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志贵和他的西藏摄影作品

2013-07-12 14:27:10   来源:雅昌艺术网   点击:   作者:

说到中国摄影史,特别是西藏摄影史,不得不提的一个人就是蓝志贵。他的作品像是温润的珍珠一般,散发着古朴的光芒,越是经历时间的冲刷和打磨,越显得弥足珍贵。

  说到中国摄影史,特别是西藏摄影史,不得不提的一个人就是蓝志贵。看蓝志贵大师的作品,就如同翻开一本珍贵的历史画册,听一位长者娓娓道来西藏的那些往事,而这些作品本身,也像是温润的珍珠一般,散发着古朴的光芒,越是经历时间的冲刷和打磨,越显得弥足珍贵。

  蓝志贵1932年出生于重庆,十几岁的时候就在陪都重庆的皇宫照相馆做学徒,那是当时重庆最著名的三家照相馆之一,他也就是从这个时候开始接触摄影。在照相馆学习期间,蓝志贵也经常到照相馆对面的书店翻阅各种画册,尤其喜欢文艺复兴时期的大家名作,他很善于学习,对艺术的感悟能力也很强,这些经典的艺术图像都在他心中不断地积累,为他在以后形成自己的艺术风格做了很好的铺垫。1951年,蓝志贵作为随军摄影记者跟随解放军十八军进军西藏,成为了新中国第一批拍摄西藏的摄影师之一。他在西藏生活了二十年,从1951年8月到1970年12月这二十年的时间里,西藏发生了巨大的变化,而蓝志贵作为这些变化的见证者和记录者,拍摄了数千张关于这一时期西藏的影像作品,更为难得的是,他精心保存他拍摄于这一时期西藏的一千多张底片。

  作为一名随军记者,蓝志贵是一名忠实的记录者。蓝志贵进军西藏拍摄的第一张照片是《翻越泥巴山》。1951年8月,十八军五十二师率155团第二梯队进驻太昭、嘉黎、则拉宗地区执行维护交通、采购粮食等任务,途中需要翻越一座泥巴山。这张照片之字形构图简洁明了,陡峭的山坡让人一眼就能感受到行军路程的艰险。拍摄完这张照片后,蓝志贵就生病了,因为这次生病的延误,他之后被编入西藏军区后方筑路部队拍摄康藏公路建设。在之后的时间里,蓝志贵用手中的相机记录下了许多具有节点意义的事件,除了拍摄进军西藏、康藏公路建设,他还拍摄了平息叛乱、民主改革、中印自卫反击战、西藏自治区成立、西藏文革等一系列重大历史事件的照片。其中最具代表性的有:《车队第一次开到拉萨》、《拉萨展出的第一台联合收割机》、《丈量分到的土地》、《桑登分到了土地》、《西藏自治区第一届人民代表大会第一次会议召开》等等,这其中,《桑登分到了土地》是表现民主改革的代表作,画面中的农奴在经历了苦难的生活后最终分到土地,沧桑的脸上既可以看出老农奴的喜悦,又能够感受到他有些不敢相信的矛盾心情,让人观后久久不能忘怀。

  这些作品虽然都属于“政治任务”的范畴,但是蓝志贵却始终把艺术创作的理念融入其中,如他在拍摄《车队第一次开到拉萨》时,他预先已经在脑中想好构图,再去找到合适的拍摄角度,架好相机等待车队开过的那一刻。恰当的拍摄时机和敏捷的拍摄眼光固然十分重要,蓝志贵在拍摄前做的充分的准备工作还是一定程度地提升了照片的艺术水准。在他的作品中,我们也很难找到过分突出的政治意志的痕迹,蓝志贵自己在后来回忆时也说,他的这些类型的作品几乎都有两套拍摄方案,既要拍摄一套满足当时政治上的发稿需求,同时也要拍摄一套表达自己独立视角的作品,以平等的眼光去表达拍摄对象,这种创作观念在当时的那种大环境中是十分难得的。

  除此之外,西藏地区的节日庆典也是蓝志贵非常偏爱的表现对象。《拉萨节日的欢乐》是蓝志贵在创作巅峰时期的代表作,是新中国第一个获得国际金奖的摄影作品,并在一年之内获得了两次国际金奖,这在中国摄影史中是绝无仅有的。这是表现藏历新年“传大召”期间藏族人民在布达拉宫下狂欢的场面,蓝志贵从1955年开始计划拍摄这幅作品,但是拍了三年,一直到1958年才有合适的拍摄环境和拍摄条件,最终完成了这幅巨作,清晰的层次和宏大的场面让人过目不忘,蓝志贵对光线的控制和处理也使得这幅作品具有极高的艺术水准。经过我们的研究,这幅作品在当时的主流媒体及专业摄影刊物得到了广泛的传播。此外,传大召系列的《传大召·古骑士》、《传大召·送鬼》、《传大召·诵经》,还有《萨嘎达瓦节》等作品,都是蓝志贵真实记录西藏庆典节日的代表作品。

  而一个摄影大师之所以能成为大师,不仅是因为他是一名忠实的记录者,蓝志贵更是一位具有独特视角的发现者。在西藏,蓝志贵拍摄了一大批当地少数民族早期的民风民俗生活照片,其中关于珞巴族和僜人等少数民族的影像作品,是现在我们可以看到的最早的拍摄这些少数民族的影像。《珞巴射手》、《珞巴人群像》、《僜人少女》、《僜人结绳记事》等作品,很全面地记述了这些少数民族人民的服饰、日常生活和民风民俗,为现在的学者研究这段时期这些少数民族的真实状况提供了十分宝贵的原始影像。中央民族大学美术学院的付爱民教授曾在其撰写的《从蓝志贵西藏珞巴族、僜人摄影谈早期少数民族影像的重要价值》一文中谈论蓝志贵的这批少数民族影像对学术研究的重要意义,他在文中提到,中国对珞巴、僜人等少数民族的民族学研究从1976年才开始,而蓝志贵的这些照片拍摄于1956年,记录了珞巴、僜人的生活景观,直接印证了从1956年到1976年这20年间这些少数民族在服饰、习俗等方面发生的变化,这比任何的文字记载都来的有力和可靠。用付爱民教授的话说,“图像鉴定了历史,甚至弥补和纠正了文献”。

  蓝志贵的作品都十分地关注“人”,一些我们认为再普通不过的场景,在蓝志贵的镜头里却是各有风采,他非常善于发现普通人生活中值得表现的美的部分,因而许多表现普通人的作品中都充满了一种特殊的人文关怀。无论是《青青小河边》中洗衣服的美丽姑娘,《小牛犊》中可爱的藏族小男孩,还是《晚境》中若有所思的老人,都用成熟的摄影语言把人带到那些画面中,让观者跨越时空真切地感受到西藏人和他们的生活。从普通的人和物中寻找特殊的美,是蓝志贵的这些作品打动人心之处。

  作为一个艺术家,蓝志贵对自己的高要求和对摄影保存方面的严谨是并不多见的。他当时使用的是世界顶级的禄莱福莱120相机和135莱卡M系列相机以及柯达、伊尔福、爱克发等专业胶卷,除此之外,在冲洗方面蓝志贵也一直遵循传统工艺,利用柯达和伊尔福套药及自己的专业配方,力求冲洗品质的完美,这些底片的细腻和高品质在今天看来依然让人震撼。这些高品质的“硬件”加上蓝志贵精湛的拍摄技巧和独特的审美格调,才造就了今天我们看到的一幅幅经典名作。更加难能可贵的是,蓝志贵用半个多世纪悉心地保护了这二十年间拍摄的一千多张底片,使我们在时隔半个世纪后还能看到那二十年间西藏发生的重大事件和西藏生活的方方面面。而和蓝志贵一起进入西藏拍摄的第一批摄影师中,绝大部分人所拍摄的底片几乎都很难再找到了。蓝志贵就像是一位在西藏行走了二十年的行者,走走停停,边走边拍,记录了1950年代到1970年代不断变化中的西藏,这批影像是我们能看到的关于早期西藏最系统的现代摄影作品。

  黄建鹏画廊从2005年开始系统地整理和研究蓝志贵的摄影作品,黄建鹏先生带领研究团队二十余次到成都与蓝志贵进行访谈,并对他的作品进行整理、限量和签字,也不断搜集资料,全面开展研究工作。2009年3月21日至3月31日,黄建鹏先生策展的“见证西藏民主改革——蓝志贵西藏1950-1970摄影作品展”在中国最高艺术殿堂——中国美术馆展出,引起轰动。2010年5月10日至5月20日,“回眸经典——中国摄影大师蓝志贵、庄学本藏族摄影作品精品展”在南京博物院展出,南京博物院院长龚良先生为展览撰写了前言,黄建鹏先生担当独立策展人。这些展览活动使得蓝志贵的摄影作品开始吸引社会各界越来越多的关注,2012年11月26日20:00,西藏卫视黄金时段播出了半小时对摄影大师蓝志贵专访(27日07:40和13:40西藏卫视复播),在这辑专访中,蓝志贵也是第一次面对电视镜头,为观众讲述了他在西藏二十年间创作代表作品时背后的故事。

  现在的蓝志贵早已退出了摄影创作,在成都安享晚年。但是他用摄影艺术见证了西藏在1950年代到1970年代发生的各种变化,记载了一段真真切切的西藏历史,用镜头表现了一群真实的西藏人,这一切,都将会成为永恒。

\
  2009年3月21日至3月31日,“见证西藏民主改革——蓝志贵西藏1950-1970摄影作品展”在中国最高艺术殿堂——中国美术馆展出,黄建鹏先生担当独立策展人。

\
  2010年5月10日至5月20日,“回眸经典——中国摄影大师蓝志贵、庄学本藏族摄影作品精品展”在南京博物院最重要的展厅傅抱石厅展出,南京博物院院长龚良先生为展览撰写前言,黄建鹏先生担当独立策展人。

相关热词搜索:蓝志贵 摄影 摄影史

上一篇:我来自香格里拉
下一篇:民间藏医传奇(续)

| 收藏
更多
分享到: