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03月20日 星期二


侯杰:雪域公路交通的开拓者

2013-09-05 10:30:47   来源:《中国西藏》2009年第三期   作者:李佳俊

今日西藏的现代化建设和旅游事业迅猛发展,得益于汽车、飞机、火车组成的立体交通网络的支撑。这个立体交通网络建设从公路零里起步,经历了50多个艰辛而又辉煌的岁月。


\
2008年4月20日,墨脱公路新改建工程正式开工建设。

  “老交通”永恒的眷恋

  1973年,侯杰复出恢复工作担任交通厅党委书记;打到四人帮后晋升自治区副主席,已到花甲之年。职务晋升了,他仍然住在药王山下那座简易平房里,对交通厅大院的职工,还有那块耕耘多年的菜地怀着终生不渝的情怀。采访中,侯老只字不提自身在“文革”中经历的磨难,“那是极‘左’思潮给我们民族带来的灾难,个人受点委屈又何足挂齿。”改革开放开创了我们国家一个崭新时代,复出的侯杰对曾经错误批斗他的群众毫不计较,认定长期对立的两派群众都是极“左”思潮的受害者,很快激发出交通运输系统干部职工创建新生活的热情,团结一心医治“文革”带来的创伤。充实各级领导班子,恢复正常生产秩序,加速改造青藏公路、川藏公路两条大动脉,收到立竿见影的成效。大批有知识有作为的年轻俊才脱颖而出。

\
现代化的交通与古老的布达拉宫交相辉映。

\
日喀则地区第一条褐色油路——日(日喀则)江(江孜)公路。

  1984年,为迎接自治区成立20周年,中央和兄弟省区援助西藏建设43项重大工程,总金额达5亿元。人员和物资运输任务很重,时间十分紧迫,给青藏公路造成极大压力。正是青藏线改造和铺设沥青路面最繁忙的时候,再加上严冬大雪,南来北往的数千辆货车被堵塞在北段无法通行。当时已65岁的自治区副主席侯杰火速赶赴现场解决困难,还不忘给道班工人捎去一麻袋新鲜蔬菜。职工们忙不迭地簇拥老厅长到家里拉话,捧出喷香的酥油茶,“你这么大把年纪了,还大老远来看我们……”。侯杰连声说,我身体好着哩,老朋友长年累月为养路辛劳,我应该来道一声谢谢呀。在近半个月时间内,他首先组织推土机推扫积雪,接着与格尔木办事处、施工队、养护段和参加抢运物资的区内外车队开会协商,就如何顾全大局、相互支持达成共识,很快扭转堵车局面,既保证了43项工程的大批物资及时运到工地,又保证了青藏公路改造计划的顺利实施。

\

  如何修建通往高山峡谷区墨脱的公路,始终是侯杰挥之不去的一块心病。从上世纪60年代开始,反复派人勘测、设计,提出了许多方案。1965年和1975年两次动工,动员5000多人,耗资3000多万元,牺牲员工34人,均以失败告终。1975年规模最大,历时5年,翻越海拔4000多米的多热拉山,通车里程已达106公里。1980年9月突然一场暴雨引发巨大泥石流沿山而下,艰辛打通的路面毁于一旦,而且席卷走筑路营地的一切设施和资材,不得不立马撤回扎木待命。是继续修下去还是停工撤退?两种意见争执不下,要请侯杰定夺。侯杰和交通厅长张如珍结伴去墨脱工地考察,毅然决定立即停止修建。有人主张停工可以,但应继续维护已修路面,对墨脱实施分季分段运输,侯杰认为“要停就全部停,养护也不搞了。”——回首往事,我问侯老作为一个修路大半辈子的“老交通”,为何会在停建墨脱公路上那么坚定不移,表现出非凡的气魄。“其实也难呀,”侯老叹了一口气继续说,我很赞赏修路同行的志气,一心要填补我国唯一一个没通公路县的空白;我也理解墨脱的干部,极力想为山区经济发展开掘出一条阳光大道;还有那些为修路牺牲的志士,好像只有尽快修通墨脱公路才能安慰他们的在天之灵。但是和平年代和战争年代不一样,墨脱地质情况非常复杂,修路要讲科学,要顺应自然规律,把经济发展和保护生态环境结合起来。两次失败其实都是急于求成,死拼硬干造成的。我插嘴问道,“那么墨脱公路要停到什么时候呢?”侯老骤然来了精神,“当然要修,而且要修一条最漂亮、最环保的森林公路。”他列举了全国和西藏一些专家很好的设想,他最欣赏的是在多热拉山腰打一个隧道,从隧道出口架设若干直通墨脱县城的高架桥,既极大地降低了汽车运行的海拔高度,又减少了公路翻山越岭带来的困难,还有效地保护了原始森林的植被。我国今天的科技水平和经济实力是完全可以办到的。让国内外旅游家、探险家和热爱西藏的人们来墨脱参观、考察、度假,让亚洲这最后一片净土向外界展示出她特有的美丽富饶和民俗风采。

上一篇:雪域大地的一簇新绿
下一篇:僜人阿鲁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