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03月20日 星期二


高原之莺

藏族第一位女教授邓珠拉姆讲的故事(之一)

2013-08-13 10:45:52   来源:《中国西藏》2008年第六期   作者:记录整理/杨恩洪

9岁那年,父亲因病抛下了我们撒手人寰,母亲带着我们3个幼小的孩子生活很艰苦。我经常与妈妈一起上山砍柴,靠卖柴支撑家里的生活。


\
邓珠拉姆教授。

\
1989年拉姆教授给藏文夜校学生授课。

  穷人的孩子早当家

  1913年藏历二月,在川藏高原小镇巴塘的一间土屋中,我来到了这个世界。我的父亲邓克成(逞),四川江安人,是赵尔丰部队的大炮连长,来到康区后,由于厌恶战争,眷恋这一片净土,遂定居下来。母亲志玛青中是巴塘藏族,他俩由舅舅做主结为夫妻。我的降临令父母二人欣喜若狂,父亲双手托起这凝聚着汉藏情谊的小生命,自豪地说:这是我邓家的一颗明珠。母亲高兴地为我取名“邓珠拉姆”。

  9岁那年,父亲因病抛下了我们撒手人寰,母亲带着我们3个幼小的孩子生活很艰苦。我经常与妈妈一起上山砍柴,靠卖柴支撑家里的生活。舅舅得知我们母女的窘况后,送来了十几个藏洋,帮助妈妈在家门口摆起了一个小摊。舅舅从老家背来桃子、核桃等各种水果、干果和酥油出售,我至今还记得帮阿妈把酥油切成小片卖给城里人的情景,阿妈总是称赞我勤快能干。在困境中,阿妈从不抱怨或垂头丧气,藏民族乐观豁达的性格在她身上得到了充分的体现。晚上闲下来,阿妈就给我们讲藏族民间故事,教我们唱民歌、跳巴塘弦子。生活虽然清苦,小木屋里却经常传出优美的歌声和爽朗的笑声。

  踏上求学之路

  上个世纪初叶,英、美、德国的传教士来到巴塘建立了基督教会,并办起了一所洋学堂——华西学校。这所学校学习、生活、医疗条件很好,可以从小学读到初中。办学的美国夫妇浩格登先生和夫人用一口流利的藏语给阿妈讲了读书的好处。就这样,阿妈给我改做了一件小藏装,把爸爸留下的帆布包洗干净给我背上,送我上了华西学校。我当时已经10多岁了,牢记着母亲的教导:人不怕穷,就怕志短,对人来说最宝贵的一是粮食二是知识,别怕洋学堂里女子少,学到了知识走到哪里都会有用。

  在学校里,我的藏语、英语成绩总是名列前茅,就连体育课也从不示弱。浩格登夫妇有一个女儿叫茹丝,和我同岁,她能歌善舞,且说一口流利的藏语,我们互相帮助,成了非常要好的朋友。阿妈给了我一副清亮的歌喉,每当唱圣歌时,在场的人和外国教师都被我那纯正的发音和悦耳的歌声所打动,情不自禁地鼓掌。在知识的海洋里,我不断地吮吸着知识,除了课内的知识,还阅读了许多课外书,增长了本领,开阔了眼界。我向往着有一天能够走出大山,看看外边的世界。

  1935年,华西学校办不下去了,浩格登夫妇也要回国了。临行前,他们对我说:你是个有前途的学生,如果你愿意,我可以介绍你去南京金陵女子大学附中读高中,我相信你会成为一个有用的人才。我虽是踌躇满志,然而离开家又放心不下阿妈和弟妹。没想到阿妈反倒鼓励我,让我听浩先生的话,走出藏区学习更多的知识。这时候正好有一个巴塘的马帮要去重庆,他们同意带我走。就这样,我恭恭敬敬地给阿妈磕了3个头,告别了恩深似海的母亲,离开了家乡,谁知这一别竟成了永诀。母亲在解放前去世,由于路途遥远,信息不畅,我没能及时赶回巴塘,未能与母亲见上最后一面。

上一篇:单增的成长路
下一篇:曲艺大师土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