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03月20日 星期二


侯杰:雪域公路交通的开拓者

2013-09-05 10:30:47   来源:《中国西藏》2009年第三期   作者:李佳俊

今日西藏的现代化建设和旅游事业迅猛发展,得益于汽车、飞机、火车组成的立体交通网络的支撑。这个立体交通网络建设从公路零里起步,经历了50多个艰辛而又辉煌的岁月。


\
奔驰在青藏公路上的汽车队。

  惊涛骇浪,建造雅鲁藏布江第一桥

  1966年春寒料峭时节,自治区批准建造飞跨雅鲁藏布江的第一座公路桥——曲水大桥。

  作为自治区的首任交通厅长,侯杰义不容辞地挑起工地指挥长和党委书记的重担,也谱写出了他铺路架桥漫长生涯中最具戏剧色彩和人格魅力的篇章。

  雅鲁藏布江发源于阿里冈仁波钦神山,汹涌澎湃东流三千里,沿江两岸崇山峻岭,土地肥沃,乃藏族文化发展的摇篮和主要粮仓。随着众多公路向藏南延伸,修建一座跨越雅鲁藏布江的公路大桥把南北连成一片,成为西藏各族人民的渴望,交通系统广大职工的神圣职责。修桥申报批复下来恰逢“文革”前山风雨欲来风满楼的时候,整体社会环境和政治气候把指挥长推进喜忧交加、十分尴尬的境地。自治区主管经济工作的负责同志在修建曲水大桥动员大会上强调要以阶级斗争为纲,鼓足干劲,力争上游,多快好省地建设曲水大桥。明确指出,大桥总投资500万元不准超支,400万建成是上游,超支属下游;务必在当年“十一”通车,提前是上游,超期属下游。在西藏技术、设备都还相当落后,桥址河床地质结构尚待探索的情况下,这样限期、限钱划定“上游”和“下游”标准,好似一把悬在头上的利剑,对指挥长侯杰的精神压力是可以想见的。但是,著名诗人郭沫若有句名言,“戴着枷锁的舞蹈才是最美的舞蹈”。他已经习惯了,上任开始就下定决心,甘愿戴着“枷锁”为西藏人民建造一座最好最美的桥梁。

  但事情的发展比他想象的要严重得多。刚刚选好桥址,各路大军汇集曲水县达嘎渡口开始基础工程,一个庞大的“四清”工作团也开进了工地,在大江两岸竖起林立的红色标语牌,开大会,组织学习“四清”文件。一边要争分夺秒、建设高质量跨江大桥,一边要政治挂帅,清理阶级队伍。整个大桥工程自始至终都是在这种极不协调的气氛中进行的。

  “不管风吹浪打,胜似闲庭信步”。作为大桥指挥长,侯杰紧紧抓住三条不放:一是400万工程款必须用在刀刃上,二是步步为营保证“十一”通车,三是绝不能把大桥修成豆腐渣工程。万丈高楼平地起,关键在桥基牢固。为制定与达嘎渡口地质结构相应的施工方案,他不惜三次派出技术人员前往陕西汉中、河南灵宝和新疆等地考察参观,最后选择乌嘎斯钻机打孔,采取钢筋混凝土灌注桩的新工艺,又针对本工地、本工程的实际情况对钻机进行改装,经过几十次反复试验取得成功。采用钻机灌注,每个沉井基础的桥墩耗用水泥数量比老工艺节省三分之二,极大地降低了大桥建筑成本,被以后西藏桥梁建设广泛采用。

  预制和运送大梁也是一个难关。桥面700多米长,33个孔洞,共需预制钢筋混凝土T型大梁175块,每块重达20多吨。内地桥梁工地都有专门的特大货车装运,西藏做不到。经过反复考量,侯杰毅然决定因便就简把预制场摆在工地沙滩上,运梁距离最短,便于吊装,但可能遭遇被洪水淹没的风险,必须时刻关注水情变化,防止洪水袭击。6月初,气象局发来预报,当年第一个洪峰将在月底抵达曲水。如果不抢在洪水到来之前完成深水区吊装,整个工程就会功亏一篑。侯杰立即召集有关部门领导和工程技术人员研究,一致决定全力以赴转入吊装工作,从深水区逐步向浅水区延伸,并明确提出提前在“八一”通车的响亮口号。职工深受鼓舞,抓紧时间一丝不苟地做好自己分内工作,起重班、潜水班、预制场、石工班、电工班都不分昼夜,坚守岗位。炊事班的饭菜也做的格外丰盛可口,热腾腾地送到工地。处处一片背水一战的忙碌景象。15日,侯杰奉命去林芝参加西藏工委会议,但始终牵挂着工地,每天几次打电话询问吊装进展,反复叮咛越是忙碌越要注意安全,千万不可粗心大意。28日天气突变,江风阵阵,雨雾蒙蒙,从领导、工程师到工人几乎整夜没有睡觉,聚精会神进行大梁吊装,还有无数双眼睛紧盯住河水。29日凌晨4点30分——雅鲁藏布江第一个洪峰到来前4个小时,深水区的最后一片大梁安全落在高高的桥墩上。这时河水开始上涨,领导和职工搀扶着下到齐腰的水里将贝雷架部件搬移到安全地带,已经是早晨8点。眼看首个洪峰巨浪卷走已经完成使命的木笼筐架,大江两岸一片欢腾:我们胜利了!

  侯杰开完会回到工地,看到一幅醒目的大标语——“狠抓牛鬼蛇神,打倒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文革”火焰越烧越炽。他也顾不了那么多,忙着大桥收尾和总结工作。浅水区吊装工程已接近尾声、预制场所有设施、机具、材料也转移干净,进入栏杆安装、铺筑桥面工作。这座当时最宏伟的跨江大桥从设计、施工到“八一”通车,只用了4个半月,比预计的“十一”提前整两个月;结算费用仅354.58万元,为预算金额的四分之三,应该列入多快好省修桥的典范。

\
拉萨河北岸、连接东西市区的江苏路。

  8月中旬,交通厅大院贴满大字报,矛头集中对准头号当权派侯杰,指责他执行修正主义路线,重业务轻政治,纵容“反动学术权威”,鼓励“白专道路”,等等。10月4日,自治区党委错误地将侯杰定为“走资派”交群众批斗,他暂时告别了他热爱的交通运输工作。

上一篇:雪域大地的一簇新绿
下一篇:僜人阿鲁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