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03月20日 星期二


进藏路上,那个年龄最小的女兵

原西藏自治区政协副主席高世珍访问记

2013-09-13 08:38:58   来源:《中国西藏》2009年第五期   作者:李佳俊

1950年解放军第18军奉命进军西藏,揭开了雪域高原历史最辉煌的篇章,也是中国共产党继长征后又一次震惊世界的革命壮举。进藏女兵中有三个年龄最小,只有11岁,而且是清一色藏族。


\
原江孜宣传队的演员与高世珍(右)久别重逢。

  1950年,解放军第18军奉命进军西藏,揭开了雪域高原历史最辉煌的篇章,也是中国共产党继二万五千里长征之后又一次震惊世界的革命壮举。18军四万多进藏将士中还有1100个女兵,其中包括70多名途经四川、青海招来的藏族姑娘。她们与男兵一样爬雪山过草地,站岗放哨,赶牦牛住帐篷,又大多能歌善舞,藏族女兵还具有藏汉两种语言的会话优势,为采购物资、联系群众、宣传党的民族政策立下汗马功劳,成为进军路上最活跃的群体,一道靓丽的风景。

  进藏女兵中有三个年龄最小,只有11岁,而且是清一色藏族。人们不会忘却她们的名字——高世珍(格桑卓玛)、小次仁、贺平。她们为什么要挣脱父母温暖怀抱报名参军,怎样以勇于吃大苦耐大劳的惊人毅力,凭借两条柔嫩小腿翻越崇山峻岭抵达拉萨?又如何在艰苦环境里锻炼成长,与高原百万翻身农奴一道度过和平解放、民主改革、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坎坷、漫长而又辉煌的岁月?一直成为人们热情关注的话题。

  西藏民主改革50周年前夕,我专程访问了当年我在江孜记者站工作时的老邻居高世珍。高世珍于2005年从自治区政协副主席的职务上退休,返回四川,定居成都。因为进藏时年龄最小,退休时便一跃成了在藏工龄最长的“老兵”。光阴荏苒,当年两条长长的辫子换成了盘结在头上的花白发丝,但仍然精神矍铄,说话像当年一样快言快语,待人随和,“老李,别叫什么‘书记’、‘主席’的,还是按过去习惯,就叫我‘小高’吧。”

  又哭又闹去西藏,“我无怨无悔”

  11岁的小姑娘,三年级小学生,哭着闹着要参军进藏,在今天看来确实不可思议。她知道道路多么遥远和艰险吗?她预见到此行可能将一去不返吗?我很想听到高世珍的几句诸如“解放百万农奴”、“长期建藏,视死如归”之类的豪言壮语,一定会掷地有声,为她半个多世纪不平凡的高原岁月增添光彩。但是我反复启发询问都没有收获。“说实话,我那时什么都不懂。只感到参军很光荣,能当一个女兵更神气得不得了。”

  高世珍的故乡德格县原属西康省管辖。1949年底,当解放大军势如破竹向大西南开进的时候,国民党省主席、大军阀刘文辉起义投诚,德格也顺理成章宣告解放。政权交替显得十分平静。真正热闹起来是在1950年春天,一拨一拨解放军涌向这个金沙江畔的古老小城,《解放区的天是明朗的天》的欢快旋律在大街小巷此起彼伏,高世珍深切感受到新生活的明媚阳光。不久她就知道其实那么多解放军并不打算在德格久住,而是要借助这条千年茶马古道继续西行,解放祖国大陆的最后一片土地——西藏。全县藏、汉族同胞积极筹备牦牛、粮草,掀起支援前线的热潮。她的哥哥率先报名参军进藏,让高世珍羡慕得心痒。10月,德格又来了一支女兵队伍,大都是从甘孜、康定一带刚参军入伍的藏族姑娘,扎两条小辫,一身草绿色军装,雄赳赳气昂昂地行走在古老的石板路上,好神气啊。原来女孩子也可以当兵!就在那一瞬间,小高下定决心,我也要参军,我也要到西藏去。

  部队负责人对这个贸然闯进来的小姑娘端详良久:身体瘦弱,一脸稚气,分明是个小娃娃嘛,能经受得住数千里雪山大江的长途跋涉抵达拉萨?死活不肯答应。急得小高大哭大闹了一场,还理直气壮地点出她认识的某某、某某女兵的名字,年龄和我差不离,为什么我就不行?一些女兵也围拢来为小高说情,证明小高家庭贫苦,能吃苦,是个好苗子。“磨”得部队负责人无可奈何,只好答应与德格县有关部门商量后再予定夺。第二天,小高早早来到县府二楼一间办公室,军、地双方被她的决心打动了,夸她“人小志气高”,破例录取了这名小兵。给她发军衣、军鞋的时候,竟然连最小号的服装都太大,姐妹们不得不将裤脚往里叠了很长一截缝上,仍然拖在脚背上,小高还得意洋洋地说道,“没关系的,过几天我就长高了。”部队向昌都进发前一天,部队领导带她去向亲人告别,两个弟弟高兴得抚摸着姐姐身上崭新的军装,父亲却左看右看都高兴不起来,新军装掩饰不住女儿稚嫩的身躯,还没有步枪高嘛,翻山越岭的艰险他是领略过的,心痛得有些生气,一再希望她长大了再走。但女儿参军意愿已经不可更改。第二天,老人家执意要给唯一的女儿送行,跟着部队走了一程又一程,千叮咛万嘱咐,听首长的话,好好学习,爱护身体。小高就这样依依惜别故乡和亲人,义无反顾地踏上了奔赴祖国边疆的万里征程。

  进军西藏的第一站是昌都。出发时,昌都战役刚刚结束,西藏地方政府被迫派出和谈代表去北京与中央人民政府谈判。为迎接和平解放后的繁重工作,云集昌都古镇的各路大军在云南坝成立了一所干部学校,高世珍被编入藏族战士培训班,提高文化知识,学习党的民族和宗教政策,让这个懵懵懂懂的小姑娘大开眼界,逐渐认识到参军进藏绝不是一个“光荣、神气”所概括得了的,她和同行的兄弟姐妹肩负着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驱逐帝国主义侵略势力,维护祖国统一,建设社会主义新西藏的沉重担子。她好像猛然从峡谷登上山顶,隐隐感到能在西藏干一辈子是自己一生的最大荣光,学习和劳动都有了精神。

上一篇:僜人阿鲁松
下一篇:我的大哥——萨空·次仁多吉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