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03月20日 星期二


西藏未来,人才最重要

全国政协委员、奇正藏药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雷菊芳访谈

2013-07-31 13:20:20   来源:《中国西藏》2008年第四期   作者:卢颖

奇正藏药董事长雷菊芳说,藏药要实现产业化、走进主流社会任重而道远,尊重传统,培育本土人才,才是西藏经济发展的必然。


  政府关爱奇正藏药

\
奇正藏药甘肃生产基地。

  雷菊芳接着说,“任何区域的经济发展,任何区域的产业成长,没有什么是绝对的,比如说创新、高技术,所有区域都在用这个口号,其实大家做的都是自己特色的东西,是自己有优势的东西。回想当年我到西藏去的时候,我自己内心想的还是我怎样走出地平线,寻找自己的天空。我们和信息产业、沿海地区不能相提并论,其实西藏产业的成长明显的说明了这一点。但是我们奇正藏药的特色是别人所不具备的。除藏药药品的优惠政策外,奇正藏药的发展得到了西藏各级政府的大力支持。政府支持起码说明奇正藏药在诚信、质量、口碑等方面是没有问题的,这点非常重要!”

  目前,世界上有许多有识之士都在关注藏医药,同时也在关注奇正藏药,说奇正藏药参与了替人类保存非常了不起的藏医药文化的工程,这个文化包含了人类对生命的真知灼见。这些年来,雷菊芳建立了3个诚信体系:对政府的诚信;对藏医专家的诚信;对当地群众和员工的诚信。作为西藏经济的特色产业,雷菊芳的藏药事业显得与众不同。她说,去年西藏自治区张庆黎书记问她:“西藏的产业怎样才能做得更好? 3年做10个亿才算上规模的企业,我们西藏企业现在还有距离和很大的发展空间。”又说,你说吧?还需要什么支持,融资还是技术项目支持?”他委托一个副主席召开了专题会议,并说,奇正藏药的产品开发方向有特色,资源也有保障,在西藏要有跨越式的大踏步地发展。奇正这些年在发展中得到了来自政府各个层面的支持。雷菊芳的体会非常深刻,每一任领导都把奇正藏药放在心里。雷菊芳衣着朴素,从不装扮,很像一个普通妇女。她说,一次一位主席请她去办公室谈工作,还特意叮嘱秘书到门口接她,说:“她的衣着有点像农村大嫂,门口肯定不让进。”

  是的,正是这位普通得像农家大嫂的中年妇女,十几年来带领奇正员工坚持 “向善利他,正道正业”的宗旨,与当地群众结下了深厚的情谊。1995年,建起了西藏林芝奇正藏药厂,为传统藏药的现代化生产建立了稳固的质量保障体系。1997年,公司在藏东南米林开始进行藏药材的繁育和种植化推广实验,如今部分珍稀药材的繁育取得了可喜进展,获得专家和政府的好评。奇正藏药先后招收3批残障职工,使他们在劳动的同时找回了自信。奇正藏药实实在在创造着效益价值,成为扶贫开发的典范。

  西藏未来本土人才最重要

  西藏去年有8000大中专毕业生,西藏自治区政府及各部门努力帮助大学生就业,但仍旧存在着各种困难。2008年预计有1万名毕业生,2009年预计有12000名,2010年预计有14000名,每年都在递增。在西藏就业的观念导向是做公务员,到企业工作的意识还很不够,然而公务员岗位毕竟是很有限的。有些学生被派到地县乡政府去做与专业不对口的工作很可惜。一方面西藏的工程技术人员又非常紧缺,比如电脑坏了,有时都找不到人修理,稍微复杂一点的设备找不到操作工。雷菊芳说:“西藏要跨越式的发展,当然要靠人才。但是西藏就业的主导观念是‘做公务员’,家长宁肯让孩子到离家很远的基层政府做与专业不相干的工作,也不愿意就近到民营企业去工作,总觉得当公务员稳妥。西藏未来的成功,一定是本土人才的成功。没有西藏的管理人才、建设人才,我们在西藏就谈不上成功。如果说为西藏贡献些什么的话,税收只是外在的,人才培养才是我们的责任。我一直希望有一批藏族的青年在管理、经济、技术等方面能够和内地的人员相比毫不逊色,这是我的心愿。去年我们从北大、对外经贸大学、中央财大、北航等一流大学招收了8位藏族毕业生,我一直给他们讲述他们对于西藏的未来,企业的发展所担负的使命和责任,到企业也会有一番作为的思想,得到了他们的认同。政府职位的数量毕竟有限,在任何一个民族或者地区,企业的素质决定着企业的未来,也决定着这个地区的未来,如果在企业中成才,对社会会更加有贡献,而个人历经磨炼的成长也将不同凡响,这些孩子很有触动,就到奇正来了。”

\
奇正藏药员工拉姆荣获“热爱企业优秀员工”,在天安门接受记者采访。

  雷菊芳认为,任何一个民族的社会进步都将和产业的进步密不可分,而产业进步又离不开本土企业和本土人才的锻造,那些接受过高等教育的民族青年是形成本土人才的核心力量。雷菊芳希望政府相关部门在参与社会活动和获得社会地位方面,平等地给这些孩子一些机会,扶持他们,使他们能很快成长,从而和做公务员相比毫不逊色,甚至更有贡献。雷菊芳说:“培养人才是一种责任和义务,只有培养了人才,我才觉得对西藏真正有了贡献。这些孩子现在在奇正成长,将来如果能够带动一批人才成为西藏企业的领军人物,那时候相信他们会为自己自豪。”

上一篇:西藏的“博士团队”
下一篇:尼玛江才,民俗文化的守望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