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03月20日 星期二


文化和公益事业践行者南喀诺布

2013-08-29 11:09:39   来源:《中国西藏》2007年第四期   作者:文·图/卢颖

南喀诺布教授在意大利那不勒斯东方大学除了教学和大圆满的修习以外,南喀诺布教授的学术兴趣主要在对藏族古代文化的研究上,尤其是基于苯教文献研究藏族远古和古代历史。


文化和公益事业的践行者——记南喀诺布教授
 
\
  意大利中部阿齐多索市的一块山地,南喀诺布教授为该地取名为“麦日噶尔”,“麦日”是藏族苯教中产生于象雄的一个古老的神祗及其修炼系统的名字,这个神已经成为苯教传统中的一个本尊神。“噶尔”有寺院、宿营地和基地之义。

  第一次见南喀诺布教授,是1997年6月。我们在他下榻的北京五洲大酒店里对他进行采访,在酒店的会客室里,他接待了我们。

  “我们这次在北京逗留的时间很短,日程安排得非常紧张,后天我们就要去青海,大家有什么问题就请开始谈吧!我们这次去青海的主要目的是为贵德县当车藏文学校工程竣工剪彩;同时来物色藏族青年去意大利学习手工业技术;还要为筹备第三次国际藏语文学术讨论会做前期准备工作……”那时他已60岁开外,但言谈之间,对家乡、对民族文化的热爱溢于言表。

  南喀诺布教授于1938年生于四川德格,3岁时曾被认定为不丹藏传佛教珠巴噶举巴传承曲杰仁波切的转世灵童。从5岁开始了学习藏文、研修佛法的生涯。1954年,他作为藏族青年代表被派到内地参观。从同年开始至1957年,在成都的西南民族学院讲授藏文。因为他被认定为珠巴噶举巴活佛,而当时锡金的噶举派势力比较大,1957年被邀请去锡金与锡金国教育部门合作,主要从事编写藏文教材的工作,直到1960年。然后被意大利著名藏学家杜齐先生邀请去意大利首都罗马“意大利中远东研究院”从事藏学研究工作。从1964年开始担任意大利那不勒斯东方大学藏蒙语言和文学专业的教授,一直到退休。他是那不勒斯东方大学的第一位藏族教授,也因为有了他,该大学才建立了藏学和蒙古学专业,也因为他出色的教学工作,潜心研究和勤奋著述使该大学这两个专业开始在国际上有了应有的学术地位,尤其是藏学专业。

  创办“大圆满文化协会”

\
大圆满文化协会的经堂,南喀诺布教授讲经和弟子们学习的地方。

  南喀诺布教授的幼年是在四川德格度过的,而德格是康巴地区的一个重要文化中心。在整个藏区来说,传统的康巴文化的一个重要特点是教派观念比较淡漠,各教派甚至佛教与苯教之间的交叉学习和传播非常盛行。至今在同一个寺院里可以找到各个教派的高僧大德们的塑像及其各教派的文献典籍,尤其是19世纪和20世纪初在康巴地区兴起的无教派运动更加强化了这种影响,进一步淡化了传统的教派观念。而各教派之间相互学习和修行的一个主要内容就是长期在康巴地区修行成风的大圆满传统。聂拉·白玛杜堆曾经是运动的主要倡导人之一,他的高足聂拉·强曲多杰对根本上师倡导的运动的极力奉行和身体力行使他在康区拥有众多的弟子,这些弟子甚至再传弟子们仍然在继承他的传承,至今仍活跃在康区的藏传佛教界。南喀诺布教授就是聂拉·强曲多杰的主要弟子之一。所以,瑞麦运动及聂拉·强曲多杰的无教派思想对教授产生了深刻的影响。正因为这样的影响,南喀诺布教授自幼不仅从各教派高僧大德们那里接受大圆满思想的熏陶和大圆满仪轨的严格训练,而且在康区无教派观念盛行的大环境中耳濡目染,使他不仅成为一位终生修行大圆满的大师,而且他在修行方法方面博采众长,集各大教派大师们修行大圆满的各种仪轨和方法于一身,使他不仅成为一位著作等身和在国际上知名度很高的学者,而且成为一位德行很高的大圆满上师。鉴于他长期在西方的教学和传教活动,他逐渐独创了一整套适合于西方人修习的、比较容易掌握的修行及其教学方法。他于1981年在那不勒斯成立了“大圆满文化协会”,这个协会如今已经成为一个遍布40多个国家,几十万名弟子,在美国、法国、德国、英国、俄罗斯、阿根廷、委内瑞拉和澳大利亚等国也有分支机构的国际性的文化传播协会。

  南喀诺布教授说,大圆满文化协会发展起来以后,他在意大利中部的阿齐多索市购买了一块山地,取名为“麦日噶尔”,“麦日”是藏族苯教中产生于象雄的一个古老的神祗及其修炼系统的名字,这个神已经成为苯教传统中的一个本尊神。“噶尔”有寺院、宿营地和基地之义。 1988年,成立了旨在出版东方文化书籍的象雄出版社, 用意大利文、英文、藏文及其他各种文字出版了以大圆满为主的有关东方文化书籍。1989年成立了旨在从事藏族文化研究的象雄研究院,除了藏文化的讲习和研究活动以外,还举办了一些有关藏族文化的国际学术会议和展览等,同时也培养了一些藏学研究的专门人才,中央民族大学的才让太教授就是他的学生之一。

  视野独特的学者

  南喀诺布教授在意大利那不勒斯东方大学约30 年的教学生涯中从来没有停止过对大圆满文化的修习和研究,除了教学和大圆满的修习以外,南喀诺布教授的学术兴趣主要在对藏族古代文化的研究上,尤其是基于苯教文献研究藏族远古和古代历史。他在这方面的研究开始于20世纪六七十年代,他起先在意大利、瑞士和其他一些欧洲国家作了一系列讲演,其中写成藏文的零星作品已经在国内出版发行,中国藏学出版社于1996年出版的《古代象雄与吐蕃史》是他在这方面研究的集大成之作。他的著述绝大部分是用意大利文和英文出版的,人们熟悉的有《珍珠串·藏族历史》、《猫眼石串》、《象雄历史》、《藏医气功注释》、《解释大圆满》、《藏北行》等,《大圆满的修习》、《大圆满和禅》、《水晶和光线- 显宗、密宗和大圆满》等已经被译成德、法、俄、西、波等十几种文字发行全世界,可谓著作等身。他独特的研究视野和丰富的著述使他成为国际上著名的教授和藏学家,同时也成为大圆满文化在西方的传播者。

上一篇:雪域“路”之梦(美丽中国)
下一篇:雪域大地的一簇新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