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藏医传奇(续)

2013-07-15 10:36:06   来源:《中国西藏》2006年第五期   点击:   作者:文·图/金志国

从上个世纪90年代初开始,洛桑旦增的医名开始传开,找他求治的患者从国内各地络绎不绝地来到他拉萨的寓所,一个个带着希冀走来,然后带着感激和欣喜离去。

\
洛桑丹增为患者听脉

  如同西藏所有的文化现象一样,但凡来自于传统,总会蒙上一层神秘的光环。藏医藏药以其2000多年的传承、丰厚的文化内涵、大量的故事传说,以及独特的医学理念和对病人施治的手段,让世人惊叹不已。也正因为如此,藏医学正像一名天外来客,以其神秘莫测的形象游走于世,人们的好奇心被最大限度地调动起来,那些身患各种疾病的人们正在舍弃他们司空见惯的西医、中医,千方百计地延请西藏各地的名医为他们诊病治病,实在没有条件的也会千方百计托亲求友,从西藏弄些藏药回去。

  辟谷

  直贡地方在拉萨的东北面,属墨竹工卡管辖。直贡提寺是一座气势恢宏,拥有众多喇嘛的寺庙。寺庙的天葬台十分有名,是全藏最为著名的天葬场。据说,直贡天葬台有一条金钱直通印度,人们相信只要把死者送到直贡天葬台天葬,他的灵魂一定会到达天国。因此,几乎每天都有从全藏各地运送死者的队伍骆驿不绝地走在通往直贡提寺的山道上。

  白玛罗布的父亲住在距直贡提寺约10公里的“俄”溪卡,一方面行医,一方面也担当一些溪卡的管理工作,而白玛罗布则被送到直贡提寺和擦绒家的儿子一起学习。这段时间日子过得十分平稳。每过一段时间,白玛罗布经请示师傅,可回到“俄”溪卡一次,看望父亲,而父亲有时到直贡提寺为僧人看病时,也可以见到儿子,每一次见面,白玛罗布的父亲都会认真询问儿子的学业,并在他认为儿子能够理解的程度上,及时向他传授一些医理。这样一直过了两年多。1955年秋天,白玛罗布的师傅要回自己的修行寺,走时带着白玛罗布,一路转经朝佛,转了好几个不同教派的古老寺庙。师徒二人回到师傅的修行寺所在地羊热岗时,恰逢藏历猴年举行“破瓦”法会。 “破瓦”法会是由得道高僧为大众施“破瓦”法,只到了猴年才举办。法会结束后,施法的活佛要招收30名有慧根的小喇嘛进行培养深造,要求年龄最大者不得超过13岁,最小的8岁。入选前要经多方考核测试,并且要求参加测试的童僧上三代人中不得有屠夫、艺人、手工匠人、铁匠等,直系父母从未有过恶行,并要求童僧五官端正、行动敏捷、口齿伶俐,经高僧活佛目测过关后,还需调查童僧的家庭,家庭情况由童僧家人口述,有一定社会地位和信誉的人予以证明。白玛罗布在师傅的带领下参加了测试,后又由擦绒家当活佛的公子擦绒·次仁证明了家庭和其它情况。这样,白玛罗布从数百名报名儿童中被选中,选中的童僧共有35人。白玛罗布的父亲听说儿子被活佛选中进行深造十分高兴,托人捎来书信,叮嘱儿子切勿辜负活佛培养,一定好好修为。

\
洛桑丹增在农村为孤寡老人免费治疗

\
洛桑丹增在日喀则为喇嘛免费诊断

  35名童僧首先被集中起来,由大喇嘛训话。大喇嘛说,你们从现在起,将和各自的师傅分开,要独立修行,修行分两个阶段,第一个阶段是辟谷,这段时间有90天,只有过了第一个阶段,才可能根据你们各自的禀性和天赋,进行第二个阶段的学习。总之,这是你们一生中难得的造化,希望你们珍惜。接着就开始了辟谷的准备,先用凉水洗澡,换上新衣,并停止食用一切有生命的东西,几天以后,进行清洗肠胃,每个人都喝大量的大黄水,促其腹泻,这一下,一些体质弱的就抗不住了,35个人中一下子淘汰了18 个,还剩17人,白玛罗布是其中之一,又过了7天,剩下的17人每天只许喝三口水,吃三粒药丸,三天后,开始了正式的辟谷。

相关热词搜索:民间 藏医 藏药 洛桑丹增

上一篇:蓝志贵和他的西藏摄影作品
下一篇:德格·格桑旺堆的传奇一生

| 收藏
更多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