座谈会。那天我向包括阿老在内的参加会议的领导同志一一献了哈达。并留下了纪念照片。在我的记忆中,每一次西藏和平解放的纪念活动、每一次西藏民主改革的纪念日子里、每一次西藏发生一些重要事件的时候、每一次党中央、国务院就西藏工作做出新的部署或采取重大举措的时候,所有人都能看到他的身影、听到他的声音、读到他的文章,他的声音是那样的洪亮、态度是那样的明朗、观点是那样的鲜明,每每都会给人留下难忘的印象。当年他给西藏发的贺信中,满怀深情地说:“我作为亲身经历和目睹近一个世纪西藏历史巨变的一位藏族老人,真切希望与家乡的父老乡亲共庆这个具有历史意义的日子,再亲眼看看近十年来家乡的巨大变化,但由于年龄和身体原因,这次不能前去祝贺,深感遗憾。”信中他以坚定的口吻说:“十七条协议”的签订,西藏的和平解放,是以伟大领袖毛泽东为核心的中央第一代领导集体运用马克思主义民族理论的基本原理,从西藏的历史和当时的实际出发作出的英明决策和伟大创举,是中国共产党按照民族平等、团结的原则处理国内民族问题的成功典范。去年,阿老为祝贺西藏翻身农奴解放日的设立,撰写并发表了重要文章《牢记历史 把握未来》。我觉得这篇文章可以说是阿老对他一生经历的全面回顾,是对西藏一个世纪历史的有力见证,是对西藏未来发展的深刻展望。他十分明确而肯定地指出:“在我近百年的生涯中,经过了西藏历史诸多的变迁。但是参加签订和平解放西藏的《十七条协议》,参加轰轰烈烈的民主改革、参加建立人民民主政权成立西藏自治区,是我在西藏所经历的最重要的三件大事。我为自己能参加这样符合本民族利益,经得起历史检验的事件而感到欣慰。”他还十分坚定地指出:我相信,只要坚持中国共产党领导,坚持社会主义制度,坚持维护祖国统一和民族团结,坚持改革开放,坚定地信任依靠广大西藏人民,西藏的繁荣和稳定就会有根本保障;只要坚持民族区域自治制度、全面贯彻党的民族宗教政策,保护和发展西藏优良的传统文化,西藏的发展繁荣就会进一步扩大;只要西藏各族人民群众紧紧地依靠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实事求是,开拓创新,建设团结、民主、富裕、文明、和谐的社会主义新西藏的目标就一定能实现。

\
西藏墨竹工卡县甲玛沟农民向阿沛敬献青稞酒(1975年)。陈宗烈/摄

  关心西藏发展,推动社会进步

  2003年初,西藏拉萨市经贸委和地毯厂的同志委托我设法安排他们拜见阿老。他们说,上世纪50年代初,西藏办拉萨地毯厂,阿老是第一任厂长,建厂50周年之际希望向阿老汇报地毯厂的情况,希望阿老继续关心和支持地毯厂的发展。我按他们的请求,通过阿老的秘书作了汇报,阿老欣然同意见他们,并约定了时间。我陪同他们去了阿老的住处,向阿老一一介绍了他们几位,并说明了他们的来意。阿老十分高兴地同他们一一握手,表示热烈欢迎他们的到来。阿老在听取他们的汇报时,不时插话,讲述了拉萨地毯厂筹备和创建的经过。阿老耐心地听完他们的汇报后,一再强调要办好拉萨地毯厂。他指出:藏族的卡垫编织技术,首先作为藏族传统的手工技艺,在国内外有一定影响,是藏族文化的一部分;其次作为藏族传统手工业,对于发展西藏的地方经济很重要;再次地毯的原材料来自本地,对于增加群众的收入,扩大西藏就业,具有积极作用。所以,我希望大力发展藏毯业,增加投入,培养人才,技术创新,开辟市场,在西藏经济社会发展中发挥这一传统产业的作用。对于他们提出的要求,阿老答应向有关方面反映,请求他们关注。据悉,后来阿老将此事反映给西藏有关领导,并引起了自治区领导的高度重视和大力支持。

  阿老之所以如此关注西藏的经济社会发展问题,是基于他对西藏社会的深刻认识。他在2009年的文章中指出:“我出生在1910年,对1959年民主改革前的旧西藏十分了解。那个时候西藏是一个长期处于政教合一、僧侣和贵族专政的黑暗、落后的封建农奴制社会,生产力极端低下,物质极其匮乏,就连简单的火柴都制造不了。占人口不到5%的官府、贵族和寺院上层僧侣等农奴主占有西藏几乎全部耕地、牧场和绝大部分牲畜。占西藏人口的95%的农奴人身权被农奴主占有,农奴主把农奴当作私有财产随意支配,可以买卖、转让、赠送、抵债和交换,农奴承担着沉重的地租、上百个税种和乌拉差役,生活极端贫困。极其落后的封建农奴制度,不仅使广大农奴备受政治压迫和阶级剥削,而且是西藏的生产力受到严重束缚,经济和社会长期处于停滞状态。落后的生产力和与世隔绝的地理环境,使整个西藏社会处于相当封闭保守的状态。”他肯定地说:“在这样的情况下,进步思想很少进入到西藏内部,整个社会日趋衰败。那个时候,我和一些上层开明人士都认为照这样子下去,用不了多久,农奴死光了,贵族也活不成,整个社会就得毁灭。”他用铿锵有力的语言明确指出:民主改革不仅解放了农奴,解放了生产力,同时也拯救了整个西藏,为西藏打开了一扇通向新时代、新社会的大门,是西藏从衰败没落走向兴旺发达的一次根本性的社会变革,是历史发展的必然。

上一篇:宋建国和1973年贡嘎航站大生产
下一篇:藏族古典诗人米拉日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